笔趣阁 > 小僧开挂了 > 第292章 软禁

  月麟鬼刀咽气了,死于五脏六腑的粉碎。他错估了林肃的底蕴,龙象般若功第七层配合降龙十八掌第七掌的威力足以震碎一尊千斤重的铁牛,就是铠甲、软甲齐出,也不足以抵挡这一招。
  林肃可不是一般的散修,他是开了挂的散修。
  抬头望去,那驼背老人已不知所踪,估计是趁两人交手的时候逃了。不过,并不重要,傀儡师毕竟只是旁门左道,小技尔,不足为虑。
  盘坐着恢复真气,林肃冷静下来以后却是发现自身有诸多不足的地方。比如肉身,曾经修炼到圆满的金刚不坏神功进阶成无量如来金身,他却没有怎么修炼过,只是小成的功法,仍然不足以抵抗月麟鬼刀这样的高手。
  剑经融合混元神功的玉清静虚真武荡魔心经也是如此,只有区区入门的境界,剑阵都是很难施展,也是时候该重视一下这种能修炼至半仙的功法,否则他和高手对阵会很吃亏。
  真气恢复了一部分,林肃一掌震碎了傀儡师亡命丢下的傀儡,拿了傀儡中最精粹的金属,这种金属在大周王朝是没有见过的,或许也同焚铜一样是一个国家的特产呢。
  收了黑色金属以及月麟鬼刀的银枪,顺手把他的圣洁独角兽铠甲收入囊中,搜索月麟鬼刀尸体的时候,林肃并没有发现类似于芥子袋、储物戒指一类的空间装备,心说这人可真是够警惕的。
  扛着月麟鬼刀尸体离开了一会儿,乱石下动了动,驼背老人惊恐的望着林肃离开的方向,头也不回的往来时的缺口跑,这个国家太恐怖了,竟然有人能击杀月麟鬼刀,真是恐怖的人。
  ……
  军营里林将军的大嗓门骂的一众甲士面红耳赤,却没有一个人敢为自己辩解。林肃追那怪人的线索而去,他们没有一个人跟上,这是严重的失职,或许是因为怪人太奇异,导致他们所有的注意力都集中在怪人的尸体上,但对于唯命是从的军人,这是很致命的。
  林将军怒,不只是因为林肃在江湖上的名望,更是因为他有一手能化腐朽为神奇的炼丹术,如果这次战役能得到林肃的援手,也许能多活数百人,乃至上千人,这是很宝贵的。
  金疮药依然是战场上最紧俏的药品,这个缺口现在已经非常大,以后只会越来越大,直至战争的结束。
  “我不管你们用什么方法,一定把人找回来,要是他出什么不测,看我怎么处罚你们。”林将军叉着腰喝道,脸上敌军的血都顾不上擦拭。
  “报,林将军,林兄弟回来了。”
  “瞎嚷嚷什么……你说什么?”林将军以为听错了,震惊之余又问道。
  “林兄弟回来了。”甲士说道。
  “好!”林将军喜出望外。
  林肃扛着月麟鬼刀回来时,林将军第一个上前询问,“林兄弟,你怎么样,有没有哪里不舒服?快请大夫来。”
  扔下月麟鬼刀的尸体,林肃深呼吸,轻轻摇头,“无碍,只是些轻伤,休养片刻就没事了。”
  林将军仍不满意,让大夫检查了一遍确认只是臂骨有些伤,才肯松口。望着那光着膀子的月麟鬼刀,就问道:“林兄弟,此人是……”
  林肃道:“赤龙军统帅月麟鬼刀。”
  “月麟鬼刀?”林将军惊骇的定定的看着地上的尸体,月麟鬼刀这个名字他是知道的,西齐月麟家族最年轻的将领,赤龙军最高统帅。
  身为破虏军的将军,防御西齐多年,西齐各军他都能如数家珍的一一数出来,赤龙军虽没有多少名气,但他也是认识的。
  虎腾也是投来目光,月麟鬼刀他不认识,但赤龙军却非常熟悉。他领破虏军不知对抗了多少遍,胜多负少。
  林肃拿出芥子袋中的圣洁独角兽铠甲,林将军深深的吐了口气,“果然是他,月麟鬼刀。圣洁独角兽铠甲是西齐皇帝赏赐给他的独一无二的铠甲,甲不离身。”
  却又疑惑道:“月麟鬼刀乃赤龙军统帅,此刻应该在池州一带领兵震慑,怎会跑到沧州?”
  林肃摇摇头,“此人和另一老者潜入沧州,就在军营以南的地方操控傀儡。林某击杀月麟鬼刀,却让那老人趁乱逃跑。”
  林将军道:“林兄弟击杀月麟鬼刀,此乃大功,这个功劳我定会和朝廷禀告,为林兄弟论功行赏。”
  他和虎腾对了一眼,客气两句就让人送林肃回营帐中歇息,他们命人搬运月麟鬼刀的尸体到商议军情的营帐。
  林将军沉声道:“月麟鬼刀,此人为赤龙军统帅,赤龙军绝不会离他太远,那池州的赤龙军就是虚晃一枪,真正的赤龙军在沧州?可为什么他们没有和蟒狼军一同攻城?”
  虎腾嗤笑道:“这种鬼话你也信?赤龙军统帅无故出现在沧州,这可是惊天大事,池州不可能一点消息都没有。本来我只是怀疑林肃,可见到这圣洁独角兽铠甲就基本能确定,此人有问题。”
  “怎么说?”林将军问。
  虎腾道:“林将军和月麟鬼刀交手不下十次,他是什么水准你应该很清楚。如此多次交手都拿不下,难道林肃还能比你更强,虎某不信。此人或许是西齐高手,但我不认为他就是月麟鬼刀。”
  “那你怎么解释圣洁独角兽铠甲?”林将军皱眉问。
  虎腾冷笑道,“这就是林肃最大的破绽。如果不是他有问题,那这具圣洁独角兽铠甲怎么来?月麟鬼刀付出圣洁独角兽铠甲就能让沧州大乱,这笔买卖怎么都很划算,等池州来支援沧州,届时赤龙军就可破了池州城,轻轻松松拿下一城。”
  林将军不置可否,这种结果并不是没有可能。
  虎腾继续说:“末将还查到,林肃似乎因为勾结魔道中人被朝廷除了虎榜之名,甚至他的实力已有龙榜水平,却迟迟不能上。他能勾结魔道,未必不能勾结西齐,何况他现在可是在炼丹室,要动手脚的机会太多了。”
  林将军眼眸一抬,炼丹室如今掌握着伤兵营的所有甲士的命,如果林肃真有问题,绝不可让他待在炼丹室。
  坐在茶桌前,林肃的脑袋都有点发疼。可以确认沧州的确有人与虎谋皮,此人神通广大,能把人领到镇门关中,或许是个军营中的高官,可这个人是谁呢?
  林将军?
  虎腾?
  忽的,他感觉营帐外有很多脚步声,影影绰绰。拨开营帐,林肃就见到很多甲士守在他的门口,没有一个熟面孔,立即就意识到什么。
  这种架势,软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