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小僧开挂了 > 第295章 心怀不轨

  第一批金疮药完成,兵甲首先挑了一小盅来给虎腾。汇报道:“虎将军,这金疮药应该没问题,我们四个兄弟眼睛都不眨一下,盯着呢,只是这成色……实在说不准。”
  虎腾闻了闻,道:“给林兄弟送去,让他检查一下有没有什么问题。如果没问题,就投入使用,切记,就算这一炉金疮药没问题,也不可掉以轻心,我不放心那个来历不明的人。”
  “是。”兵甲悠悠拿着金疮药到林肃的营帐,那三人还在听他的讲解,一听有人炼制出金疮药,视线都集中到他的身上。
  “既然有了第一批成品金疮药,我就教你们怎么分辨金疮药的好坏。”林肃笑着接过那兵甲的金疮药,对三人道。
  “首先,大周境内金疮药品种非常多,除开那些家族秘藏,不流传的,为世人所知的金疮药共计237种,但大多数都是在最古老的金疮药基础上换一种或者两种药草,结果都有止血、愈合伤口的效果。这种金疮药是哪一种呢?”林肃问。
  众人不解摇摇头,林肃搓了一小把闻了闻,道:“商记金疮药。”
  “商记金疮药?那成品不应该是雪白的么?”跟着林肃练习炼制金疮药,三个兵甲的进步非常大,听到商记金疮药,立刻就能反驳。
  “诚然,商记金疮药本该是雪白,但炼丹师的水平不够,其中一味药草炼制的火候太盛,导致药效散了四成甚至更多,所以这金疮药才是灰色的。”林肃解释道。
  众人颔首,原来如此。
  林肃把金疮药递给站着的甲士,“金疮药没问题,只是药效不佳,勉强能使用。”
  那甲士点了点头,就离开了营帐。林肃继续对三人道:“理论听的太多,你们也心烦,该是让你们练习一下如何炼制。莫以为我炼制金疮药简单你们也会如此简单,刚才的金疮药就是例子,就算经验丰富的炼丹师都有失手的时候。”
  林肃让三人练习炼制金疮药,实在是有些太紧急了,但西齐不会因为他们的人没有学会炼制金疮药就缓慢攻势。
  三人都尝试了三次以上,无一例外,全部失败,哪怕天赋最高的人,也只凝炼成功四种药草,他教导的金疮药配方共有十二种。
  “火候很关键,别指望一堆木柴能完美的控制火候,所以你们要学会运用真气操控温度的高低,这一点我和你们说过。”林肃说道,“炼丹从来不是简单、迅捷的,哪怕天赋再高的人,也会在失败中才找到那一个成功的点,显然,你们还没找到。”
  林肃手把手教导,亲自给他们演示并且将其中的要诀都捋了一遍,他认为这几人凝炼药草失败的原因在于功法,破虏军乃至任何军队的功法都是在于杀敌,非常凌厉,少了一份温和。
  在尝试了二十七次以后,终于有人能把所有药草都凝炼出来,其他人都失败了,唯独他能成功。
  当第一份金疮药出来时,其余两人那个羡慕的样,简直要把他生吞了一样。
  “林兄弟,你瞧瞧这金疮药怎么样?”那人攥着手,忐忑的望着林肃。
  林肃望着那不足一份的金疮药,观其色泽、闻其药性,就道:“不错,这份金疮药比刚才那人炼制的效果好上三成。但别太高兴,单独一份炼制再简单不过了,可要是操控硕大的丹炉,难度在百倍以上。你炼制出第一份金疮药,并不意味着能使用大丹炉。”
  “多谢林兄弟教诲。”那兵甲也没有骄傲,抱拳道。
  林肃点点头,“抱着丹炉一边玩去,多熟悉熟悉刚才的火候,等什么时候你能炼制出满炉金疮药,才有资格使用大丹炉,否则只会给军营造成不必要的损失。”
  其余两人像是受到了刺激似的,短短一天时间里练习了三十九次,终于第二个人在第四十次时凝炼成功,并且将金疮药整了出来,但林肃给的评论就没有那么高,“生肌草多了,注意控制配比,这份金疮药也勉强能用,但效果就很难说,差不多和商记金疮药同等。”
  待到第三天,看守炼丹室的兵甲急匆匆的赶来,向虎腾汇报问题,“虎将军,那名炼丹师的确有问题,前两天倒还老实,今天却发现他趁我们不注意偷偷往里投放一种不知名的药草。”
  虎腾吐了口气,证明林肃说的有一部分证实了,就道:“让大夫看一看这种药草是什么东西,混入金疮药中会导致什么后果……顺便给林肃送去一份,要是真有异常,本将军就容不得他。”
  林肃稍微检查了一下,又给三人看了看。三人皆面面相觑,道:“林兄弟,这似乎是断肠草,服用以后会使人肝肠寸断,但要只是外敷,并没有多大的问题,何况只有一株……”
  “先别急着下结论。”林肃说:“断肠草通常情况下外敷并没有多大的影响,但如果配合一些药草,却是要人命的。商记金疮药的配方中有一味三叶蝴蝶兰,这种药草和断肠草遇上,会导致伤口流脓、瘙痒、异常疼痛,哪怕只是一株,都足以影响一炉金疮药。”
  兵甲汇报了林肃所说,就道:“根据林肃所说,这株断肠草对一整炉金疮药都有很大的影响,但大夫却说无关紧要……”
  虎腾道:“无关紧要?那一炉金疮药在哪儿,取一份来。”
  兵甲不明所以,还是取来一份。就见虎腾拔出剑轻轻在手腕上划了一下,吓的兵甲忙道:“虎将军不可,试药的事还是让末将来尝试,切不可害了你的千金之躯。”
  “滚开。”虎腾道,抓起金疮药撒在伤口上,没一会儿,就感觉到伤口痒痒的,但并不是平常用了药以后肌肉生长的情况。
  他一只手抓住兵甲的肩膀,坐在椅子上,就道:“瘙痒,记下来。”
  兵甲不敢迟疑。
  没一会儿,虎腾的手又抽搐一般,平放的手突兀的呈鹰爪模样,“疼痛,记下来。”
  兵甲小心翼翼的给虎腾擦拭伤口外的金疮药,林肃说的三种症状已经证实的两种,结果不言而喻,这炉金疮药的确有问题,并且问题很大,小小的一个伤口让虎腾这样久经沙场的将领都很难抑制。
  虎腾狠狠地道:“那名炼丹师果真心怀不轨,你去,把那人押入地牢,待此战结束,本将军定要好好的审一审。那炉金疮药全部销毁,派几个人检查一下所有药草中是否藏有断肠草。”
  兵甲正欲离开,又听到虎腾问:“交给林肃调教的三人怎么样了?”
  兵甲道:“已经能独自炼制金疮药,末将方才就看见他们炼制的金疮药,胜过那名奸细的数倍。”
  虎腾笑道:“好家伙,果真给我捣鼓出来了。吩咐下去,解除对林肃的软禁,炼丹室就交给他了,其余三人跟着他学习,不必再派人看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