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小僧开挂了 > 第297章 一刀足矣!

  整日在炼丹室里待着,林肃也是精力充沛没地方发泄,正好趁着这个机会好好的发泄一番。他不认为蟒狼军中还有什么人能威胁到他的存在,蟒狼军统帅再厉害,顶多也是月麟鬼刀的层次,如今他已不惧月麟鬼刀。
  寅时已到,一百三十二人武林高手离开镇门关,绕到蟒狼军的军营后方,岗哨和巡逻的士兵来往的很频繁,几乎没有任何空隙。
  张庆捋着胡须,细声道:“蟒狼军的巡逻如此严密,一会儿任务分配必须有目标。待攻城部队外出半刻钟,我负责最左侧岗哨,黎鹰,来往巡逻的一个部队交给你们,另外一个部队,闫尚,你们应该没有问题,至于中间和最右侧的岗哨……林肃你们三人负责,务必别出任何的差漏!”
  这次奇袭的目的不在于杀敌,要是能烧了蟒狼军粮草库,破虏军后续的战事就占了上风,也有持续作战的把握。
  陆陆续续的残兵败将回到军营,蟒狼军展开新一轮的攻城,这是打算活生生耗死破虏军,明知破虏军的人员配置不如蟒狼军,所以攻城只是下策,真正的用途应该是让破虏军疲于奔命,到了决战之日他们才能以最小的代价取胜。
  张庆握着拳,轻轻的朝岗哨一挥,他负责的岗哨轻易的割断了咽喉,黎鹰等星辰宗弟子潜伏着,待两支巡逻队出现在同一地点时,他领导的星辰宗弟子和其余武林高手一同迅捷的窜出,未等巡逻队反应过来,捂嘴插刀抹脖子。
  双指并拢,张庆目光投注过来时,林肃给了对方一个肯定的眼神。张庆等人从中间的岗哨走过时,那岗哨定定的立在哨塔上,无论从哪个方向看都是没问题,只是气息正在消散,人已没有了生机。
  “我负责烧粮草,你们猎杀刚才逃回来的残兵败将,如见到粮草库起火或者敌军示警,立即撤退。”张庆给众人分任务。
  方才攻城的部队驻地,在哪个位置,人人都清楚,因为他们目不转睛的盯着那部队的人进入营帐,此刻杀人,趁部队最疲惫,可在他们没反应过来时打个措手不及。
  张庆刚潜入,其他人也随之而入。躲开军营巡逻的部队,趁着天未亮,摸到营帐中,抽出短刀匕首,捂住口一刀一刀的插入床榻上人的心脏。
  林肃只是轻松拿出那柄凤凰涅神铁锻铸成的匕首,轻而易举的收割了几个敌军,在即将赶往另一营帐时,就听到背后传来一声尖叫,“敌袭,敌……”
  咻!
  剑气洞穿那人的咽喉,可是此时已经晚了。
  林肃看到那人的左胸口有一个血洞,如此大的伤口本已无存活的可能,可是此人偏偏活了下来,并且还能喊出这么一句致命的话。
  “大意了,他的心脏偏离左胸口。”黎鹰道,刚才那人是他的目标,只是注意杀人却没注意人的死活,这个事故他要负全部责任。
  “你们撤退。”林肃轻轻的道。
  黎鹰就道:“可师叔还在军营里。”
  “撤退!”曾在御林军中任职的他深知不撤退会有什么后果,军阵一旦起来,别说他们百十号散兵游将,就是来十个龙榜高手,也是吃不消二十余万人同时起的阵法,再不撤退就晚了。
  夏天江急忙道:“大师兄,快撤,听脚步声,有很多已经赶来,再不撤全都有折在此处。”
  “撤!”黎鹰当机立断,张庆也是这般交待的,如今能杀蟒狼军几百人,也算值了,这次的奇袭总算是没白来。
  刚出营帐,那来时的缺口布满了手持长枪的兵甲,防御工事也是整整齐齐。警哨声呜呜的响起,蟒狼军越来越多的人被惊醒。
  “失败了?”张庆喃喃道。
  粮草库的方位还没找到,但却让这一声警哨惊的军营如惊弓之鸟,他的眼神很是阴鸷,正好有人吸引了敌军的注意力,这下不会再有人注意到粮草库了。
  血影剑出鞘,林肃的手中一道血影唰的飞出,剑光直冲守在防御工事后的蟒狼军,刹那亘古切断了抵挡在众人面前的尖刺,数十士兵斩首。
  刚开出一道缺口,雷虎和黎鹰猛冲上去,一拳震飞防御尖刺,拍在几个士兵胸口顿时鲜血喷吐,黎鹰余光扫了扫雷虎,心说这汉子力量倒是不俗。
  武林高手一哄而上。
  “放箭!”
  只听背后传来此声,林肃向后一望,天空箭矢如根根往他的头顶插来。血影剑一立,气剑霎时凝聚成一面盾牌,粉碎了无数突如其来的箭矢。
  嗤!
  箭矢刺穿一名中年武林高手的大腿,只听他大声呼救的同时,头颅、胸口、小腹插了六七根,多少一命呜呼,只维持三轮齐射,一百三十余人就只剩四十七人,其中有一部分身上都是插着箭矢,气息微弱。
  雷虎拔出锁骨的箭矢,恶狠狠地盯着步伐整齐的蟒狼军,这根箭差点就要了他的小命。
  星辰宗的弟子损失过半,就连林肃认识的夏天江也在其中身亡,满脸惊骇的模样。黎鹰身上插了三根箭,除了胸口的一支稍微严重,其余两根都没什么大碍。
  丁九还算是比较完整的人,他跟在林肃的身后,所幸没有受伤。
  “雷虎、丁九,你们扶他们离开,原路返回,我为你们断后。”林肃阴沉着望着逼近的大军,深深吸了一口气,虽然这整齐的大军约莫只有两万人,但气势上却不输杂牌军五万乃至十万大军。
  “别嗦,快走。”林肃见雷虎好像有话要说,于是骂了一声。
  踏!踏!踏!
  倏地,蟒狼军军营里飞出身披黑紫色铠甲的人,那人生的也是十分高大魁梧,雷虎在他面前矮了半个头,“走?往哪儿走?”
  双斧猛地一劈,惊骇中的林肃收了血影剑,往后跳了一步,正好躲开了这一斧,他刚才站着的地面就没那么好的运气,轰隆的一下,整个地面都碎成细碎的岩石,三尺高的大坑焦黑的呈现在林肃眼前。
  林肃瞬间释放无量如来金身和圆满的龙象般若功,不由分说的冲上去几拳几欲震碎那将领的双斧,大步往后一拉,将领瞪着裂出一条缝的的地方,毒蛇般的瞳孔却是缩了缩。
  “阁下是大周哪尊人物,不妨道出姓名,让本将军好生瞻仰。”那虎将瓮声瓮气的道。
  林肃就说:“区区小名,怎敢劳烦将军记住。”
  那将军冷冷地一笑,提着双斧就跳上来,对准林肃的额头一劈。只见林肃的掌中土黄色的真气充盈的浮现,灌输在掌心。
  龙吟!
  掌心十八条黄龙腾飞,完整的降龙十八掌初显身手。
  将军眼睛睁大了,欲以双斧抵挡,可为时已晚。黄龙震碎了他的双斧,震碎他的铠甲,震碎了他的五脏六腑,砰的一声巨响,他的胸腔爆炸,鲜血混着肉沫从空中撒下。
  林肃手一摆,一招神龙摆尾击往远方,冲散了搭弓射箭的弓兵。瞥了瞥并未走太远的黎鹰等人,他如入无人之境,杀人,一刀足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