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小僧开挂了 > 第298章 惊现如来神掌

  林肃宛如一尊浴血佛陀,支起无量如来金身的他势不可挡的冲入本就已经有退意的蟒狼军,将军被他一掌拍成肉泥,这是何等的力量,难道大周的江湖高手都是这般凶猛?
  “阿弥陀佛,师侄,不妨谈一谈?”杀的正酣,林肃的耳畔突然传来这么一句话,余光向后一瞥,一袭白衣素影的僧人步步生莲的走来,每一步都有着独特的韵味。
  僧人微微一笑,慈悲灿烂的笑容却是很温和。他的四周,污秽尽皆退避不及。
  “佛魔普世?”林肃岂会认不出眼前的和尚,大名鼎鼎的佛魔,少林方丈普准的师兄,也是镇魔塔中逃出的凶人。
  这些年,镇魔塔**渐渐被人们所遗忘,但林肃却无法忘怀,玄武、蛇、血鬼等人死在他手上,除了不知所踪的其他人,林肃亲手杀的就不少。
  普济曾告诉他,佛魔的实力犹在玄武、蛇之上,他的悟性、天赋都是举世无双的存在,就算比不上罗沧海,也所差无几,这个男人很可怕。
  普世轻轻的笑着,“佛魔只是他们强加给贫僧的称呼,贫僧从未承认。若是师侄不嫌弃,可叫一声师伯,怎么说也是少林出来的人,只是形势不同罢了。”
  林肃冷笑道:“你屠杀菩提院的时候怎么没想起来还是少林的人?佛魔,少和老子攀亲戚,你也配?林某这一生最痛恨的就是背叛师门的叛徒,我会亲手杀了混沌,至于你,镇魔塔中尚有你的一席之地,如果能老实的回去,我的龙鳞刀倒是能饶你一命。”
  摇了摇头,普世叹气道:“师侄是中了少林的毒了么?怎么都还俗了,还对少林的事念念不忘,你是个江湖人,并非少林弟子,你蒙冤受难时少林可曾替你仗义执言?”
  林肃道:“离开了少林,不学佛法、不诵经文、不修武艺,改学蛊惑人心的嘴皮子功夫了?林某行的端坐的正,何须谁替我喊冤,一样清清白白,倒是阁下,顶着个佛门叛徒的名声,走到哪里都免不了一顿数落,这滋味不好受吧,还不如回到镇魔塔,安度晚生。”
  普世轻轻的摇头,“师侄执念太深,徒增伤感。少林中并非都是佛法高深的正人君子,任何的光明下都藏着黑暗的一面,贫僧就是看透了少林的阴暗才有此动作,记忆贫僧一句话,切勿再回少林。”
  “话不投机半句多。”林肃的龙鳞刀疾驰而上,三式圆满天刀尽显锋芒,天怒、龙腾、夜叉,蟒狼军的上空浮现着三种不同诡异的虚幻生灵。
  夜叉嗤的窜出,诡异的笑了笑,朝着佛魔的咽喉一划。
  处变不惊的佛魔双手合十,念了句“阿弥陀佛”,顿时一道佛光震碎了偷袭的夜叉,双手一拂,尚未攻击的天和龙皆是囚禁,双掌一拍,二者化作光泽散去。
  林肃惊愕不已,天刀八式可是有着弑仙的说法,可到底是怎么了,月麟鬼刀诡谲难挡的空间挪移轻易避开,佛魔弹指间破碎,难道天刀只是徒有虚名?
  佛魔道:“你修炼的功法和武学出人意料,本以为只是简单的修炼了易筋经,看来并不是。只是你易筋经修习太粗浅,远不及贫僧。”
  正欲反驳,林肃欲言又止。佛魔说的似乎并不是没有道理,对方一直施展的的确是易筋经,武学千变万化,真气的韵味是瞒不住的。
  “易筋经的奇妙在于照见本心,直面佛祖,大彻大悟,则脱胎换骨。三次之后,你就会知道达摩祖师、六祖慧能为何会继天魔宗第一任宗主之后成为这世界的半步仙人。”
  林肃深有同感,第一次感悟在津铢鹊山的合一观,第二次则是在少林炼成大还丹,梦中稀里糊涂的脱胎换骨,后来,林肃得到攻守更凌厉的功法,渐渐的忽略了易筋经。
  佛魔又道:“我并不希望你沿着达摩祖师、六祖慧能的老路走,他们的路未必适合你。并且这世界,有一个仙,一个半仙就够了,再多就是罪,以易筋经感悟三次脱胎换骨,对于少林是福音,对于你而言,就是灾祸,轻易不要尝试。”
  林肃不明所以,手中却是悍然出击,降龙十八掌的品级虽弱了天刀一筹,但论强悍却是无可媲美的,圆满的龙象般若功加上圆满的降龙十八掌,足以惊天动地。
  十三龙十三象的霸道膂力崩碎了右臂的袖袍,土黄色真气流动,十八条黄龙呼啸而过。
  佛魔似乎习惯了这种态度,仍是不紧不徐,抬手轻飘飘的轰出一掌,“天佛降世!”
  百丈佛陀轰然出现,一记大手印朝着十八条黄龙砸下,宛如一堵坚不可摧的墙,碾着黄龙而来,天空雷音阵阵,待十八条黄龙消散,那佛陀手掌也是裂出一道缝隙,咔擦,崩溃成佛光。
  “如来神掌?”林肃咬着牙一字一顿的说。
  达摩祖师修习易筋经感悟佛祖佛光,悟得少林七十二绝学,六祖慧能研习易筋经,自创如来神掌。
  两则故事在民间鲜有人知,但少林中却人人皆知。
  七十二绝学如今硕果仅存一十二门,如来神掌却不见踪影,据说六祖慧能失踪以后就失传了,佛魔被囚禁在镇魔塔多年,他是如何学会这门掌法的,难道也是领悟易筋经?
  佛魔轻轻颔首,“的确是如来神掌,贫僧只学会三式,佛光乍现、金顶佛灯和天佛降世。很好奇贫僧为何会学习这门掌法吧,你还没到该明白一切的地步,等到你有自保之力的时候,贫僧会尽数告知。少林,并不是你想的那样光明正大。”
  林肃的心动摇了,少林诸多高僧都没有机会接触的想法,却在佛魔的手中出现,这件事给他的震撼太大,慢慢的退后了几步,有人突然高呼:“弓箭手,给我射杀!”
  咻!
  化作一道剑光飞离蟒狼军军营,往后一看,佛魔的身躯佛光普照,帮林肃挡下了九成箭矢,隔着数百丈的距离轻轻的颂了声:“阿弥陀佛。”
  追上雷虎等人,黎鹰已经昏厥过去,张庆不知什么时候逃了出来和众人会合,见到林肃赶来方才质问道:“林肃,老夫本就不喜欢你这种和魔道做交易的人,你为何迟迟才归来?”
  林肃正思索佛魔说的话,也就没有答话。
  “放肆,老夫可是星辰宗长老,你怎敢……”
  只手扼住张庆的脖颈,林肃面无表情的道:“再恬噪,我不介意让星辰宗少一个所谓的长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