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小僧开挂了 > 第299章 天煙军

  众人都是吓了一跳,尤其雷虎和丁九两人跃跃欲试要上来助阵的意思,当即有一江湖名宿开口,“尚未脱离蟒狼军的追杀,怎的还同室操戈,不是让西齐的崽子们看了笑话?张庆长老,你少说两句,都是大周武林的人,咄咄逼人怎么都是不可取的?”
  张庆憋红了脸,少说两句?我就说了两句,结果这厮根本没有反驳、答复的想法,谁能想到他会直接动手,莽夫,简直就是一莽夫。
  林肃哼的松了手,“林某的事轮不到阁下妄论,要是再听到一句,就是星辰宗的长老,我也绝不会善罢甘休。”
  “莫动怒,莫动怒,张庆长老也是因为星辰宗的弟子牺牲太多失了分寸,你别和他一般计较。”旁人劝说道。
  众人都看得出张庆对林肃持有偏见,且不说林肃为他们抵御蟒狼军的追兵,这乃大公无私,而从张庆嘴里说出这话,倒是有几分林肃和西齐狼狈为奸的味道,要是换了其他人,估计也怒,凭什么老子在后面为你们争取宝贵的时间却还要忍受你的质问指责?
  大家都不是瞎的,那龙吟、百丈佛陀以及天崩地裂的响声岂能作假?虽不知他的对手是谁,但想来定不会是个空架子,那种手段……令人望尘莫及。
  队伍中一招风耳停了下来,握拳示意其他人也止步,张庆一肚子气没地方撒,于是喝道:“你做什么?”
  招风耳趴下听着地下的动静,跳起来,急促的道:“前,前,前方……有,有敌人。”
  这家伙还是个结巴。
  “哪有敌人?”张庆等人朝招风耳手指的方向望去,空荡荡的,什么也没有。
  林肃轻轻的皱眉,这人实力不怎么样,但侦查却是一把好手,以他两次脱胎换骨的听力都慢了一步,江湖上的奇人异士果然都不容小觑。
  “的确有敌人,脚步沉重、走路时有金属撞击摩擦的声音,是军队。”林肃睁开了闭着的眼,“我们或许遇到攻城返回的蟒狼军了。”
  张庆愕然,招风耳说的他可以不信,但林肃说的却不能不信,这人的实力超出他的想象,功力越深厚,六感也会高人一等,所以可信度非常高。
  “准备战斗。”张庆小声地道。
  众人纷纷把中箭的伤患放下,慢慢的抽出兵器,蟒狼军若是攻城返回,势必也是残兵败将,要是趁机偷袭,打他们一个猝不及防,未必没有全歼的可能。
  粮草库没烧成,杀了一支残兵败将,这样还不够,要是多杀一支,也算是功德圆满,就是虎腾也挑不出毛病。
  脚步声越来越密集,张庆握着的拳放下,众人如同猎豹似的窜出,结果却看到那队伍并非蟒狼军,也并非残兵败将,而是完成的军队。
  林肃手中的剑气迸出,正欲抹了一兵甲脖子时却惊讶的自行消散了,大声喊道:“住手。”
  张庆的拳停了下来,疑惑的望着林肃,在这短短的几个呼吸里,那深紫色铠甲的兵甲围了上来,“你害惨我们了。”
  林肃却不以为意,抱拳对周围的兵甲道:“原来是凉州天军的兄弟,一场误会。”
  领头的将军策马来到林肃等人身旁,“误会?打伤我们天军那么多兄弟,这么算误会吗?你们是什么人,为何偷袭我们?”
  张庆闻言,果真是认错人,歉意道:“这位将军,的确是误会,我们是大周武林之人,在下星辰宗长老张庆,响应破虏军林将军号召奇袭蟒狼军军营,误以为你们是蟒狼军攻城退下的部队,这都是误会。”
  那将军也是没有尽信,就道:“既然是大周武林的人,那就和我们一并入城吧,相信林将军会识别你们的身份。”
  林肃就道:“这位将军,此时天军不宜入城。”
  “哦?为何?”将军道。
  林肃说:“这一切都是西齐的阴谋,镇门关并非那么难攻,三十万蟒狼军如果齐聚,莫说小小的镇门关,就是沧州也能拿下。此前,镇门关中出现了西齐赤龙军,这种事很少见,意味着什么想必将军自会思忖。”
  将军摇头,“你说的话我不信,镇门关,本将军定要入,否则就算你们说的天花乱坠,也证明不了你的身份。若你是西齐的人,那本将军岂不是正中下怀?”
  林肃深深的吸了口气,掏出一块令牌,“在下凉州六扇门地级捕快林肃,这是我的身份令牌,足以证明我的身份。”
  将军瞥了一眼,扔回给林肃。吩咐人把伤者抬上,一队人则紧紧的跟着张庆等人,显然是还不信。
  林肃不免头痛,军人都是只会服从命令的倔驴,有时候到了危急关头也不懂变通,让他十分头疼。算了,入关就入关吧,此时入关或许还能避免和蟒狼军遭遇。
  ……
  “天军到沧州了?”林将军激动万分,破虏军抵御蟒狼军多时,已有许多人出现消极情绪,天军此时到沧州,无疑是雪中送炭。
  “开城,随本将军出城迎接天军。”
  天军一入城,破虏军的士气也高涨了许多。不仅林将军在场,虎腾也在其中。
  林将军见到那将军,立刻笑了笑,“李将军!”
  这将军就是天军最高将领李延亭。
  李延亭笑道:“老林,数年不见,风采不减啊。”
  林将军就道:“老了,老了,要是年轻二十岁,老夫定灭了蟒狼军不可。”
  虎腾见到天军中的林肃等人,见周围的架势,就知道发生了什么,抬手请天军放人,就问道:“林兄弟,张庆长老。”
  李延亭道:“原来真是你们的人,本将军还以为是西齐的人呢,突然跳出来袭击天军,要不是及时住手,本将军都把他们当作山贼剿灭了。”
  张庆抱拳道:“虎将军,张某辜负你的厚爱。”
  虎腾扫了扫众人,就道:“无妨。军营粮草库要是那么容易烧毁,蟒狼军也太名不符实,只是牺牲了那么多兄弟,虎某实在惭愧。”
  张庆就道:“既然来了此地,就有牺牲的打算。虎将军不必自责,这是他们最好的归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