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小僧开挂了 > 第338章 击碎
    充斥着狂暴味道的一爪,中年的爪子直拍林肃脑门。
  
      摆脱震慑心神的虎啸威慑,林肃猛地向后一蹬,拉开距离,突兀的一记震天拳轰出,那一记虎爪震的林肃胳膊都酸了。
  
      “刚强大的力气。”震天拳稍微落入下风,林肃再无犹豫,这人的实力的确很不俗,光是这爪,就足以秒杀龙榜大部分人,只是他运气不太好,遇上了刚刚锤炼体魄完毕的林肃。
  
      中年愣了一下,阿呲罗因虎爪无往不利,就是曾经和他交手的冰雪谷龙榜高手也在这一招上吃了大亏,这人真的很难缠。
  
      林肃反手一记苍穹掌,掌中山岳砸的中年有点晕乎,这一掌的力气可比刚才的拳重多了,要不是用了加持的手段,这一掌下来,手臂都要断了。
  
      他却没注意到林肃的另一只手,一拳轰在中年的小腹,那真气贯体而出,少林的大金刚拳专破人真气,有着能将真气轰出体外的能力。
  
      “如此蛮横的力道,我倒要看看你有多少真气……”林肃往后一跳,瞪大了眼珠望着中年背后血红的一片,这人的真气竟是血色的,如同曾经折在他手上的血鬼一般。
  
      可是这真气……好狂暴。
  
      “真气?”中年男人笑容沙哑恐怖,“不不不,本座并不会你们大周中原的真气,也绝不会修炼这么羸弱的东西。这是我族独特的修炼方式,修炼到极致,返璞归真,超越古时候的天地异兽。”
  
      林肃不禁摇头,真不知道这人哪里骄傲。好好的修炼人类功法不好么,非要学畜牲乱吠。返璞归真?倒还不如让我宰了你,送你入畜牲道轮回,让你体验一回畜牲的感觉。
  
      他瞥了瞥两人中间,虚空中的一道微小的裂缝,震天拳真的打碎了虚空,只不过这虚空裂缝很小,只有不到半寸,远不如古天魔宗遗迹时送白骨老人入黄泉的空间裂缝。
  
      林肃朝感知到人类气息的方向瞟了瞟,道:“没功夫陪你瞎扯了,解决了你,什么事都简单了。”
  
      真气剧烈攀升,林肃掌中的真气呼呼的从四肢百骸中汲取,刹那间一层凝成实质的光膜油然而生,如同镜子般反射出中年的容貌。
  
      深深的吸气呼气,毛孔中一缕缕真气散逸,林肃缓缓的抬起手掌。
  
      中年人眼皮子跳了跳,盯着林肃手掌的眼睛不由自主的跳了两下,从那手掌心里,他察觉到了一股威胁,也不知是何由来。
  
      先下手为强。
  
      身躯几个大穴爆炸出闷响,他的虎皮大衣完全撑碎,莽荒的气息从他的骨骼中流出,以肉眼所见的速度,肌肉正在膨胀。
  
      吼!
  
      充满爆炸力量的手臂狠狠地拍下。
  
      昂~
  
      林肃的降龙十八掌准备就绪,一掌正和中年的手掌对上。
  
      这一掌才是真正的降龙十八掌,林肃此时是这么想的。以前所谓的降龙十八掌都太粗糙,一板一眼,纯粹的给他弄成了以力打力、以力破力的草莽招数,可今日的降龙十八掌,才是真正的降龙伏虎。
  
      轰隆隆!
  
      双掌对撞,中年人惊讶的望着已经折断的臂膀,刚想说好大的力气,那十八条黄龙獠牙血口撕咬着他的“真气”、气血和躯体,只见其中一条黄龙缠绕在手臂上,盘踞着,突兀的作腾飞冲云,他的手臂整条就掉了下来。
  
      “啊……”
  
      中年人抱着肩胛骨,痛苦的打滚,阴狠的盯着风轻云淡的林肃,他没想过会有失败的时候,从没想过会败的如此干脆利落,简直是耻辱。
  
      睚眦欲裂的吼了一嗓子,中年人的那股同血一般的“真气”充盈着每一寸骨骼,震碎了撕咬的黄龙。踉踉跄跄的站起来,猛地喷了一口血,嘲弄的笑道:“失策了,原来大周还隐藏着你这样的高手,不过,我是不会输的,绝对不会。”
  
      仰天咆哮,顿时天地变色。
  
      中年人头顶上空凝聚了超大的灵气漩涡,漩涡上空电闪雷鸣,风云骤变,他仰起虎头,张开口猛地一吸,那天地灵气突兀的就灌入腹中,肌肉还在膨胀,只是那本该是人的足,却在此刻成了虎爪。
  
      “好惊人的声势。”林肃并非没见过蛮族高手彻底化作兽形态,只是当初的狼侍虽厉害,却和此人差了太多,哪怕当初的狼侍,嗅到一缕此人的味道,怕也是瑟瑟发抖。
  
      不能任由他如此持续。
  
      手一翻,捻着的手指直射苍穹。
  
      中年人一怔,呆呆的望着天空,灵气似乎停止了。
  
      天空中,硕大的“镇”字印光泽散下,彻底是打散了灵气漩涡,抬了抬脚,仿佛深陷沼泽般无法自拔。
  
      脚下的冰雪、泥土、岩石皆龟裂,中年人发出虎啸,口中似乎要表达什么,可吼叫出来的却是虎的啸声。
  
      林肃的手指颤了颤,冷笑道:“任你蛮力如何惊人,终归还不是绝巅,不可能逃脱我的手段。伪绝巅尚且能镇住几个呼吸,何况是你……”
  
      “给我镇压!”林肃怒吼,右手按住颤动的手腕,左手手指操控镇字印降临,这家伙的力量确实惊人,只是吸收了一会儿天地灵气,就足以和全力施展龙象般若功和无量如来金身的他相提并论,要是放任不管,只怕力量能和绝巅交手。
  
      若是手中有刀,林肃一记天刀剐了此人,可惜除了几柄剑,其余的兵器都是随着芥子袋消失了。
  
      “呃……”
  
      中年人喉咙发出野兽般的吼叫,只听他挣扎的声音越加剧烈,那镇字印束缚住他的手脚,甚至连动一下脑袋都做不到。
  
      又是一口血吐出,鲜血中那猩红的“真气”很是明显。
  
      林肃皱眉,“镇字印下,居然还能嘶吼,北地蛮族的手段果真不能以大周王朝的手段来应付。既然如此,彻底湮灭了你,为大周除去一个外来的祸患。”
  
      挣扎的越厉害,中年人吐血的频率就越高。每吐一口血,疯涨的气息就降低一分。
  
      疾步接近了中年人,手一指,那镇字印稳稳的落入中年人的眉骨中,顿时只见他眼神涣散,那挣扎也随之消失,完全一副任人摆布的感觉。
  
      林肃可不会小瞧了这么一位具有如此大威胁的敌人,三步作两步跑,调动全身真气,掌出,龙吟,降龙十八掌狠狠地击打在中年人的脸颊上。
  
      砰!
  
      一声巨响,那虎头如七月烂熟的西瓜,红的白的四溅,半个天灵盖掀飞,一具无头的尸体无力的倒在雪地上,一时间染红了山顶的白雪。
  
      林肃深深的吸气,收了力,旋即眼神狠狠地一盯,那个方向的气息微弱,却也能察觉到有人在那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