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小僧开挂了 > 第340章 药王司徒崆峒
    给谭执事喂下一颗吊命的丹药,林肃吩咐地龙宗的几人继续找一找,看还能不能找到地龙宗的人。可地龙宗都灭了那么久,能找到一人已是非常不易,哪有那么多熟人。
  
      管执事和田守仔细的查了,他们二人包括后来救出的高手认识牢房中八成人,其中大部分是没有根底的散修,大部分因为抵抗蛮族入侵抓了入来,其中也有幽州江湖武林的人,甚至认出的穷凶极恶之徒也有几人。
  
      林肃挥剑杀了几人,他所认知中的好和坏很简单,做了错事、滥杀无辜的就是恶,该杀之人绝不手软。
  
      剩下数十人,身份不清不楚。
  
      林肃以血影剑抵地,“自己通报姓名和门派,不要想着弄虚作假,否则就都留在此地自生自灭吧。”
  
      大部分人还是很老实的,因为他们虽然不是什么大侠,也不是大奸大恶之人,只是报一报姓名就能从这该死的地方出去,有什么难度?
  
      但,也并非所有人……
  
      “鄙人徐州剑阁弟子徐默……”他刚欲走出,却让林肃拦住。
  
      “你不是剑阁弟子。”林肃道。
  
      那青年愠怒道:“我就是剑阁弟子徐默,不信你可以去查。”
  
      只是他没想到,林肃真的能查。拿起小镜子,就对处于剑阁中的酆无虚道:“酆阁主,你们剑阁可有一名叫作徐默的弟子?”
  
      酆无虚立即道:“并没有。剑阁无论阁主、长老还是弟子,绝无二字姓名,如本阁主,酆无虚,酆乃本家姓氏,虚是名,无则是入了剑阁以后的字。同样,下一代弟子邱子淳、俞子,他们皆是子字辈。”
  
      换了通讯,林肃就道:“剑阁阁主亲自认证,你不是剑阁弟子,何况天剑山上剑意无穷,岂会有你这种剑意不通之人。”
  
      那徐默脸色大变,闪电般往门口窜去。却只见剑光一闪,他立马人头落地,“姓名都不敢告知之人,若非大奸大恶,就是邪魔外道,你死的不冤。”
  
      林肃又杀了几个偷奸耍滑之人,在他过人的感知下,就算口不对心也是能察觉出来。大部分人都是散修或者武林正派,都释放出来了,除了那个对他说能破开墙后的老人。
  
      “老人家,你又是哪个门派的人?”他问道。
  
      老人哼的一声,“老夫是哪个门派的人需要和你汇报?小子,你还太稚嫩了,快给老夫开门,传你一手功法,保管你受益无穷。”
  
      林肃笑道:“老家伙,不识趣啊。要是不通报姓名,你的结果只有两个,一,我把你当作邪魔外道宰了,二,留在牢房中……估计雪鹰派的人也不会回到这里了,那么你只能饿死在牢房中。”
  
      老人脸色难看,狠狠地瞪了林肃一眼,“老夫知道你有一手能判断别人是否说谎的手段,只是老夫的名字不好听,来历也不光彩,可是老夫向你保证,绝不是什么大奸大恶、穷凶极恶的邪魔外道。”
  
      林肃摇摇头,“你的话我信不过,要是不想说,你待在地牢终老好了。”
  
      说着,林肃抬脚就要走。
  
      “慢着慢着……”老人犹豫了一下,咬牙说道:“老夫名唤司徒崆峒,你应该知道这个名字意味着什么吧?”
  
      老人并没有说谎,可是林肃不理解,“司徒崆峒?这个名字有什么说法?”
  
      “你不认识老夫?”司徒崆峒讶异道。
  
      “我该认识你?”林肃问。
  
      司徒崆峒咧咧嘴,“没有没有,我以为复姓很罕见,不认识就算了。”
  
      田守却脸色大变,“你是药王司徒崆峒?”
  
      林肃问:“你认识他?”
  
      田守却摇摇头,“不认识,只是这个名字听过几遍。药王司徒崆峒,大周医术最高明之人,也是大周最无耻之人。”
  
      司徒崆峒眼观鼻、鼻观心,好不容易遇到一个愣头青,没想到还是让人识破了身份。
  
      “怎么回事?”
  
      田守说道:“司徒崆峒此人医术高明,世所罕见,就算上一任药王也自愧弗如。只是此人为人治病却是有着许多条件,别的大夫顶多是要求诊金丰厚,或以天材地宝来换,甚至强者人情,可是他却很无耻。医治星辰宗一长老时,要求他的夫人伺候,医治大周一将军时,要求他的女儿伺候,在和龙虎道宗星罗大宗师比试时,输了却暗中下毒,他的事迹,罄竹难书,闻之皆咬牙切齿。”
  
      司徒崆峒辩解道:“栽赃,这是栽赃。星辰宗的老东西快归西了,老夫为了稳住他的魂魄,所以故意在他面前提出那条件,这是治病所需。治疗朝廷的莽汉时,老夫瞧出他女儿也患有隐疾,所以才出此下策,一石二鸟救了两人。至于龙虎道宗的老家伙,我们比试的本来就是下毒和解毒,嘿,结果龙虎道宗的人输了却不服气。”
  
      田守哼道:“那你说说,星辰宗的长老夫人为何会怀了你的孩子?”
  
      司徒崆峒挠挠头,支支吾吾的道:“也许,可能,大概,兴许是假戏真做,没忍住,真是没忍住……”
  
      林肃大概了解了,摆摆手制止田守继续说,就道:“你既是药王,医术高明,举世无双,此间有一人需要你治疗。”
  
      他指的是地龙宗的谭执事。
  
      司徒崆峒嘿嘿道:“我治人是有规矩的。”
  
      林肃道:“我救人也是有规矩的,要求我认为救你没有用处,那你乖乖的回到牢房里蹲着。”
  
      司徒崆峒不敢再提条件,给谭执事把脉,然后从头发中拔出一根银针,在谭执事的几个重要穴位上扎了几下,又把银针藏回了头发中,“地牢条件简陋,只能勉强让他减少疼痛,一会儿就能醒来。”
  
      林肃点点头,刚走两步,又说道:“这段时间你跟在我旁边。”
  
      司徒崆峒咧嘴道:“那不成,无论正道还是魔道要杀我的人太多了,留在你身边岂不是很危险?”
  
      林肃一瞥,“那你尽管逃好了,我相信这里的人大部分都有擒你到星辰宗或者皇室领赏的心思。”
  
      司徒崆峒往四周一看,旋即打了个寒颤,讪讪道:“我还是跟着你好了。”
  
      林肃也不管他如果抵抗,就说道:“跟着我,能让你不至于再次被通缉。无论正道也好,魔道也罢,或者是朝廷,我都有几分薄面。前提是你没遇到我的死对头。”
  
      说完,也不管司徒崆峒信不信,林肃就对那已经蜷缩在地上的小胖子道:“小胖子,我给你一个机缘,就看你能不能拿的住。”
  
      小胖子点点头,“我能,我一定能。”
  
      林肃取出怀中早已准备好的信封,交给小胖子,“这封信,你送往凉州安阳郡,一处叫作雅园的地方,亲手交给雷虎,以后你跟着他,他会替我传授你一门功法。”
  
      听到功法两个字,小胖子眉开眼笑,连忙收好信,重重的点头,“信件一定安全快捷的送到凉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