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小僧开挂了 > 第367章 枯荣剑派

  横山掣见到满屋金银元宝时,眼珠子都瞪直了,这里的财富,起码是够一个初修功夫之人一跃攀至虎榜境界,乖乖,不怪阁主要亲自说一遍,这么多的财富,架不住贪婪的玉望翻腾啊。
  其他人也都是一副没见过世面的乡巴佬模样,甚至有人打起了歪心思。可横山掣轻轻一咳,劝诫道:“各位都是为阁主出力,阁主不会亏待你们的,动了歪脑筋的趁早压下去,阴鸦林猖獗数十年,阁主一来燃血门门主就拱手相让了?嘿嘿,老横鼻子可灵光,这股血腥味瞒不住老横。”
  闻言,那几个正准备往兜里藏元宝的家伙讪讪掏了出来,“横大哥,你这话说的太过了吧?燃血门的事迹,毫不客气地说,小时候我爹经常给我们哥仨说,六扇门数百捕快都拿他们没辙,哪一次不是伤亡惨重,你说阁主真有那么大能耐,半个时辰就灭了燃血门?我不信。”
  横山掣召集众正往箱子里搬运元宝的人,左顾右盼,说道:“信不信那是你的事,咱阁主是真有灭了燃血门的本事。你们知道咱阁主是谁不?”
  众人摇头,阁主只来了六尘阁一次,众人一共才见过两次,哪里能知道什么底细。
  横山掣就道:“龙榜高手,撼天龙象林肃,陛下亲自提名号的人物。据说,早些年,阁主就有了龙榜的实力,只是因为一些不愉快才遗憾没能上榜,别瞧他只是龙榜第三十一位,前十那几位都未必能赢他。”
  一瞥,哼道:“所以,别想些乱七八糟的东西。堂堂龙榜高手,要是真发话,天下愿意送他人情的人能排八百里。”
  雷虎姗姗来迟,问:“林小哥,不,应该叫阁主了。阁主,可有什么吩咐?”
  林肃没有拒绝这个称呼,组建了势力,总归有些章程。他指了指何无痕,道:“此人名叫何无痕,六扇门玄级捕快,你有没有印象?”
  雷虎瞧了瞧,摇摇头,“我和丁九虽在六扇门挂职,却很少跑到六扇门领任务了。唔,若是令牌还在,应该不会有假,毕竟没听说六扇门有什么大的动静。”
  招呼何无痕过来,道:“那女子交给雷虎吧,让他送出阴鸦林,你也跟着雷虎出去。”
  “好!”何无痕干脆地说道:“这鬼地方真不是人待的,阴风一吹,感觉全身不得劲,出去晒晒太阳也好。”
  阴鸦林的财富给雷虎等人地毯式搜集了干净,包括燃血门长老、执事的私房钱,包括燃血门众高手使用的兵器。
  横山掣捂着鼻子,道:“这下信了吧?”
  众人望着满地尸体,心头的玉望都是慢慢的冲淡,有这样的高手做后台还贪那几两银子,脑子灌浆糊了才这么干。
  林肃独自站在阴鸦林的中央,眺望着鬼刑等人的住处,心里一丝诡异的情绪涌上来,他不知道哪里有问题,可总感觉不妙。
  阴鸦林多了什么不该存在的东西,这股气息让他很反感,似曾相识,却又记不起是什么。
  “阁主,所有有价值的东西都已经准备好,可以离开了。”横山掣轻轻地道。
  林肃叹了口气,道:“那就走吧。”
  走出阴鸦林,光幕的声音才响起奖励善恶值,听着美滋滋的声音,林肃心中的郁闷顿时烟消云散,只是他不知道,刚离开阴鸦林没多久,那处他凝望的山丘剧烈地震动,一只大蜘蛛慢慢地爬了起来,那处山丘正是蜘蛛的身躯。
  燃血门一役,多了十一万善恶值,林肃顿时感觉玉清静虚真武荡魔心经的升级并非那么困难。
  “雪天蟒的毒液不够了……”瞟了瞟瓷瓶中的蛟蛇之毒,林肃不禁叹了口气,蛟蛇恐怕需要很长一段时间才能出来,他也不会因为此事打扰蛟蛇。
  用完最后一滴蛟蛇之毒,林肃感觉真气已经到了一个瓶颈,短时间恐怕是不会有任何突破的。于是叫来了雷虎,“何无痕那怎么样,有没有问题?”
  雷虎道:“何无痕的确是六扇门委托打入阴鸦林的探子,经严狮老爷子确认无误,没有问题。”
  “那女子呢?”林肃问。
  雷虎摸摸鼻翼,道:“阁主,你带回来的那女子也太蛮不讲理了,好心好意给她送饭,不领情不说,还泼了余三一身热汤,气的余三差点没大耳刮子招呼她。”
  “打了?”
  雷虎摇头,“没打成。那女子刁蛮的脾气是惯出来的,若不是显赫世家的人,就是名门大派的晚辈,哪一个身份都不好惹。”
  “应该是门派的人。”林肃依稀记着她威胁黄彪的时候是叫师兄,一般来说,家族中不会这么称呼。
  “不领情就让她滚,六尘阁不是她的宗派,没义务对一个小丫头片子低声下气。”林肃淡淡道。
  砰!
  “你说谁小丫头片子?”
  那女子叉着腰,气鼓鼓地瞪着林肃。身旁还站着一名腰间佩剑的青年,此人的实力倒是还不错,可媲美燃血门大长老,起码四百年功力,剑意初窥门径。
  青年抱拳:“阁下就是救了师妹之人,在下师妹任性,还请阁下别放在心上。”
  林肃淡淡一瞥,道:“既然来了,就把她带走吧。”
  青年动也不动,说道:“师妹虽顽劣,却是枯荣剑派的掌上明珠,就算有错,也不该由阁下批评。阁下还是好声好气跟我师妹道个歉,否则师门的长辈来了……”
  “就是枯荣剑派的祖师爷来了,我让他滚,他也得给我灰溜溜地滚。”林肃的目光有意无意透露一抹杀气,“跟我说教,你还不够资格,滚!”
  青年的手刚摸到剑柄,周围起码十股气息都对他释放了杀意,咬着牙,松开了手,傲慢地道:“阁下这番话,我会同师门长辈一字不漏地说明白,届时还望阁下能记住,还能这般硬气。”
  雷虎望着青年离开时的背影,呵呵笑道:“有一个被长辈宠坏了的晚辈,阁主,需不需要查一查枯荣剑派?”
  “不必了,六尘阁虽只是新生势力,却不是谁都能挑衅的,区区名不经传的枯荣剑派,没必要调查,浪费时间罢了。”
  林肃沉默了一会儿,嘱咐到:“让人搜集一下十三铁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