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小僧开挂了 > 第368章 第一位顾客

  林肃走到六尘阁的一间密室,冲着正奋笔疾书的老人问道:“怎么样,可还习惯?”
  司徒崆峒头也不抬,抖了抖笔,“以前关在雪鹰派的地牢,现在只是换了个地方,依然是囚禁,换作你能习惯?”
  林肃耸耸肩,“没说不让你出去,是你非要留在这里修撰医书。”
  “得了吧。”司徒崆峒站起身伸了伸筋骨,“你小子要不是一直拿旧事威胁老夫,我能不敢出去?嗳,你说巧不巧,老夫没来凉州时,凉州牧也没人任职,刚来没多久,就来了人。好巧不巧,还是那小子……老实说,是不是你给皇帝老儿通风报信?”
  “滚,我要是有那面子,就让陛下派十个八个大内高手给我镇守六尘阁,什么炼器宗师、炼丹宗师、医术宗师、阵法宗师来一打,让你这自以为奇货可居的老东西倒夜壶去。”林肃翻着白眼道。
  司徒崆峒也不恼,问:“你跟皇帝老儿关系不浅,能不能给说个情,把那小子调回都城?”
  “没辙”林肃摊手。
  “糟心事一堆。”司徒崆峒唏嘘道。
  司徒崆峒刚来安阳郡,忒不老实,虽然答应了加入六尘阁,可一来就闹腾。直到新上任的州牧到来,老东西才消停。
  原因无他,州牧是那位将军名义上的儿子……
  林肃打趣道:“好不容易孩子ChéngRén了,不去见一见?亲生父子相认的桥段我可是期待了好久。”
  司徒崆峒双手插入袖袍,“不去不去,说多了都是泪,孽缘孽缘。”
  林肃循循善诱,“没事,堂堂州牧,总不至于杀了亲生父亲。顶多……鞭你个五六七八天,扔进盐堆里晾ChéngRén干……”
  “滚!”司徒崆峒怒骂,老夫的孩子哪有那么狠毒的心肠……
  鞭三四天就顶了天了!
  清空脑子里的烦恼,司徒崆峒指着一堆医书,问道:“你购的医书大多只是基础,修撰也不会好到哪里去,这样子有什么目的?”
  林肃笑道:“六尘阁旨在解决天下人的问题,医书如果有错误,岂不是误人子弟?”
  “志向远大。”司徒崆峒道:“可就算医术有老夫,炼丹你能搞定,炼器和阵法可是还有很大的缺口。仅凭丁九撑不起阵法一关。”
  “六尘阁还只是雏形,并没有圆满。”
  离开六尘阁,林肃拜访了炼器大师方仲,一方面来提锻铸好的刀,另一方面则是再次邀请他加入六尘阁。
  但是,这个建议还是遭到拒绝,“林大侠,老夫并没有加入任何一方势力的打算,你放弃吧,凉州炼器大师不少,就连炼器宗师也有,何必强人所难?”
  林肃道:“方大师既然没有意向,此事就此作罢。”
  强人所难这个词都说出来了,林肃要是再坚持,就真的“强人所难”了。
  走到门口,林肃瞥见众多学徒费劲地敲打金属,不由眼睛一亮,炼器是个苦力活,可也能锻炼体魄,邀请不来炼器大师,以光幕来制造一名炼器师也是可行之策。
  这是时候,一名老丈走到六尘阁门口,嘀咕道:“六尘阁?这里什么时候多了一家店铺?看里面的陈设,应该是珍宝阁的样式。”
  老丈抬了抬手,几名仆人连忙搀扶,“进去瞧瞧,看看这家店铺到底是何种商铺。”
  “掌柜,掌柜!”阁楼上的雷虎听到下方有人叫唤,悠哉悠哉地走下楼,“老丈,不知有何事?”
  老丈指着身后的六尘阁牌子,道:“六尘阁,不知你这六尘阁是哪一种商铺?客栈?酒馆?珍宝阁?拍卖场?”
  雷虎摇头,“六尘阁并非此类商铺,乃帮人解决麻烦的势力……譬如修炼、秘笈、炼丹术、医术有问题,皆可来此处寻求答案。”
  老丈听闻前半句,几乎都要走了,帮人解决麻烦?这话说的好听,可不就是小混混寻衅滋事?可听到后面,疑惑居多,“炼丹术的问题也能解决?呵呵,口气大了,难道炼丹宗师有疑惑,也能求六尘阁解决?”
  雷虎拍着胸脯保证,“老丈且放心,若是没有那能耐随口说说,只会自砸招牌,六尘阁还没蠢到煞费苦心做砸招牌的举动。若是老丈有疑惑,不妨在这儿留下问题,十天之后再来附上银子。”
  “倒是很有底气。”老丈也是不服输的人,人越老越顽皮,提笔写下一行字,吩咐仆人交给雷虎,“这是老夫的问题,若是六尘阁能解决这个疑问,银子不是问题,若是解答不了……”
  “解答不了,六尘阁关门。”雷虎说。
  “好!”老丈巍巍颤颤的往门口走,一只脚走出门口,却顿了顿停下来,回过脸道:“老夫在郡城中有几分名望,记住你说过的话,要是解答不了,老夫会让六尘阁在安阳郡消失。”
  雷虎瞥了瞥手上的纸,上面写着一个关于炼丹的问题,他得意地笑了笑,要是其他问题或许还真要花些功夫,可炼丹的问题……
  老丈离开了六尘阁,回到一间宅子中,一名管事模样的人迎上来,轻声道:“老爷,童宗师来了。”
  “他怎么来了?”老丈嘘了口气。
  还没走到客厅,正襟危坐的中年眼睛一望,放下茶杯便出来搀扶,“老师,数年不见,依旧精神矍铄,容光焕发。”
  老丈轻轻坐下,就道:“哪里还有以前的精力,出去逛一圈,腰杆就酸,腿脚就跟不上力气。”
  童宗师倒了一杯茶,递给老丈,“老师这么有闲心,不知郡城里哪处地方吸引了老师。”
  老丈品了一口茶,说道:“街角处新开了一家商铺,叫作六尘阁,据说什么问题都能解决,老夫就给他出了一道一直烦恼的炼丹题目。”
  童宗师就哈哈笑道:“老师童心未泯,那商铺可有的烦恼了,炼丹宗师的题目就是很多宗师很难解决。我在皇宫跟着道一大宗师学习,平时认识的也都是炼丹宗师,一名炼丹宗师提出的问题,有多难解答亲身体会就知道多难,就是第一炼丹宗师的明哲宗师也只能解答五成。”
  老丈道:“六尘阁的人有把握十天后给答案。”
  “十天?”童宗师笑道:“口气极大。老师出了哪一道题?”
  “续命丹。”
  童宗师哈哈笑道:“这个问题我也询问过道一大宗师,就是道一大宗师也没能解决,只说续命丹丹方有缺。十天以后,我陪老师去六尘阁,看一看他们狂言之后会是什么样的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