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小僧开挂了 > 第369章 炼器真解

  “阁主,这里有一份炼丹方面的委托。”雷虎拿着老丈随手写的条子作势递给林肃,说道:“写此条子的人是一位老丈,听口气,在安阳郡乃至凉州城都有很大的影响力。”
  林肃没抬头,埋头整理炼器的书册,问:“莫不是委托炼丹?是延年益寿丹呢,还是其他什么化瘀活血除顽疾的丹药?”
  雷虎瞧了瞧,摇头道:“是炼丹步骤的补缺。”
  “哦?”林肃放下手头工作,接过条子,品味了一番,轻笑道:“我敢打赌,这人不是来砸招牌,就是试探六尘阁的水究竟有多深。续命丹,天下八千丹卷中都没记录的遗失丹方,有意思。”
  “阁主的意思是补不了?”雷虎宛如热锅上的蚂蚁,挠挠头,“要不我给那位老丈道个歉,赔些钱财,就当破财消灾了。”
  “那倒不用。”林肃端详了一会儿,说道:“续命丹的丹方虽然遗失,但炼丹之术殊途同归,残缺了弥补上就是。”
  脑子里各种灵药、药草滚动,信手在条子上写下三种灵药,就把条子还给雷虎,“续命丹乃是炼丹宗师才会涉及的高级丹药,级别不低,按八级委托收费。”
  “是!”雷虎惊呆了,炼丹术出神入化真的可以为所欲为,那老丈出题摆明了搞事情,没想到随手就给林小哥解决了,啧啧,这般本领,大周也没几个人吧?
  “林小哥在研究炼器?”雷虎大致扫了扫林肃左手的书籍,是一本《炼器精解》,于是好奇地问了一句。
  林肃轻轻颔首,“六尘阁既然开了,自然是需要做到最好,炼丹、医术都有人坐镇,阵法……丁九也算登堂入室,唯独炼器无人涉及,总归是需要有个撑场面的人。”
  雷虎不禁脸皮臊热,他和丁九是最早追随林肃的人,丁九武功不怎么样,却是六尘阁独一无二的阵法师,而他,功夫比不上林肃,也没有一技之长,除了接待客人,似乎只有苦力能派上用场。
  “那我也学一学炼器!”
  林肃惊愕了一下,想明白雷虎的举动,旋即也没有拒绝,道:“你是天生神力,炼器也该难不倒,若你打算同修炼器也无妨,别耽误了正途。”
  八天时间,林肃消化了六尘阁全部三百一十二本有关炼器的书籍,从最基础的《基础炼器》到延伸的《论108种锻铸手法真解》。
  姓名:林肃
  功力:1281年
  天魔弑仙真经:入门(1/200)
  玉清静虚真武荡魔心经:大圆满(654/1700000)
  无量如来金身:小圆满(793/120000)
  真罡裂地刀功:小成(127/600)
  天刀:第二式天人合一(54082/110000)
  杀生刀法:小成(67/700)
  炼器真解:入门(1/100)
  善恶值:391021
  炼器一道,各脉归流,总结出炼器真解。
  光幕收录了炼器真解,那问题就容易多了,只需要花费些许善恶值不断地升级升级再升级,也许不经意间,一个炼器宗师就出来了。
  “升级炼器真解!”
  入门升级到小成。
  “升级炼器真解!”
  “……”
  炼器真解总归没有弄出让他不爽的尴尬,吃一堑长一智,天刀的教训历历在目,林肃可没功夫把所有善恶值都投在炼器上。
  “雷虎,准备一方炼器台,我要炼器。”
  十天匆匆,童宗师搀扶着老丈来到六尘阁门口,轻问:“老师,这就是那家口出狂言的商铺?”
  老丈拂手,“此时盖棺定论,为时尚早。六尘阁敢对外宣称解决修炼、秘笈、炼丹、医术的问题,想来是阁中有高人。”
  童宗师却不以为然,老师的炼丹术也是极其精湛的,只是年事已高,精力跟不上才谢绝炼丹。即便如此,老师也是大周王朝公认的炼丹宗师中名列前茅,比起明哲宗师都还高了几个名次。
  区区一郡之地,能有老师这样的高人已是难能可贵,只怕这六尘阁的高人,造诣不会超过高级炼丹师。
  敢在老师面前夸下海口,定要让这六尘阁吃一番苦头,长点记性。
  老丈抬了抬手,在童宗师的搀扶下一摇一晃地走到六尘阁的柜台,笑呵呵地问:“这位小哥,似乎上次来的时候,并不是你在此处,莫非六尘阁换了掌柜?”
  轮到余三守柜台,他本就心不在焉,老丈说话的时候他的眼睛一直往里瞟,根本没听到。童宗师却怒了,拍的柜台啪啪响,道:“你这小厮可真无礼,客人来了也不好生招呼,还敢神游,无礼,真真无礼。”
  余三这下也是回过魂,立时捎头道歉:“抱歉抱歉,一时想其他东西,没注意到几位,对不住对不住。”
  老丈不喜于形色,“无妨,没耽搁多少时间。”
  于是又问了一遍刚才的问题,余三拍着脑门道:“老丈可是冤枉六尘阁了,阁中只有一位阁主两位堂主,并未有什么掌柜。根据老丈描述,当日接待您的大概是雷堂主,若是老丈有需求……”
  “不必了。”老丈也不是非要雷虎来伺候,只是心里好奇才会发问,“上次来的时候留下了一个题目,那雷堂主说十天之后会有答案,不知我那问题可解答出来了?”
  “稍等!”余三解下挂了八级的号码牌,从一方暗格中取出纸条,问:“老丈的问题可是关于炼丹?”
  老丈点头,“正是。”
  余三道:“经六尘阁商榷,您的委托高达八级。六尘阁有规定,钱货两清。”
  老丈问:“价钱几何?”
  余三:“八万两。”
  童宗师不乐意了,“六尘阁这事可是不太公允,钱货两清没错,可问题解决没解决我们可都不清楚,万一只是随手写上两味药草,按钱货两清的说法,就是有假,也有怨没处申。”
  余三瞥了瞥,指着六尘阁的招牌道:“六尘阁打开门做生意,断不会只做一人生意。规定就是规定,你若不认账,这生意就没必要做下去了。”
  “你……”童宗师气恼,何曾有人这样和他说话。
  老丈却笑着摆摆手,“别人做生意总归是要立规矩的,八万两,无妨。”
  说着,掏出八万两银票,推给余三时说道:“小哥,银票在此,可莫怪老丈没有事先提醒你,收了老夫的银子要是问题解决不了,老夫不高兴,六尘阁在凉州也不会再有立足之地,你可清楚?”
  余三收了银票,将纸条递给老丈,“老人家,六尘阁以诚信做生意,并不会干那些虚头巴脑的交易。阁主说了,善客光临,春风作礼,恶客迎门,以恶还之。”
  老丈笑道:“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