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扭曲界域 > 第四百六十三章 分级
“这就是我为新的公民等级而建造的建筑。”
  “我把它命名为‘欲望之塔’。”
  孟轩看着面前的十层高塔对多罗古说道。
  “欲望之塔?”
  多罗古看着面前的高塔,虽然能够感受到其神异的力量本质,但还是有些不明所以。
  “这是修行的场所,也是考核的圣地,我将以此作为公民等级划分的标准。”
  “这座塔并非实物,而更类似于一个潜藏在潜意识之中的‘概念’,它是我集合了圣域背面的众多黑暗负面信息而建造的。这座高塔建成之后,它将存在于任何一个接入魔网的生命体意志之中,只要在内心呼唤,这座高塔就会在心中显现。”
  “这座塔分为十层,在每一个层级之中,都被我灌入了不同程度的本能和欲望,当生命体在心中呼唤这座高塔时,他们就会根据自身的公民等级进入相应的层级,并接受该层级相应程度的负面意志的灌输,这种灌输会随着进入时间而增强。”
  “那个时候,他们将沉浸在欲望、本能和负面情绪为他们塑造的真实幻境之中,并在幻境之中经历几乎真实的一切历练,只有能够在当前层级的欲望潮流之中镇定自若,视若无物的人,才能在塔内找到前往下一层级的道路,从而在挑战层级提升的同时,实现公民等级的提升。而失败者,欲望之塔将会自动检测其理智程度,如果达到阈值,就会被踢出欲望之塔,并抽空欲望灌输所造成的所有负面情绪影响。
  嗯,为了防止有人沉迷在欲望幻境之中不可自拔,如果有人在同一层级之中坚持的时间比上一次还要短,一旦被发现三次,将会被自动降级。”
  “所有被我抽取了欲望和本能的生命体,都将从第一层欲望之塔开始挑战,测试自身理智的极限。”
  孟轩为多罗古对面前的黑色高塔做出了简单的介绍。
  “那么,你要用什么驱使他们接受训练和历练?”
  多罗古皱眉说道。
  “当然是力量、知识和权利。”
  “在魔网创立之初,我曾经为魔网制定了一定的等级权限,虽然并不完整,但至少证明了魔网具备类似的功能。我会将魔网的等级权限设定为十个等级,不同等级的公民,能够享受魔网不同程度的力量赐予,掌握不同程度调动魔网力量的权限,同时具有相应的知识获取权限,拥有更多知晓这个世界、这个时代真相的权利。”
  “他们,将在这座欲望之塔中增强他们的意志和心灵,只有能够真正掌握自己内心,掌握欲望和本能,以一颗理智之心存活在这个世界上的人,才配得上更强的力量,才够资格成为理智之光的传播者。”
  “这样,既可以避免过于超前的物质基础所带来的动乱可能,又不会让所有生命陷入虚假理智的怪圈,不靠血脉,不靠传承,不靠关系亦或者势力,每个人的心,都属于每个人自己,而欲望之塔,就在每个人的心中,掌握它,征服它,最终让理智之花在意志中绽放,这就是我所要创造文明的晋升之路。”
  “每个人,在这个文明之中,都有机会明了并掌握真正的自我,如果有一天,理智之花在世界的每一个角落盛开,我希望,这个文明的名字,能够被称为‘真我’。”
  孟轩目光幽深,似乎看穿了遥远的未来。
  这······
  听着孟轩的述说,多罗古张了张嘴,心中的震撼难以言喻,如果孟轩真如他所说的能够做到那一切,那么·······
  或许,那真的意味着一个崭新的,并且极其崇高且伟大的文明的诞生。
  不依靠血脉,不依靠传承,不依靠关系或者势力,等若打破旧有的一切,以心为基础,以认知自我和掌控自我的意志为标准,一个以“真我”为至高追求的文明······
  那似乎,确实是一个让人无比向往的文明和时代。
  “这是……你早就想好了的?还是仅仅是这几天的思考得出的计划?”
  多罗古忍不住问道,这么宏大的计划和目标,是这短短的时间内确定下来的吗?!
  “差不多,就在我想到文明这两个字的那一刹那,这个计划的大致轮廓就已经浮现在了我的脑海之中。”
  孟轩目光深远的说道。
  多罗古说不出话来。
  这个计划,真的有可能会成功吗?
  实际上,这个计划是否会成功,孟轩也并不知道,他只知道,如果真的成功,那么毫无疑问,理智之花将会照耀整个黒渊,而他,也将顺利推开原初殿堂的大门。
  “这是前人未曾做到过的事情,虽然你已经晋升零界使徒,但就算是零界使徒也存在着极限,所有这一切,肯定需要付出不小的代价吧?”
  多罗古低声问道。
  “代价,自然是有的,但在可以接受的范围,况且,这源自于原初的力量本质,本身就会将那些负面的东西转化为我的力量,所以,不用担心。”
  “你们要尽快将这一切在东半球推行下去,然后复刻到西半球。这段时间,我能感受到,来自虚界的注视,他们的攻势,恐怕很快就要来了,到时候,如果一切都还没有步入正轨,那么,当我全力应对他们所带来的麻烦的时候,恐怕分不出太多的经历顾虑这些细节。”
  孟轩对多罗古说道。
  “我明白了,我会尽力的。”
  多罗古脸色严肃的点头说道,随后,他身形化作了一道光,消失在了圣域之中。
  看着多罗古消失的背影,孟轩目光看向了远方,陷入了沉思。
  ······
  ······
  虚界之中。
  塞里奥联邦正在举行至高会议。
  所有七十二殿堂的首脑都参加了这次的会议。
  在那金色的集体潜意识大厅之中,一张拥有七十二个座位的圆桌之上,七十二个被金光笼罩着,只露出双眼的高矮不一的身影坐在座位之上。
  “诸位,七十二王柱居然陷入了混乱状态,现实世界似乎出现了巨大的变故。”
  “而且,本来这种状态下,失去了七十二王柱的阻挡,那些隐藏在黑渊之中的至高存在肯定不会无动于衷,必然会想办法拉近两界的距离,而事实上,不久前黑色真理的那场疯狂狂欢,还有我们确实感受到的两界移动都是最好的证明,这是源自世界本质的恐怖力量。”
  “然而,就在不久之前,两界拉近的趋势居然停滞了,耗费了这么大的力气,顶着巨大伤亡的压力,献祭了大量的混乱和疯狂以后,那些高高在上的至高存在们居然失败了?并且本来在缓慢减弱的两界封印居然忽然破碎了?”
  “到底是谁阻止了祂们?现实世界到底发生了什么?诸位谁还有可靠的消息来源?”
  坐在上首的最初殿堂的首脑出声向在场众人询问。
  “具体是谁做的,我们确实不清楚,那片区域原本归于七十二王柱的管辖,我们无法渗透力量,不过,倒是可以根据最后的信息,做出一些推测。”
  “我们派往现实世界的成员,在最后和我们进行联系之时透露的信息显示,现实世界确实发生了巨大的变化。”
  “一个名为真我会的组织,和多年前在扭曲影响下脱离掌控的最初之王代行者联手,他们似乎击溃了七十二王柱在地上的其他代行者,将现实世界分为两半,各自将力量推向顶峰,似乎是准备冲击七十二王柱束缚现实世界所布下的零界壁障。”
  “一切的事情,应该都和这两个人脱不开干系,可惜,他们很谨慎,早早的就将我们所属的所有力量清洗了一遍,导致我们缺少了关键环节的情报,所以最后到底发生了什么,不清楚。”
  “不清楚没关系,现在两界封印完全破碎,七十二王柱又还处在混乱状态,无心分神,两界的道路对我们来说一片畅通,只要找几个人到实界去查探一下,不就清楚了?”
  “查探?说的简单,你去?在现实世界之中,很可能存在能够阻止至高存在,让七十二王柱陷入混乱的恐怖存在,没有清楚对方来历之前,贸然前去,就算零界使徒,也存在极大的风险。”
  “那个真我会到底是什么情况?这个势力之前完全没有听说?从哪里冒出来的?居然能够影响实界的局势?本土力量么?”
  “根据最初的情报来看,真我会类似一个教派类的组织,信奉的是叫做真我之眼的存在,后来通过接触,我们的人认为其具备扭曲本质,认为很可能归属于扭曲势力,但后来该势力却又与扭曲敌对,展现出了十分奇怪的立场,即不像是扭曲一方,其力量本质也不可能是本土势力,目前有一种猜测,认为那个势力很可能和扭曲征服者有关,这是唯一合理的解释。”
  “扭曲征服者?不可能!那群老鼠现在被撵的如同丧家之犬,各大流派全都启动了应急仪式,大量的成员被留在虚界之中东躲西藏,而且,他们的总体实力你们也是清楚的,连我们在实界布局都十分困难,他们有什么资格布下能够影响实界局势的棋子?”
  “我也觉得不太可能是扭曲征服者,或许有所关联,但不能混为一谈,而且我认为,实界出现的问题,两界封印的破碎等等重大变故,很可能都与这个忽然冒出来的真我会有关,除此之外,我想不出其他可疑的势力。”
  “两界通道畅通,不管实界究竟发生了什么,这都是我们等待了无数年的时刻,就算存在危险,也必须要承担,在座诸位,有谁愿意走一趟?摸一摸实界的局势?”
  这句话一出,讨论得热火朝天的人们都沉默了起来。
  实界的状况到底如何,谁也不清楚,这种做出头鸟的事情,没有人愿意主动去做。
  “诸位,难处我也知道,危险肯定是有的,不过在座有几位的能力特殊,就算直面至高,也有极大的可能全身而退,几位有谁愿意走一趟?”
  坐在首位的最初殿堂的首脑说道?
  “既然知道风险,白跑一趟是不可能的。”
  一个矮小佝偻的身影被金色包裹,淡淡的说道。
  “这是自然,愿意去的,十年内,所属殿堂的存在之力分配份额增加三成,增加的部分从其他人的份额里平均扣除,诸位没意见吧?”
  听到最初殿堂首脑的话,其他人没有出声,表示默认。
  “如果是这样,老夫倒是愿意走一趟,也不知道多久了,没有再看看实界的风景了,真是怀念啊……”
  那个矮小佝偻的老头轻笑着说道。
  “既然您老愿意前往,那自然万无一失”
  最初殿堂的首脑对着矮小佝偻老头点了点头说道。
  “那么,事情就这么决定吧,虽然局势未能明了,但两界通道终究是畅通了,各位早做准备,一旦黑老有了消息,很可能就是我们回归实界的时刻。”
  ······
  ······
  另一边,黑暗执政官迪恩·蒂纳缇琉斯的神国之中,与七十二殿堂相对的,真理议会正在进行之中。
  一片漆黑的空间之中,显现出一双双充满了恶意、杀戮、扭曲和混乱的双眼,黑暗执政官淡金色的双眼悬浮在整片黑暗空间的最中心。
  “有人阻止了至高存在的降临,目前,我们还无法聆听至高存在们的妙音,零界和实界之中到底发生了什么,需要有人去弄清。”
  黑暗执政官沙哑如同怪物一般的声音缓缓在黑暗的之中荡漾。
  周围的眼睛充满了血腥,但却没有一个回应的声音。
  就连至高存在都被阻止了,谁也不知道那究竟是多么强大的力量。
  “没有人么?”
  迪恩·蒂纳缇琉斯淡淡的声音回荡着,带着一种极度压抑的愤怒。
  黑暗空间之中的黑暗狂涌,如同海啸和狂风。
  “我可以走一趟。”
  一个声音打断了黑暗执政官的狂怒,那是一双淡蓝色的双眼,那眼中没有恐怖的疯狂,反而有着深潭一般的平静。
  黑暗之中的狂潮在这个声音传出之后猛地平静了下来,黑暗执政官淡金色的双眼看向了那淡蓝色的眼睛,发出了低声的呓语:
  “埃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