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生活系男神 > 第29章 豆腐就酒

  两个大老爷们搓完澡,套上睡衣上楼的时候,女孩们仍在磨叽。
  “走,老韩,我请你去按摩!”
  韩路洲缩着肩膀,鹌鹑似的摇晃脑袋,怂得一批。
  “靠!你想什么美事呢?正规按摩!”
  汪言硬拉着韩路洲又上一层楼,在客房里点了两个大姐。
  “要有劲的、技术最好的大姐,没理解错我的意思吧?”
  汪言刻意嘱咐小服务生,把人家服务生为难得够呛。
  “贵宾,您要是不知道号码,那就只能排到谁算谁,最多不满意您再换。咱是真没权利替您安排,规矩搁那放着呢……”
  “最贵的全套按摩多少钱?”汪言打断对方的话。
  “298。”
  “那就是300呗?来,手机拿来,给你转1000,你下楼去把我俩的按摩帐单结掉,剩下的都是你的小费。现在能不能安排了?”
  “能,能!”服务生小鸡啄米似的点头,“您放心,我指正给您挑俩技术最好的大姐!”
  加微信、转账、收款后删除,一气呵成。
  汪言对着目瞪口呆的韩路洲挑挑眉:“老韩,趴好,等着爽吧!”
  不大一会,服务生乐颠颠回来,放下两瓶红牛。
  “贵宾,帐结好了,这是我个人送您二位的,有事儿您按铃,随叫随到!”
  韩路洲赞叹的竖起大拇指:“还是你们有钱人会玩……”
  俩大姐很快就位,不好看,但是走路架势就不一般,好似有种渊亭岳峙的宗师气度。
  上手先推一遍经络,肌肉松开之后,大泰式走起,一顿抻拉掰压踹,疼得两个小年轻嗷嗷直叫唤。
  期间韩路洲的手机响了,王雪打来的,一接通传过去的就是两个男人的鬼哭狼嚎声。
  很快,五个妹子结伴,气势汹汹的上楼,然后蹲在客房门口笑得直打跌。
  “两……两条蠢狗!”
  气得汪言喊服务生:“关门,赶人!”
  妹子们没用人家赶,互相搀扶着下楼了,再呆下去怕笑死。
  疼归疼,但是全**完以后是真的爽,简直了都。
  汪言顶着大太阳在外面奔波一星期,今天这么一泡一按,浑身都写着大大的两个字:舒坦!
  一瘸一拐的下楼,在汗蒸室找到妹子们的时候,汪言还在和韩路洲拌嘴。
  “你一个专业跳舞的,拉个筋而已,叫唤啥?”
  韩路洲还挺委屈的:“拉筋我是不疼,但是推经我疼啊!常年练舞,谁身上还没有点肌肉劳损和暗伤?”
  “你是真不嫌丢人,叫就叫呗,就不能大大方方的叫?嗯……啊……哦……噢……人家大姐看你的时候那是什么眼神?!”
  姑娘们又是锤着桌子笑。
  卢媛媛喘着粗气调戏刘璃:“你们家汪汪怎么这么逗啊?你是不是被他的好玩吸引的?”
  特意加重音的“好玩”两个字,一下让刘璃卡住了。
  热依娜吾无意中替她解围:“汪汪,那你是怎么叫的?”
  汪言扯起脖子,大大方方的嚎了两嗓子——
  “啊啊啊啊啊卧槽!”
  “唉呀妈呀疼疼疼!”
  刘璃她们当场笑趴在地上,彻底起不来了。
  等到汪言和韩路洲坐下吃了两圈水果,姑娘们才爬起来,个个满脸潮红。
  都是穿的汗蒸服,衣衫凌乱,韩路洲只敢看自家媳妇,汪言却没顾忌,一个一个瞄过去,大饱眼福。
  我去!
  汪言顿时觉得血不够用了……
  呃,是有点上火要流鼻血的意思,大家不要误会。
  换成是别的男生这么贼眉鼠眼的偷瞄,怕不是要被娘子军们弄死。
  但是汪言大大方方的看,反而没怎么着,收回来几个白眼,可也没见谁真生气,热依娜吾甚至还得意的一挑下巴。
  然后几个人就开始玩扑克扯闲篇。
  人数有点多,于是王雪拉着韩路洲到旁边腻乎去了,剩下汪言一陪四。
  来啊!谁怕谁!
  刚叫嚣完没多大一会儿,汪言就有点遭不住了。
  四个大美女,最差的卢媛媛都有80分,刚洗得香喷喷、粉嫩嫩的,就坐在伸手可触的周围,这谁受得了?
  闻汪言一阵迷糊,很快就被贴上满脸纸条。
  直到林薇薇开始频繁接电话收微信,不得不退场,地方宽敞一些,情况才有所好转。
  汪言摩拳擦掌、嘿嘿坏笑,充分发挥直男单身狗的报复心,很快将她们也糊了满脸。
  王雪和韩路洲腻歪够了过来一看,目光顿时有些怪异:“汪汪,我现在相信你从来没谈过恋爱了……”
  几个女生都笑,刘璃还怪开心的,没人觉得有什么不好。
  对待颜值6、70分的普通妹子,就要捧着,满足她们的虚荣心。
  对待颜值8、90分的女神,就要把她们拉下来,平常相待。
  因为平时捧着她们的人太多了,再捧就得上天,拽下来才能感受到新鲜。
  汪言有钱有气场又有幽默感,在她们心里,完全是个优质男人,而不是跟着蹭吃蹭喝的小弟弟。
  段位明显不一样,却跟她们认真玩,偶尔放水偶尔欺负人偶尔被反击,多接地气?
  玩起来也有意思。
  换成是一个唯唯诺诺的男生,那估计很快就会变成端茶送水的跟班。
  换成是一个仗着有钱就高高在上的二代,估计聚会很快就会散——谁还不是个心高气傲的宝宝来着?
  唯有像汪言这样,不卑不亢又不沉闷,游戏体验才够有趣。
  一顿午饭再加上几个小时玩下来,大家彻底接受汪言,闹起来就像多年同学一样。
  林薇薇回来的时候,正好赶上热依娜吾要被粘纸条。
  只见汪言大笑一声,把自己嘴唇上的纸条揭下来,上去就要糊脸。
  娜吾吓得嗞哇乱叫直蹬腿:“用茶水用茶水!汪哥,汪哥我错了,你放妹子一马!”
  结果被卢媛媛和王雪合力架住,兴奋的撺掇——
  “糊她!糊她!”
  汪言一点没含糊,上去啪一下粘脑门上,生怕不牢固,又仔细把边边角角都捋平。
  娜吾蹬半天到底没逃开,生无可恋的躺在地板上,斜眼凝视汪言——纸条挡住半边眼睛,看人只能斜眼看。
  “汪汪,咱俩结仇了你知道么?”
  汪言没说话,淡定的冲她勾勾食指。
  来,放马过来!
  小姐姐们又是一阵大笑。
  娜吾一跃而起,撸胳膊网袖子,眼看就奔着刘璃去了……
  刘璃都懵了,他欺负你,你找我干啥?
  关键时刻,林薇薇站出来给大家降温。
  “诶诶,姑娘们少爷们,别闹了,咱得换地儿了!快点快点,换衣服化妆去!”
  艾玛,称呼真难听。
  不过大家也没在意,一扔扑克牌,欢呼:“噢耶!终于可以喝酒喽!”
  汪言其实早就惦记那顿酒了,想试试看会不会出暴击是一方面原因。
  再有一个原因……
  喝酒多有意思啊,有个词儿叫酒后乱什么来着?
  豆腐配酒,越喝越有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