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生活系男神 > 第154章 真特么帅

  “小汪啊,你这个运气啊……”
  黎泽文进门就笑,显得异常高兴。
  “怎么?”
  汪言不明白情况,但是跟着笑总是没错的。
  “我们舍管室长刚好在和后勤部门的领导汇报工作,听说你的情况,后勤领导当场拍板,决定马上推动放开私人安装空调的限制……”
  “其实这个事情,5万块钱原本是很难办下来的,不过运气来了,真是挡都挡不住。你是个有大运气的人啊!”
  “111栋、112栋的全体学生,都应该感谢你!”
  “当然,具体流程全部走完,可能要等一段时间,你现在的情况是特事特办,最好低调点,不要太张扬。”
  黎泽文没有说得特别清楚,但汪言已经完全理解了其中含义。
  一方面学校确实面临着巨大的学生压力,星城的夏天,没空调简直能热死人,所以天天有学生在论坛上骂娘。
  另外一方面,汪言的举动,让后勤主管看到其中巨大的利益,索性就推一把,看看能赚多少。
  所以说,大家都该感谢汪总,从现实逻辑上确实成立。
  不晓得到时候会不会有人拉横幅堵在寝室门口,高喊“恭喜汪总喜提空调”?!
  噫,好二逼……
  汪言摇摇头,不动声色的笑道:“没什么好感谢的,我是真的受不住寝室里那种闷劲儿,感觉呼吸都上不来气似的。”
  黎泽文对寝室的状况很清楚,因此感同身受的叹口气。
  “确实,星城的夏天是有点难熬,当初我读书的时候,每天烦得想锤娘老子墙,大家熬到凌晨3点都睡不着……”
  “当时我们天天从外面带冰上楼,不过没什么用,一会儿就化光……”
  “你是真的舍得,其实再有大半个月,就不会再这么热了……不过你买台能制热的,冬天更舒服……哈哈!扯多了扯多了!”
  汪言笑笑没吭声。
  心道:半天的呼吸工资而已,只要能够换来一个星期的舒服,那就是大赚了好么?
  堂堂一个神豪,在自家寝室被闷成咸鱼干,开玩笑呢?!
  尤其马上就要军训,白天晒晚上蒸,想想都觉得惨不忍睹。
  黎泽文无法理解神豪汪的思维,但是收钱可利索,马上从办公桌里掏出一张制式的捐赠表。
  汪言接过笔,一边填,一边漫不经心的问。
  “黎哥,我听说咱们学校不让大一学生外住?”
  黎泽文点点头:“确实不行,而且管理很严格。查寝不在的话,一次扣分、两次记过、三次就找家长。年年都有倒霉蛋因此留级。”
  汪言停住笔,突然抬头。
  “可是黎哥,我家人可能时不时的就来看我,总住酒店也不是很方便,我可能很快就在附近买个房子……”
  响鼓不用重锤,黎泽文马上明白汪言的意思。
  心里暗暗咋舌,惊讶于汪言的土豪程度,然后没怎么犹豫,立即拍胸脯打保票。
  “小汪你放心,咱们这栋宿舍楼是我负责,而且我们舍管室长对你印象很好,所以除非碰到校领导查寝的极特殊情况,否则有事儿你跟我打个招呼就可以。”
  汪言笑容灿烂的拱手:“哎哟,那可真是太谢谢您了……别的现在说都没意思,以后咱们慢慢处。”
  妥,5万块钱,二次利用,爽了嘿!
  黎泽文同样很爽。
  单从今天这件事儿上,就能看出汪言是怎么一个人物。
  说句不好听的,同龄人里面,首富之子19岁的时候都未必有这份气魄和成熟。
  敢砸钱、会砸钱、砸钱能砸得人舒服,很不容易。
  夸一句人中之龙,一点不过火。
  所以黎泽文是彻底记住了这个新生,很愿意和对方保持一个良好的关系。
  不就是开开方便之门么?
  正归我管啊!
  ……
  填完表,交换手机号码,两人友好道别,皆大欢喜。
  汪言看看时间尚早,索性去教务处将学费、生活费什么的一并缴齐,然后接到京东的送货电话,才慢悠悠溜达回寝室。
  路上给黎泽文打个电话只会一声,对方说马上就到。
  爬到3楼又是一身大汗,汪言愕然发现,自家寝室门口居然围着一群人。
  有学生、有学生家长,堵在门口,指指点点,甚至有个中年妇女在跳脚大骂。
  “凭什么我儿子就要住没有空调的寝室?你们管事的人呢?出来给个说法!”
  那位送空调的安装工人被搅得直咧嘴。
  “大姐哟,我就是一个安装滴,你跟我叫个啷锤子?”
  汪言挤进去一看,发现情况很微妙。
  宋辰姐弟俩在寝室里懵逼着,左看右看,不知所措。
  他俩身后还有一个新人,憨憨的站着。
  两个安装的师傅坐在椅子上看着空调,时不时看一眼手机。
  王守中堵在门口,不让外面的人进来。
  王毅松抱着胳膊站在王守中身后,正在和那位阿姨隔空对喷。
  “麻烦你讲点道理好吧?我们自己花钱装的空调,和你们有什么关系?想吹空调,自己花钱买啊!”
  “你家大人没教你礼貌啊?怎么和长辈说话呢?啊?你什么素质?就你这样做什么大学生?我们没交钱是怎么着?来,你跟我们调个寝,份子钱该多少我补!”
  阿姨战斗力不是盖的,怼人的嘴皮子那叫一个利索。
  她儿子就在旁边,努力劝着,却收效甚微。
  那副架势,汪言极其熟悉——城中村里,多得是这种无理搅三分的女人。
  最近一段时间,汪总一直活在帝舞小姐姐们的环绕下,接触的都是Dave、于浩这种服务工作者,就像活在真空里,快要忘记现实中到底有多少恶心人、恶心事了。
  哎,没人恭喜汪总喜提空调,反倒是打上门来想占便宜……
  真可笑。
  汪言摇摇头,穿过人群。
  一看到汪言,王守中立即松下一口大气,脸部表情肉眼可见的一亮。
  “汪哥,你回来啦?哎嘛,可把我憋坏了,顶在前面不敢开骂……”
  宋辰和宋溪同时往前蹭了蹭,似乎这样就能给到汪言声援。
  那胡搅的阿姨,看到正主终于出现,嚣张的表情一收,上上下下打量着汪言。
  “同学,你走的什么门路啊?为什么学校单独给你装空调?”
  显然,她不傻。
  闹,只是一种讨好处的手段,正式谈判前的施压。
  虽然说话仍旧不中听,可这态度不就软下来了?
  王毅松喷不过人家,见到汪言同样如同见到救星般,跟着王守中喊了声“汪哥”。
  “汪哥,咱们怎么办?”
  “什么怎么办?”
  汪言施施然走进寝室,扭头扫一眼门外看热闹的人群,表情云淡风轻。
  “关门呗!”
  “啊?啊!”
  王守中一愣,随后兴奋的去拉门。
  寝室门是从外向里推的,最多能打开150度,因为天热,现在正被椅子卡在1铺床架前。
  眼看着什么都没捞到,那阿姨不甘心的跟王守中较劲,试图阻止他关上门。
  “哎,你关什么门?没做亏心事,大白天的关什么门?我就问问情况怎么了?”
  汪言一动没动,一声没吭,只是紧紧的盯着她……身旁的儿子。
  眼睛里几乎找不到什么情绪,就那么锁在对方脸上,近乎凝固。
  此刻的汪言,右手抓着单肩包,左手空着,双手都是自然垂落。
  身姿挺拔,肩部外扩却不塌陷,稍微有一点扭着头,头位却很正。
  沉默的站在那里,就像一根石柱。
  脸上没什么表情,一股沉静的气质自然而然的发散出去,落在所有人的感受中。
  沉静源自于水,海亦是水。
  此刻的汪大少,便是如渊似海般的深沉。
  那男生畏畏缩缩的,根本不敢与汪言对视,只坚持不到三秒钟,就开始用力扯着他母亲。
  “妈,你别闹了!”
  中年阿姨也已经意识到不对,瞟汪言几眼,嘴唇微微翕动着,终究还是没敢说什么。
  单对单,她不怕,但是汪言始终盯着自己儿子,这让她打心底发毛。
  手一松,寝室门就砰的一声被关上。
  汪言不屑的扯扯嘴角,回头望向那两位安装工人。
  “师傅,干活吧。”
  “啊?!哎,好勒!”
  两位师傅一怔,然后马上起身,利索的开始拆箱子。
  汪言从寝室中穿过去,路过宋辰宋溪姐弟时和气笑笑,经过那位新室友时点点头,然后拉开衣柜,又取出一包软中华。
  连带着背包里剩下那盒,一并递给两位安装工人。
  “师傅,麻烦您二位费心,装得利索点。”
  一见是两包软中华,师傅喜不自胜。
  “哎哟,谢谢谢谢!”
  “得嘞!您就请放心吧,保准给你处理到最好,一滴水都不带漏的!”
  看着两位师傅劲劲儿的开始干活,寝室里一票大学小新人简直对汪言佩服到五体投地。
  但是听着门外仍旧时不时传来的议论和骂声,宋辰却仍旧有些担心,惴惴的问:“汪……汪哥,外面……怎么办啊?”
  “跟咱们有关系么?”
  汪言哑然失笑,拍拍小帅哥肩膀,意味深长道:“自然会有人来处理的。该是谁的事,就由谁来办。我花的,可不止是一台空调钱。”
  全寝室里,没一个人能听懂。
  但是心中却不受控制的生出一种敬仰——这股范儿,真特么帅!
  大丈夫,当如是也!
  …………
  【兄弟们,看爽了投一下月票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