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生活系男神 > 第229章 查不清

  汪言撩一下眼皮,比教父更教父的轻轻挥手:“离我远点,骚。”
  吕亦晨臊得满脸通红,但是仍旧乖觉的退开两步,舔着脸继续冲汪言笑。
  教父汪没理会对方,侧头望向黑子。
  目光对视,汪言始终没开口,黑子手脚都不晓得往哪放,满脸的不知所措。
  “哎……”
  汪言真是对这种没点眼色的傻货腻歪到极致了,叹口气,再次挥手。
  “滚,谢谢。”
  “啊?啊!好好……谢谢汪爷,谢谢汪爷!”
  黑子终于反应过来,一骨碌翻身爬起。
  汪言被谢得直想笑。
  早这么有礼貌,咱们聊聊人生聊聊理想,多好?
  黑子爬起来以后,马上带队闪人,招呼都没和金主爸爸打一个。
  吕亦晨当然不可能拦着,留下又没卵用。
  爷马上就要开启跪舔模式了,有观众瞎瘠薄鼓掌起哄,容易发挥不出来巅峰实力……
  早滚早省心。
  一行人灰溜溜蹿出走廊,汪言目送一程,再次回到原本的位置上坐好。
  坐下来就是可以谈!
  吕亦晨大喜过望。
  但是,迟迟等不到大爷汪开口。
  偷眼一瞄,感觉那位爷似乎是在思考着什么。
  吕亦晨突然之间就想起大头学的那句话:你喜欢什么车?
  一时间,胆战心惊、心乱如麻。
  其实,汪言只是在考虑……要什么交待、应该再熬对方多久。
  教父汪的行事标准很简单——
  惹不起,阴。
  惹得起,刚。
  一波刚下来,吕亦晨老老实实服服帖帖的。
  可是,教父汪却仍旧觉得火候不够。
  难得机缘巧合,吓到傻屌一次,既然如此,就吓你个终身难忘,以后想起我就腿肚子打颤!
  沉默中,吕亦晨的压力越来越大。
  刚才那下错颈实在太吓人了,快如闪电,干脆利落。
  黑子多壮实的一条汉子?
  都没等反应过来呢,一切就已经结束。
  吕亦晨真信了。
  闯子大头说汪言是杀手,用腿就能夹死小二,吕亦晨信了。
  而且吕亦晨比闯子大头更有眼力,看到汪言锁人的动作,估摸着有8成可能是格雷西柔术。
  多看点UFC比赛之类的视频,格雷西柔术不难认。
  但是,那玩意在现实生活中实在太特么罕见了。
  每个城市都有大量的跆拳道馆,教格雷西的拳馆,哪怕是帝都,都不超过5家。
  有专业耍帅的跆拳道,谁特么去学地出溜啊?
  练到天下无敌又如何?
  始终只能单对单,做滚地猴。
  富二代的属性天然就契合耍帅,杀手才会去练格雷西。
  别的职业,根本没有那种快速致残致死的需要,唯有杀手和拳手——或者是性格极其残暴的人才会把精力花费在那玩意上面。
  逻辑对不对?
  对的。
  汪大少其实有同样想法,特别希望能学会一种耍起来非常帅的武术。
  可这不是倒霉么?
  就随机到格雷西了,木得办法啊!
  于是,又出现一个天大的误会。
  在如今的吕亦晨眼中,汪言=杀手=性格残暴=从小就拿活人练功。
  看看那记断颈的利落劲儿!
  快如闪电,力道随心,一看就是经历过千锤百炼!
  所以,丫到底生在啥家庭?
  矿省那地方想找个教格雷西的拳馆都不容易,更不要说练到这么强。
  得是多没正溜的家长,才会给孩子请专业名师练这玩意?!
  怕不是一家子都习惯拿人血和面蒸馒头吃吧?
  黑矿主?
  9成9!
  而且得是深山里那种私采盗采甚至火并抢矿的大矿头!
  吕亦晨的性格本来就多疑,越想越觉得是那么回事儿,越想越特么害怕,笑容越来越讨好,服帖的不行。
  沉默太久,终于忍不住主动开口,而且一张口就是彻底认怂。
  “汪少,今天的事儿都是我不对,您怎么说,我怎么做,没二话!”
  吕亦晨猫着腰,弓着身子,看起来谦卑极了。
  一方面,当然是因为怕,另外一方面,是裤子太湿,不缩着点实在太不雅观。
  汪言仍旧没应声。
  似是听到了,似是没听到。
  表情始终未有丝毫变化,深沉如一汪幽潭。
  吕亦晨一动不敢动,就那么凝固在原处。
  ……
  医院大楼外,绿化带里。
  陈宇航、林柏舟、方佟、吴凡麟缩在阴影里抽烟。
  陈宇航暴躁的骂娘:“我草****的,吕亦晨这鳖孙敢喊外人来堵我?麻痹的给爹等着,草!今儿我非把事情闹大不可!”
  刚才拉着宽面出来问事儿,正好借机抽颗烟,几人就转到绿化带,恰好避开黑子一行人,眼看着6个青年拎着家伙进楼。
  那个书包里,百分之百是武器。
  始终跟在陈宇航身旁的那个方佟,闻言问:“旭子和水货呢?咱们加起来六个人,再算上那位汪少,能拼一下。”
  “水货伤的重,大黄在搞病房经管人吧。”
  “用不着!”陈宇航掏手机要拨号,“草他么的,摇人谁特么不会啊?!”
  “航爷,你别闹!现在不是你的事儿!”
  吴凡麟肃然劝。
  刚才在汪言身旁,吴凡麟甚至都不敢叫航爷,而是直呼宇航。
  林柏舟表情凝重的问:“到底怎么回事?那头猪是汪言搞掉的?”
  陈宇航好奇心大起,按捺住性子,放下手机。
  “麟子你仔细说说!”
  吴凡麟把事情经过一字一句全说明白,三个哥们都是目瞪口呆。
  “就这么就跳下去了?!”
  “卧槽!下面要不是草坪,会死人的!”
  “不是草坪就改3楼,你以为汪言真那么莽?!”
  “那哥们真特么可以啊……”
  吴凡麟真正经历过现场,感受最深。
  “哥几个,不是跟您们邪乎啊,当时汪爷那表现,我长这么大真没在谁身上见过,后海当初的虎爷都不行,咋咋呼呼的,没那份底气,不是那个味儿!”
  “草!”
  陈宇航往地上呸口吐沫,表情很是兴奋。
  “当初那小子拆车的时候我就觉得有点生性,像个狠茬子,没想到能狠成个佛爷模样!”
  林柏舟点头:“汪言确实让人看不透,做事成熟大气。”
  “嘿!”
  陈宇航突然一拍巴掌。
  “那咱们等什么?走啊!加上汪言,弄死个吕亦晨不跟玩似的?!”
  “别,航爷!”
  吴凡麟一把拽住陈宇航,有点为难,但终于吞吞吐吐的道出实情。
  “娜吾估计是准破相了,汪爷有点上头,怼完朱季轲,又给旭子好大一脚,接下来肯定会找吕亦晨算账,跟这事儿有关的……都没跑。”
  陈宇航的脸色陡然阴沉下来,紧紧攥住拳。
  “麟子,你的意思是,爷一样在黑名单呗?!”
  吴凡麟赶紧解释:“航爷,汪爷就是火没消,事儿本身跟您关系不大,您道个歉,给娜吾买点补品留点钱,很容易抹过去。”
  “我歉个大瘠薄歉!”
  陈宇航一跳老高,怒得不行。
  “事儿不是我挑的,杯子不是我砸的,跟我有多大关系?!”
  “今儿你要不提这茬,回头我肯定给那丫头赔不是,但是想按着我脑袋去认怂,汪什么都不好使!”
  林柏舟一皱眉,苦口婆心的劝:“宇航,说到底是你先动手的,您就当没有汪言这茬儿,直接绕到楼上去看看娜吾。”
  陈宇航不但没消气,怒火反而更盛。
  “你们都虚汪言是吧?爷特么真就不信了!”
  抄起手机就要叫人。
  林柏舟见状,深深的叹口气,感觉这朋友是做到头了。
  他不是不知道陈宇航发怒的时候不能劝,越劝越来劲儿,但是人就在身旁,总得尽到最后的努力。
  今天之后,就划清界限吧……
  陈宇航最好的朋友方佟就没直接劝,按住陈宇航的手,问:“航爷,就算你要动,至少得弄清楚人家是干嘛的吧?真踢铁板上,给叔叔惹麻烦。”
  直中靶心的一句话,陈宇航终于听进去了。
  想了想,回头问林柏舟:“汪言家是哪的?”
  “我不清楚,没打听过。”林柏舟摇头。
  陈宇航冷笑一声,拨出一个帝舞女生的号码。
  “喂,找你办个事儿,你们学校大二那个刘璃,家是哪的你给我打听一下。”
  陈宇航知道刘璃是汪言的女朋友,而且听谁说过,俩人同乡,那么,问出刘璃不就得?
  等回信的功夫,暴躁的跟林柏舟闹脾气。
  “舟子,我知道你为难,不过我真对这哥们挺好奇的,今儿我非得认识认识不可!我爸一战友就在矿省某地级市暴力机关做领导,咱们等着看!”
  林柏舟摇摇头,淡漠道:“您爱干嘛干嘛,跟我没关系。”
  吴凡麟急得不行,懊悔不已,感觉今天要出大事儿。
  帝舞圈子不大,刘璃又是那届的名人,很快有消息传来。
  “鼓角是吧?”
  陈宇航得意洋洋的摇摇手机,感觉心情舒畅得不行。
  二话不说,直接拨号,而且打开免提。
  “哥几个别出声,等我打完电话再聊!”
  手机很快接通,看得出来,那位叔叔跟陈宇航的关系真的很好。
  此刻已经是凌晨1点15分,不是真的亲,谁会接你电话?
  “小航,这么晚,什么事?”
  “王叔,我这里惹了点小麻烦,大半夜的只好打扰您了。”
  陈宇航面对长辈,终于不再那么暴躁。
  “麻烦?你在天同么?”
  “没,在帝都,惹到一个人是您们矿省的。”陈宇航老老实实解释。
  “胡闹!在帝都找老陈,找我干嘛?”
  那位王叔训斥一句,但是很明显,并没有真的生气。
  “我得跟您打听一下情况啊!所有长辈,就您在矿省。”
  “行,天同人是吧?你说名字,明天我看看。”
  “嘿嘿。”陈宇航不好意思的笑笑,“不是天同……在鼓角。”
  “胡闹!隔着那么远,又不是我直管,怎么给你看?”
  王叔现在是真的有了点火气,但是陈宇航浑然不惧。
  “王叔,您找同系统的查一下呗?像你们协助办案,不是很正常么?”
  “陈宇航!谁给你惯的?!”
  王叔的语气陡然严厉起来,特别严厉的那种。
  “伪造一份文件,盖公章请兄弟单位协助调查……你知道这是什么性质吗?!”
  陈宇航懵了,赶紧道歉:“叔,您别气啊,我是真不懂!不行吗?”
  “胡闹!肯定不行啊,比我再大三级的都不敢这么办事,最近几年查得多严,协查文件都要留档的。”
  “那……能不能用私人关系查一下?”
  “你啊!你先说说吧,你到底想查什么?”
  陈宇航一下子被问卡住了,查什么呢?
  想了想,回道:“父母是干嘛的,家庭资产,有没有案底之类的?”
  “公职、私营企业主还是打工?”
  “要查的人是个大学生,父母不清楚,八成是跟矿有关系。”
  “那没法查。”
  王叔拒绝得如此干脆,让陈宇航措手不及。
  “叔,您可是那什么局的大领导啊?!”
  “小航,你对这边的情况不了解。”
  “嗯?叔,那您不说,我什么时候能了解啊?我这边挺危险的,真的特别急!”
  看得出来,王胡闹是的疼陈宇航,直到现在,仍旧保持着耐心。
  “小航,矿省比较特殊,有些城市,多山多矿,早年间很多民营小矿山,地处偏僻、监督困难,所以民间很多隐形富豪。”
  “上述是合法的。”
  “像不合法的私采、盗采,20年间屡禁不止,甚至有极长的利益链条一直……”
  “总之,极难查,别说不是在我的辖区,就算是,我都不一定能查出什么东西来。”
  “之前那个天同万家嘴案,明面老板外逃,我们很清楚煤窑的实际控制人是谁,但是银、安、工、公四家联合办案,银行流水没有、现金找不到、股权文件不存在,怎么办?”
  “差不多的情况比比皆是。”
  “一片山头,200个小煤窑,可能只有20个注册备案过,你想想其余的都是什么状况?”
  “有些矿,直到被挖空为止,都从未存在过。”
  “而且,我不会拿这种事去打扰同僚,在如今的矿省,类似的事情太敏感,如果恰好是人家的‘朋友’,人家会怎么想我?”
  “你记住前面的原话,回去转告你父亲,一个字都不要差!”
  “如果你问的是天同的私井老板,名字出来,是我认识的,我马上给老陈打电话,叫丫抽你一顿狠的,给你涨涨记性!”
  一番话,喷得陈宇航垂头丧气。
  极度不甘心。
  “那我就拿那人没办法?人家威胁我,要弄死我,我就挺着?”
  “有实际证据,报案,一切就都好办。虽然仍旧不能保证一定可以查出什么,但是收拾本人还是很轻松的。”
  “如果没有证据呢?”陈宇航仍旧不想放弃。
  “忍着!”
  王叔的语气再次严厉起来,但是,很快恢复温和。
  “小航,你要想开点,国家在逐步治理其中的乱象,可能再过个三两年,就会有一波总的清算。”
  “到那时,欺负你的人只要是沾着黑,就很难跑掉。”
  “你再忍忍。”
  陈宇航直喘粗气。
  本想在哥几个面前装个逼,结果一头撞铁板上,真特么难受!
  但是,既然叔叔不帮忙,那真就只能忍着。
  “行,叔,我知道了,您早点休息吧,我会安安分分的。”
  王胡闹嗯一声,留下最后一句警告。
  “最好如此。记住,真碰到矿省出去的狠茬子,千万别招惹!”
  “清算是早晚的事,但是在清算之前,你得保住自己,否则,什么都跟你没关系!”
  垂头丧气的挂掉电话,陈宇航开始发呆。
  夜色中,一片静默,只有烟头微弱的火光忽明忽暗。
  正烦躁着,方佟突然拍拍陈宇航肩膀。
  “航爷,看!那帮家伙走了!”
  大家抬头一看,只见黑子一行人从大楼出来,步履匆匆的赶往停车场。
  陈宇航一下子来了劲儿,扔掉烟头,一挥手。
  “走,回去找姓吕的那孙子算账!”
  四人马上杀回急诊楼,绕一圈,终于在手术室前面发现吕亦晨。
  没等到跟前,远远的就看到吕亦晨撅着屁股,猫着腰,傻哔似的杵在汪言面前。
  卧槽!
  陈宇航傻了。
  耳听为虚、眼见为实,吴凡麟吹得再厉害,都不如眼前这一幕对大家的冲击大。
  陈宇航一身宁折不弯的小暴脾气,跟谁都没怂过。
  此刻,接二连三的受到震撼,终于动摇。
  原本六亲不认的步伐,不由自主的放轻,有些踯躅。
  听到杂乱的脚步声,吕亦晨仍然没动,端坐在简陋长椅上的汪言侧头望来。
  微微颔首,面容沉凝。
  陈宇航,下意识的落到最后。
  ………………………………
  原本不想写这么敏感的内容,你们总是喊查,行吧,科普一下我所知道的情况。
  开书的时候就考虑过底细问题,所以才将背景放到矿省。
  实际情况,就是如此。
  当年全国大型券商的老总要查一个客户,找人行都没搞明白具体资产,真没那么容易。
  身份证、住址都好查,然后呢??
  再有系统补银行痕迹的窟窿,基本上,不是省级大佬动用三部联合当做大案来查,本地主官都不太可能搞清楚情况。
  而且后面的剧情,其实会有一些骚操作的,希望能顺利写出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