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生活系男神 > 第305章 核弹大小姐

  魔都天气不错,航班没有延误,1点钟左右汪言就带着何苗苗出了航站楼。
  嘉里酒店的司机就在虹桥机场VIP停车场等着,装上两人的行礼,直奔酒店驶去。
  才一打开手机,微信电话就疯狂轰炸过来。
  汪言只接了喜子哥的电话:“我马上到,时间来得及吗?”
  “来得及,大家都在海底捞旗舰店,你是不是要回酒店一趟?”
  “对,得见见艾总和张总,这边谁在接待?”
  “咱们的运营总监在那边,正在接待从外省赶来的粉丝,我这里要忙疯了,你抓紧吧!”
  “我衣服在谁那?”
  “找你那个私人管家,王有财,应该是他在经管着,挂了啊!”
  汪云喜说挂就挂,都没给汪言吐槽的机会。
  人家叫RichWang,王有财是什么鬼?!
  结束通话,何苗苗好奇的问:“哇,你们的比赛搞得场面很大啊?”
  “应该是不小。”
  汪言实在摇头:“但是具体有多大,现在我都不清楚。”
  “那肯定很好玩!”
  何大小姐眼睛一亮,兴致勃勃的扭两下身子,有点坐不住了。
  礼宾车在酒店门口停下的时候,今天活动的规格展现出冰山一角。
  嘉里酒店的LED显示屏上反复滚动着一行字:热烈欢迎王庭娱乐贵客光临魔都嘉里大酒店,预祝大家吃的顺心、玩得开心、住得安心。
  Rich就守在门口,第一时间为汪言提行李、领路。
  艾总则在大堂里等候,看到汪言出现,立即带着大家迎上来。
  “欢迎欢迎,汪总,祝您今天大展宏图!”
  “多谢多谢,艾总您太客气了。”
  对方为招待汪言,出动整整一个正总加三个副总,以及倍数的服务生和迎宾,呼呼啦啦一片人,蔚为壮观。
  何苗苗小声嘀咕:“人不大,排面不小嘛……”
  汪言只当没听到,继续和艾总寒暄。
  客套一阵,酒店的客人频频投来瞩目的眼神,惊讶羡慕惊艳……不一而足。
  那种感觉并不自在,幸好艾总很有眼力,马上邀请:“我们上去聊?”
  “客随主便,请!”
  一行人直接去贵宾廊。
  楼上,两个中年人正在会客区的沙发上闲聊,看到汪言艾总等人,起身迎上来。
  艾总拉着来人给汪言介绍。
  “汪总,我来为您介绍一下,林祥荣林总,港荣食品公司的总经理。”
  “林总您好。”
  “汪总您好您好!我系林祥荣。”
  林祥荣长着一张乡间老农的脸,皮肤微黑,沟壑纵横,手掌宽大有力,一口标准粤普。
  汪言心里一动,突然想起这位是谁了。
  蒸的蛋糕,蒸的好吃,就那家的。
  “久仰林总大名,我很喜欢你们家的蛋糕。”
  林祥荣手一挥:“汪总喜欢,现在我就给您拉一车来嘛,给大家当个零食啦!”
  你想的美。
  现在的海底捞,明面上摆放的所有食品、饮料,都是交过赞助费的。
  不花钱就想进门?
  你肯送,我肯收么?!
  “林总客气了,下次有机会,我们可以考虑一下合作。”
  汪言点到即止,转头望向另外一人。
  艾总适时介绍:“汪总,这位是猫熊TV的施总。”
  施总是个身材敦实的中年人,外貌是相书里的那种贵相,宽面阔鼻,眼睛看上去很深沉。
  “汪总年少有为,久仰久仰,今天不请自来,只为混个脸熟,打扰之处,万望海涵!”
  施总说话文绉绉的,有点……那个。
  一听到猫熊TV,汪言顿时明了对方的来意,握握手,笑而不语。
  在会客区围一圈坐下,服务生端来香槟、红酒、果盘,一群中年大叔拱卫着汪言,开始闲扯东西。
  汪言其实顶不耐烦应付这种虚头巴脑的场面,但是,个人的层次到那个位置了,有些事情就是难免的。
  干什么都讲究个身份对等,人家不耐烦和汪云喜谈,只认汪言,木得办法。
  反过来讲,这对汪大少而言,其实是好事儿。
  社会地位是哪来的?
  有多少人认你。
  是认,不是认识。
  认,代表着可以调动的社会资源,以及与之相应的口碑和名声。
  身家好几亿的矿老板出省就不好使,压根没人叼,就是因为影响力只局限于那一座矿城。
  汪言的财富增长速度,注定不可能局限于一隅。
  而且,汪大少的情况,格外不同。
  一方面,要藏身于幕后,将自身隐藏在迷雾中,以神秘形象面对大众。
  另外一方面,要努力获取应有的社会地位,展现自身价值。
  所以,最好的办法就是不接受采访,闷头做事悄悄浪,但是保持和同等层次的人群的接触。
  目标不算难,因为类似的商界大佬不在少数。
  比如龙湖的吴姐,华为的任总,明天系的肖建华,矿省的姚氏家族……
  在当前的时间节点上,认识上述大佬的普通人应该不多。
  汪言的目标就是成为一个普通人只闻其名、未知其事的隐藏BOSS,在发育成型以前,不接受任何公开采访,不上任何公众传媒。
  因此,和商界精英的接触,就更显得必要且有意义。
  更何况,对面那两位,都是散财童子……散财大叔……明摆着是来交钱的。
  但是汪言一点都不急切,对于对方主动抛来的橄榄枝,只是笑着避过。
  现在有什么好谈的?
  今天的活动搞完,你们拿出具体条件来,咱们再谈!
  如果诚意仍旧不够,以后都别谈了。
  正题聊不下去,那就只能商业对吹。
  贼吉尔没意思。
  东来西去的闲扯一阵,汪言看看手表,主动举杯。
  “两位前辈如果有时间,晚上来我们的比赛现场指导一下?”
  “故所愿不敢请尔!”
  施总拽文很厉害,文化人标签时刻紧贴。
  “那系得去,我很喜欢看她们吃饭,难得有现场看,要喝一杯的啦!”
  林总说短句的时候铿锵有力,一旦多说几个字,马上就变画风。
  汪言估摸着,林总应该是刻意练的短句,管理下属专用。
  “少陪,再会!”
  大家碰杯,约定到场时间,汪言拉着何苗苗上楼,留下一群中年大叔继续闲扯淡。
  施总感慨万分:“大方得体,沉稳慎言,不容易啊!”
  一句不容易,听着轻飘飘的,可是过来人都能理解那有多“不容易”。
  人到中年,回首初时,大多会觉得当初的自己幼稚可笑。
  正是因为自己亲身经历过,所以再看现在的年轻人,乱七八糟的毛病一目了然。
  虚荣、浮躁、油滑、似勇实怯、好面子、爱放豪言……等等等等,都是年轻人身上常见的问题。
  但是汪言身上没有,最起码,他们没发现。
  这是一件很了不得的事。
  尤其是有求于汪言的施总,感触最深。
  捧得高高的拍半天马屁,换个小屁孩早就被哄得找不到北了,王大少都吃这套,可是汪言呢?!
  聊半天,一句准话都没给!
  就没见过这么沉得住气的小屁孩!
  愁得施总直皱眉头,一口半杯香槟。
  林总好奇的问:“酒店房间都系汪总订的么?”
  “对。”艾总点头,“直接拿下我们两层楼,两间总统套房。”
  施总心里对汪言有点不满,可是仍旧得跟着夸:“汪总豪气,有孟尝之风。”
  “施总,你们都是搞直播滴,前景怎么样啊?”
  “前景嘛,都在上市里,跟你们搞实业的没法比,赚的都是辛苦钱。”
  艾总指指对方:“割韭菜确实辛苦,得弯腰!”
  “哈哈哈!”
  施总大笑摇头:“割得成割不成,总得奋战三年才知晓,可惜汪总不肯移师,否则何愁大事不成!”
  林总深有同感:“王庭娱乐在网络上滴影响力,我一个搞实业滴看着都眼热,你们做平台滴,确实系天生滴牌搭子。”
  施总转头望向艾总:“艾兄,能不能再帮帮忙?”
  艾总苦笑摆手:“关系没到那个份儿上,我怎么帮忙?今天晚上,鱼平台的人也在,你们自己斗去,我只负责看热闹。”
  施总不死心,林总更不会死心,对视一眼,同时打定主意——
  今天晚上,要好好验验王庭娱乐的成色!
  ……
  汪大少没亏待何秘书,给她单独订了一间总统套房,排面相当可以。
  两间总统套不在一层楼,所以各回各屋。
  临别前,何大小姐打个哈欠,怨念满满的吐槽。
  “你们好无聊,都给我待困了……你和我爸肯定能聊到一块儿去,转着圈圈绕来绕去,一袋瓜子全磕光都不带有一句正经东西的。”
  汪言坏笑:“那你以后叫叔叔吧!”
  “我呸!”
  大小姐噔噔噔快步出门,留给汪言一个傲娇的小马尾。
  “死变态,你的OL工装没啦!”
  我就没指望过真会有,好吧?!
  汪言摇头笑笑,继续上楼。
  何大小姐的行李箱里,九成九没有制服,她就不是听话的主。
  而且,她穿制服未必好看,太青涩,表现不出那种风情。
  除非……
  呸呸!
  不能想,夹死夹死!
  汪大少悠哉回房,在衣帽间里找到西服,看着那抹蓝,心情变得极好。
  帅的哟!
  待会非得震震何苗苗不可!
  皮鞋领带一应俱全,但是汪言没扎领带,里面搭一件嫩绿色的衬衫,走休闲风格。
  对着镜子照照,感觉那块离岸皇橡不是很搭,解下来放到行李箱里。
  全身上下,再没有任何饰品,袖扣都不存在。
  唯一的金属物体,就是LV的腰带扣,极简又极奢。
  “汪总,您真帅!”
  Rich恰到好处的送上一个略显浮夸的马屁。
  汪言笑笑,没理会有财。
  拎上包,出门下楼,去找何苗苗。
  大小姐已经换好衣服,正在梳头发。
  女管家给开的门,汪言漫步到衣帽间才找到大小姐,一眼望过去,顿时就是一呆。
  你妹的,太好看了趴?!
  大小姐穿着一件斜肩礼服裙,左肩是亮晶晶的流苏,右侧肩膀和手臂整个露在外面,肩颈线条直到锁骨,性感得一批。
  裙子的下摆很蓬,盖到脚腕处,是非常少女的渐变翠绿色,里面第二层点缀着颗颗碎钻似的东西,在灯光下,bulingbuling的闪。
  因为是长裙,所以看不到下身的线条,但是非常仙,需要极高的颜值才驾驭得住。
  而恰好,何苗苗最不缺的就是颜值。
  小仙女今天难得的化了一点妆,粉润带水光的唇彩,睫毛轻轻打上去,粉底液敷脸,薄薄刷一层粉,完事。
  简单的妆容不会喧宾夺主,却彻底释放出她的美丽,明眸善睐,顾盼生姿,唇瓣如花,贝齿如玉。
  汪言目瞪口呆好一会儿,突然意识到镜子里能够看到自己,马上收敛猪哥相。
  “裙子真好看!”
  “好看吧?嘻嘻!”
  何苗苗蛮好哄的,一句夸奖,让她特别开心的显摆起来。
  “是我成人礼时我妈妈找ElieSaab订制的,当时足足等了有半年,临到18岁生日才做好,幸好之后我就没怎么再长了,不然就不好看了!”
  汪言并不晓得那是谁,随口问一句:“高定啊,那挺贵吧?”
  何苗苗忙着对付头发,漫不经心的回道:“还行吧,不到28万欧元,用了那么多钻石,算可以的。”
  噗!
  汪大少一口口水差点喷出去,身后的管家和服务生更是瑟瑟发抖。
  28万欧元!
  小300万人民币,是我西装的十倍!
  大小姐,你到底是啥家庭?!
  汪言马上改主意:“今天对外介绍,你就是我的秘书,不许耍赖!”
  “知道了知道了,德性!”
  何苗苗翻个白眼,从行李箱里取出一个结结实实的大木盒,打开,拿出一条项链。
  当汪言看到那枚吊坠时,立即就知道,事情并不简单。
  眼观鼻鼻观心,安安分分,不敢问。
  结果何大小姐非要显摆。
  “人家为了让你够排场,才把压箱底的财产都戴出来。你看我的项链,和衣服搭不搭?”
  汪言能怎么办?
  点头呗!
  “好看,特别好看!”
  “嘻嘻!是梵克雅宝的高定呢,世界仅次一条!”
  何苗苗开心的把项链戴上去,汪言又没忍住,暗暗吞了口口水。
  项链设计得……不知道该怎么形容。
  形状非常复杂,并且不是那种规律对称的形状,汪言就知道吊坠上的宝石肯定很值钱。
  火红火红的,被拼接成一朵肆意蔓延的花,底座上有片片翠绿。
  “片状鸽血红+哥伦比亚祖母绿,宝石本身其实不太贵啦,但是梵克雅宝的隐秘镶嵌技术太厉害,做出来的东西真是美到不行……为了你的面子,今天我可是下血本了!”
  大小姐满脸求表扬,汪言打死都不问价格,只是微笑点头。
  “再好看都只是陪衬,你才是最美的。”
  “是吧是吧?哈哈!”
  何苗苗顿时嘚瑟得不行。
  汪言呢?
  其实也很开心。
  俗话说,看一个男人是什么成色,看他的女伴。。
  今天有缘,把盛装何大小姐牵出去,那是什么当量?!
  憋说话,炸就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