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灾厄收集者 > 第五章 A级天赋,灾厄偶术!

  月光撒落,照映着商场内的血腥。
  无数冤魂咆哮着冲向某处,几只由火焰组成的人形怪物正在欢乐的吐着火苗。
  这……
  顾与笙控制肉球击杀最后一只妖怪后就回过了头,而呈现在他眼前的却是这一幅诡异且醉人的场景。
  这时,顾与笙眼前的屏幕一黑,画面定格在这里,屏幕中央呈现出几行银色的字体:
  第一章:医院初生(已通关)
  是否进行评级?
  ……
  顾与笙愣了下,这就通关了?!
  是不是有些太简单了些?
  抛掉脑中的疑惑,顾与笙直接开口道:“进行评级。”
  哎~
  屏幕上居然没有评级键,这是逼着他让他说出来啊。
  就在顾与笙的话音刚落,然后屏幕上就出现了一行字:
  是/否
  顾与笙:“……”
  再次抿了一口凉的不能再凉的茶水,苦涩的感觉在口中散开,顾与笙那微微有些恼怒的心才平静了下来。
  鼠标点在“是”上,屏幕一黑,然后一行行的银字:
  通关成功——通关基础得分+60分
  不辱神话——每次都是一击必杀目标+10分
  回溯——读档超过一次+10分
  火焰神通——在肉球状态下打出火焰附加伤害+10分
  非人——第一章通关未化人-5分
  本章评价:85分(A级),获得通关奖励“魔丸(残)”
  ……
  突然,主机光驱突然弹出,光盘从内飞出,重新化作了黑色戒指套在了顾与笙的右手上。
  唰!
  戒指刚落在手上,一颗火红色的珠子便出现在顾与笙手中,与此同时,顾与笙脑中也显示出这颗珠子的基本信息:
  名称:魔丸(残)
  分类:觉醒物品
  等级:地灾级
  属性:火/魔
  作用:吞服后觉醒一项与火/魔双属性的天赋,有几率激发自身基因,融合隐藏天赋,形成新天赋。
  介绍:这是由魔丸分裂出的一个分体,除了等级低些以外,它拥有魔丸的一切属性。
  ……
  顾与笙看着手中的魔丸,情绪没有一丝激动,这玩意,吃了后能觉醒超能力,但,跟他有个毛关系?
  他只想在这里来个小店,做点木偶而已啊。
  “厄言戒提示:吞了它,可能会突破雕刻大宗师。”
  咕咚!
  黑色戒指的提示刚刚落下,顾与笙便一口吞下了魔丸。
  开什么玩笑,他问过厄言戒,宗师级后面是啥,厄言戒告诉他宗师级后面是大宗师级,这个等级是当前地球人的技艺最高级,不可能凭经验突破。
  而刚才他听到了什么?
  吞了这珠子有机会能突破大宗师级!!
  于是,顾与笙毫不犹豫的吞下了魔丸。
  然后……
  他就昏了过去。
  ……
  次日,清晨。
  鸟儿的叫声将顾与笙吵醒,他打了个哈欠就坐了起来。
  揉了揉脑袋,顾与笙似乎有些清醒了。
  “神他喵鸟儿,现在的城市那里还有鸟?!”
  顾与笙一脸古怪的听着耳边的鸟鸣声,不禁有些诧异。
  唰!
  顾与笙眼前突然多了一个界面,上面是他的天赋介绍。
  天赋:灾厄偶术
  分类:傀儡系
  等级:A级
  属性:灾厄
  作用:以灾厄产生的负面情绪为材料,凝聚灾厄魔偶战斗。
  介绍:这是由魔丸(残)生成的天赋“赤魇”与隐藏天赋“祸傀之主”的融合天赋,拥有火属性魔气和收集灾厄制作傀儡的能力。
  ……
  接着,顾与笙还没反应过来呢,界面再一次刷新。
  姓名:顾与笙
  天赋:A级,灾厄魔偶
  等级:星痕境Lv.1
  属性:灾厄
  职业:雕刻大师
  ……
  一个很简单的介绍,并没有什么亮点,因为这里面很多东西顾与笙都不知道是啥意思。
  不过,这没关系。
  反正他只要知道现在他只要勤学苦练就能成为大宗师之上就行了!
  于是,作为未来的大宗师之上,顾与笙再次拿出了上次剩余的灾厄材料开始雕刻起来。
  那么大块的木头,他当然时取一小块雕刻了!
  不过,剩余的灾厄材料也只够顾与笙再雕刻一次而已。
  这次,他准备雕刻一个女化的哪吒。
  而且,这次他要做的是木偶。
  哎~
  又是枯燥而无味的一天。
  一个优秀的雕刻大师要的就是能守住这寂寞,不被世俗干扰。
  又是几个小时过去了……
  顾与笙终于完成了这一个“女化的哪吒”,而且,他还用剩下的材料给她做了一个小锤子,模板是雷神喵喵锤。
  打磨完木偶,顾与笙把她装好,然后满意的看着自己的作品。
  嗯…
  好一只又萌又可爱的小萝莉!
  就在顾与笙看着自己的作品沉迷时,一阵电话响声将他吵醒。
  “当我们都变成木偶人,你何苦……”
  顾与笙正在欣赏自己的作品呢,听见有人打扰,面色有些不善,可惜电话那头的人看不到。
  拿起电话,顾与笙道:“喂,哪位?”
  好吧,他好像顺手就给接了,根本没看是谁来的电话。
  “顾哥,是我啊。”
  电话那头的声音令顾与笙一听就知道是谁了。
  他是自己的一个朋友,呃……他为数不多的朋友之一。
  于凉诗。
  “什么事?”
  顾与笙还在为他打断自己欣赏自己作品而恼怒。
  “顾哥,快来学校,出大事了!”
  说完,于凉诗便挂掉了电话。
  顾与笙皱了皱眉头,学校?
  如果于凉诗不提他还真忘了自己在那所新建起的鲁青大学内还挂着一个美术老师的名号。
  再次关上店门,顾与笙打车前往了鲁青大学。
  司机叔叔看起来是个很朴实的人,反正长得是挺朴实的。
  “师傅,鲁青大学,谢谢。”
  听见顾与笙说去鲁青大学,那司机叔叔有些惊讶道:“小伙子,你是鲁青大学的学生,我听说现在那里的录取线不低于清华北大啊。”
  顾与笙摇了摇头:“我不是学生,我是那的美术老师。”
  噗!
  司机叔叔差点一口老血喷出来,老师?这么年轻?
  听说鲁青大学的背景很深啊,那些有钱有势的富家弟子想走关系进入根本不可能,这人这么年轻就是老师了?
  一路上,司机没有在说过一句话,顾与笙也是安静了。
  其实他也很奇怪啊,鲁青大学,这是在三个月前刚建起来的一所大学,一路上是绿灯不断,不管是教师资源还是其他什么的都是顶尖的。
  所以,他才靠着雕刻大师的身份进入的。
  不然,他都进不去。
  毕竟……
  自己已经长大了,已经是个成熟的乖宝宝了,不能靠着大学生这身份混入校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