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灾厄收集者 > 第十章 身法命名,碎梦魔影!

  “她是谁?”
  教官虽然被萌化了,但是作为军人,他不能放过任何一个身份不明的外来者。
  顾与笙对教官笑了笑:“教官,这是我的天赋产物。”
  天赋产物?!
  教官严肃的看着顾与笙肩膀上的竹雨,问道:“有智慧?”
  顾与笙点了点头。
  教官突然一拳轰向了顾与笙肩膀上的小竹雨。
  轰!
  竹雨虽然不知道这个明明没有恶意叔叔为什么要打自己,但她还是小手一伸,一柄迷你小锤子便出现在她手中。
  手中银色小方锤一转,便朝着教官砸了出去。
  轰!
  小竹雨不愧是人祸级,手中的小锤子砸出去应该有星痕境九级的力量了,跟别提上面还附带着魔气火焰。
  教官也不是吃素的,虽然他只用了四分力,但还是挡下了小竹雨的一锤。
  “教官,你什么意思!”顾与笙见此脸色有些阴沉道。
  教官稳住身子,对顾与笙道:“星痕境九级。”
  顾与笙虽然生气,但他也不傻,瞬间明白了教官的意思,然后被吓了一跳。
  小竹雨……
  星痕境九级?
  开什么玩笑!
  顾与笙摸了摸小竹雨的头,对教官微微躬腰敬礼,以表歉意。
  教官见前十的教师都来齐了,便转过头去对着那群教师道:“单人人机你们通过了,可是更高一级的却没有资格进行,所以,这次,你们要进行真人对战。”
  一众教师闻言,脸色一变,但却因为教官的威严在,也不敢说话,只能接受。
  教官讲好对战规则后对又开始点名了。
  “侯白,对战,顾与笙。”
  “宇文落,对战,舒清雅。”
  “吴瑞超,对战,陈垣。”
  ……
  分配完了各个教师,教官咋还跳到树上盘曲而坐,认真的看着进行对战的众人,以防出现什么意外。
  大家都没有想到,原本朝夕相处的同事有一天对于自己进行这种战斗。
  除了……
  侯白。
  “哈哈,我早就想揍一顿这个只会玩烂木头的娘炮了!”
  侯白大笑着,便直接对教官道:“教官,开始吧!”
  教官撇了他眼,轻蔑道:“在生死搏斗的时候了没有裁判给你指挥比赛。”
  话落,顾与笙与侯白都同事出手。
  呼~
  一大群呜呜泱泱的黑色魔气蝴蝶冲向了侯白,侯白全身蓝光一闪,一片由水元素组成的水幕巨盾就立在了他面前。
  嗡嗡~
  魔气蝴蝶竟直接穿过了这层水幕,冲向了侯白。
  侯白一愣,正打算去抵挡魔气蝴蝶,却发现这群蝴蝶境同穿过水幕一般穿过了自己。
  侯白:???
  这是啥技能?视觉骚扰?
  顾与笙手中魔气缠绕,一拳轰向了侯白。
  侯白正在那为魔气蝴蝶穿过自己而发愣呢,那里来得及闪避与防御?直接被顾与笙这一拳完完整整的命中,魔气入体,那巨大的冲击力让他不自觉的倒飞了出去。
  噗!
  在空中的侯白一口鲜血吐出,然后身后一阵青光闪过,一面柔软的海绵墙突然出现将他稳住。
  海绵墙直接卸掉了顾与笙这一拳的之少四成的力量,侯白也只是吐了口鲜血而已。
  唰!
  侯白右手一抬,空中突然出现了十几根钢针飞速地射向了顾与笙。
  顾与笙并没有闪避,而是义无反顾的冲了上去,如此同时,在顾与笙前方,一群黑色的魔气蝴蝶也呜呜泱泱的冲向了侯白。
  侯白见此,看向顾与笙的眼神中不禁带上了一丝不屑。
  同样的招式,我还会输两次吗?
  天真!
  侯白这次没有去管那些蝴蝶,而是再次凝聚的几根钢针射向了顾与笙。
  顾与笙心底一笑,在钢针快要碰到自己的时候心念一动,引爆了所有的魔气蝴蝶,然后开启了魔躯,化作了一群如泡沫虚影般的蝴蝶飞走了。
  轰!
  魔气蝴蝶内的魔气与周围的灵气一接触,便产生了爆炸,或许一只魔气蝴蝶的爆炸伤害不高,但二十几只,三十几只呢?
  侯白没有想到,原本他认为已经是无用之物的魔气蝴蝶竟然是如此恐怖的催命符,直接将他炸的血肉模糊,如果不是教官及时出手的话他肯定要在医院躺上个一两年。
  唰!
  见教官将侯白救走,顾与笙知道这一场是自己赢了,便重新化作人形缓缓下落。
  重新组成人形的除了顾与笙以外还有他肩膀上那个那个被魔气蕴养的小家伙。
  “呀!好好玩!”
  小家伙似乎对这个魔躯技能很感兴趣,吵着要顾与笙再来一次。
  “小竹雨乖,我们晚上在玩好不好?”顾与笙对着肩膀上的竹雨小声哄道。
  竹雨歪着她的小脑袋想了想,然后答应了顾与笙晚上在玩,然后安安静静的坐在顾与笙肩膀上荡着精致的小脚似乎很开心。
  呼~
  顾与笙见竹雨安静下来后不近松了一口气,要是真让这小家伙闹起来,这个屋子的人,除了教官了都挡不住。
  继续望向周围的一众教师,顾与笙缓缓走进了人群中。
  一旁的宇文落说到底还是教语文的啊,见到顾与笙后赞扬道:“顾老师的身法可真是奇特啊,以身化蝶,如梦如幻,释放时如同梦境的泡沫虚影般,虚实难鉴,可谓是……美妙绝伦啊!”
  顾与笙眨了眨眼,自己这技能原来这么好看的吗?
  接着,宇文落又问道:“不知顾老师这身法可有名否?”
  顾与笙心底突然开始打死了小转盘,自己的取名天赋真的是不好,魔躯这个名字时又老又土又难听,不如让宇文落给取一个?
  想到这,顾与笙也没有扭捏,对宇文落笑道:“这身法今天刚刚领悟,还没有起名字,听说宇老师是鲁青大学的人气老师,正好钻研文学,不如由宇老师给个身法起一个名字如何?”
  宇文落闻言,则是一笑,顾与笙着性格让他羡慕的同事也有欣赏,于是也没有拒绝。
  于是,他便闭上眼睛思考起来。
  许久,才睁开眼睛,看向了周围抱着期待的眼神,自信一笑,然后转头看向了顾与笙,自信开口道:“此身法,如梦如幻,美妙绝伦,形如梦境泡沫破碎,意似魔王降临,不如就叫……”
  “碎梦魔影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