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灾厄收集者 > 第十二章 超凡惊世,星门开!

  “呀!爹地再来一次!”
  “呀!好好玩!”
  ……
  教师宿舍内,顾与笙一边释放着碎梦魔影逗竹雨开心,一边揉着大腿。
  他们白天结束对战后效果很不理想,居然都有人已经觉醒了还不会运用灵气!
  上了擂台后全程都在挨揍,最后教官都快看不下去了,亲自上台把拿货给揍了一顿。
  那惨叫,真的是……
  响彻于校园,完全不亚于教官的哨声。
  后来,教官让对战完毕的教师们都围着操场跑了五十圈,期间还不能使用灵气与超凡力,那些炼体者与觉醒了身体强化类的教师们可惨了,一个个都跑了不下于百圈,跑完后的他们就像是刚从火焰山中心走出来的一样,有些人衣服都掉色掉的变成花花绿绿的白衫了。
  顾与笙他们虽然没有那些教师训练的惨,但也被教官给训练的累扒下了,而且……
  他回来后还不能休息,他答应要陪竹雨玩的。
  如果现实世界与网络世界相等,那么此时的顾与笙脸上就会出现四个大字:
  生无可恋
  ……
  终于,小竹雨终于是玩累了,趴在顾与笙肩膀上睡了起来,那小模样,顾与笙一天的不满也随之消散。
  轻笑了一声,顾与笙没有选择修炼,而是选择先睡了一觉。
  他虽然身体被魔气滋润的充满活力,可是他的精神早已千疮百孔,他需要休息。
  脱掉衣服,躺在柔软的大床上,顾与笙感到了一阵不现实的舒适感。
  在这个新时代,这种舒适,代价太大。
  “叮!”
  刚躺下没多久的顾与笙耳边突然传来了手机的信息提示音,他打来手机一看,是自家妹妹发来的。
  苏兮怜:哥,你怎么不在雕刻店?
  嗯?
  妹妹怎么来青岛了?
  想到这,顾与笙手指飞快打字道:你现在在哪?
  苏兮怜:呜呜呜~哥你变了,你以前不会彻夜不归的,你不会害得妹妹流露街头的,呜呜呜~
  顾与笙:我不是给你雕刻店的钥匙了吗?
  苏兮怜:你难道就忍心让你可爱的妹妹独自一人过夜吗?
  顾与笙:嗯。
  苏兮怜:呜呜呜~我要告诉老妈,说你欺负我!
  看到这条消息,顾与笙心底一怕,他这妹妹什么都好,就是这个粘人,成问题啊!
  他家里他这一辈就只有苏兮怜和他,由于顾这个姓给妹妹起名太不合适,所以,苏兮怜随母性。
  同时,自家老妈也最疼她。
  想到这,顾与笙连觉也不睡了,穿上刚脱下来没多久的衣服就下了床。
  ……
  鲁东,青岛,某街道,顾苏雕刻店内。
  苏兮怜正拿着手机给顾与笙发着装可怜的信息,嘴里还含着一根草莓味的棒棒糖。
  扶了扶自己有些歪斜的白色鸭舌帽,苏兮怜头顶的“小妖怪”三个大字在这灯火通明的房间里最为明显。
  苏兮怜也不是没事就来青岛的,她考上了最近火爆无比,就算是自家古板的老爷子叶颇为满意的鲁青大学,正好自家老哥也在青岛,还不用租房子了呢!
  就在苏兮怜考虑着自己该怎样进行大学生活时顾与笙回到了小店内。
  一进门,顾与笙就看见自己之前闲来无事买的棒棒糖不翼而飞了,不用想他也知道这是谁的杰作。
  进去内屋,顾与笙也看见自家机灵可爱的妹妹。
  此时的苏兮怜还没发现顾与笙的到来,而是坐在桌子上不断晃着小脚,也没穿鞋,光着脚丫一脸傻笑的看着手机屏幕,似乎发现了什么有趣的事情一样。
  顾与笙见此,忍不住上去给了苏兮怜一个暴栗,疼的苏兮怜捂着脑袋,眼睛中似乎有泪水在打转,鼓这腮愤怒的看着顾与笙。
  补偿的摸了摸自家妹妹的小脑袋,却换来了妹妹的一个白眼,顾与笙才正色道:“说吧,来青岛干嘛?”
  苏兮怜突然漏出一副笑容,嗲声嗲气道:“哥~我想你了~”
  咚!
  又是一个暴栗敲在了苏兮怜的小脑袋上,疼的她是一阵呲牙咧嘴,不满道:“哥,你这么会把我打傻的!”
  顾与笙笑了笑:“不怕,你傻了以后还有爸妈养你。”
  “切!”
  这番说辞自然是换来了苏兮怜的白眼,不过顾与笙也不生气,继续道:“这次好好说话,到底来干嘛。”
  苏兮怜见自家老哥这副不懂幽默的样子,不禁也失了兴趣,便将自己来青岛的目的全盘托出。
  “哥,你知道最近很火爆的那所鲁青大学吗?”苏兮怜神秘道。
  “知道。”顾与笙有些奇怪,他还是鲁青大学的教师呢,怎么会不知道?
  苏兮怜一脸自豪道:“哈哈,本姑凉天资聪慧,十六岁越级直接考上了鲁青大学!你羡慕不?”
  顾与笙看见自家妹妹那副自豪的表情,脸色不禁有些古怪,道:“不羡慕,一点都不羡慕。”
  “哼,我看你就是死鸭子嘴硬!现在的鲁青大学可是全国第一大学,北京已经有很多富二代开始拖关系想进鲁青大学了!”苏兮怜没有看见顾与笙那副古怪的表情,而是开始晃着小脚丫自顾的说道。
  之后,就是苏兮怜一边夸着鲁青大学多么多么好,自己有多么多么羡慕,一直没发现在一旁想笑又在强忍住笑容的顾与笙。
  直到,顾与笙真的是有些憋不住了,开口打断道:“听说鲁青大学有一门雕刻学,你有空的话也去看看,总会对你有帮助的。”
  苏兮怜闻言也是一阵无语,自家老哥这什么都好,就是这个对木偶已经喜欢到无法自拔的情况容易找不到女朋友啊!
  “行了行了,知道了,我会去报的,到时候给你把课堂笔记拿回来给你研究好吧。”苏兮怜摆了摆手道。
  突然,她好像想到了什么,转头对顾与笙问到:“对了,老哥你这有没有真正开过光的佛器?”
  顾与笙想了想,走到货架上拿出了一个精致的檀木盒子,打开后漏出了里面物品。
  这不是一件开过光的佛器,而是顾与笙自己在北京那会雕刻的一件工艺品。
  庄严的设计,古朴而不是现代开放的风格,每一个细节都雕刻的栩栩如生,尤其是建筑中央的人民英雄纪念碑,那上面似乎有一种说不出的意蕴在里面。
  一支五星国旗庄严的树立,代表着国家的蒸蒸日上,包含了无数华夏人民的信仰。
  没错,顾与笙这件工艺品就是北京的著名建筑——天安门!
  这件代表了华夏的建筑顾与笙用了近两年时间才掉了完成,光是打磨就打磨了三个月,这里面的细节,包括每一扇门,都是一比一完全按照北京天安门的样子雕刻的,而且,这里面的门窗什么的都是可以打开的。
  一旁的苏兮怜见顾与笙居然舍得把这件工艺品送给自己,心里也是一阵感动,她知道自己哥哥为了完成这件作品付出了多大努力,什么忘记吃饭忘记睡觉都是整场现象,在顾与笙雕刻这件做事的两年零三个月间,他整个人都消瘦的很多很多,原本只是略显儒雅的身材变成了皮包骨头,这使他在家里养了好久才恢复。
  “哥……这件‘天佑我华夏’你……真的送我了?”苏兮怜接过木盒后用颤抖的声音问到。
  “嗯,送你了。”顾与笙平淡道。
  呼~
  苏兮怜似乎有些言语不清了,她知道自家哥哥一件普通作品能买多少钱,她却不敢估测这件“天佑我华夏”的价格是几何,似乎价格只是侮辱这件作品的词汇而已。
  慎重的装好这件作品,苏兮怜与顾与笙走出了小店,看着外面的月色,苏兮怜不禁有些入神。
  “哥,你说世界上真的有超能力吗?”
  顾与笙听见这个问题的时候不禁一愣,然后他还没来得及回答呢,苏兮怜又自顾道:
  “哥,我总有一个预感,也不知道是好是坏,我总感觉,这个时代其实没有我们想象种的那么和平,而且,这个时代……快要结束了。”
  嗯?
  顾与笙认真的看着苏兮怜,摸了摸她的小脑袋,语气温和道:“时代更替是必然的,我们现在能做的,只有保护好自己。”
  苏兮怜抬起头来看着顾与笙,月光下他温柔的样子,越发有气质。
  苏兮怜刚想说着什么,便听到一声巨响传来,打断了她想说的话。
  咔嚓!
  轰隆隆!
  在被月光照耀的如同披上了一层白纱的大地表面突然出现了一道巨大的裂缝,一扇金色的大门慢慢的从裂缝中上升而出。
  当金色大门完全移除裂缝到达地面强时,顾与笙感受到了金色大门中涌动的灵气。
  突然,顾与笙脸色一变,他发现金色大门突然开启了一道裂缝,直接好不讲理的将两人吸了进去。
  一阵天旋地转,顾与笙脑中多了两个声音:
  “叮,发现地乱级灾厄材料,以自动收入厄言戒。”
  「天灾地乱星门出,半城超凡初问世。」
  「星门出,击杀星门内星种者可得星元提升实力,获得令星旗者得星门。」
  「欢迎来到孔圣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