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灾厄收集者 > 第十九章 与天斗,我,必胜天一筹!

  什么叫魔气滔天?
  什么叫横尸遍野?
  顾与笙一个响指说明了一切,魔气蝴蝶爆炸后除了华夏人之外的人都倒下了,无一例外。
  “啊~你们……华夏……你……”
  一位战斗民族似乎还醒着,支支吾吾的说不清楚话来。
  轰!
  魔丸闪过,那位说话的战斗民族直接被洞穿。
  噗!
  那位战斗民族睁大了眼睛,他心脏处被魔丸穿出了一个大洞,鲜血“咕嘟咕嘟”的往外冒。
  夺旗战场中央,硝烟弥漫,让人看不清周围的景物。
  身处其中,孤星乔感到自己似乎没了视觉,像是在伸手不见五指的黑夜,孤独的让人恐惧。
  此时——
  顾与笙见地上的人全部躺下了,歪了歪脑袋,然后:
  “啊~”
  这一声叫声,嘶哑中带有一丝的迷茫。
  孤星乔总算是找对了方向,嗯……就是顾与笙的嘶吼声。
  孤星乔小腿微微弯下,然后起身一跳,越过了地上的尸首,跳到了星旗附近。
  顾与笙正站在星旗这,双手抓住了星旗的旗柄上,微微用力,然后……
  没有拔动。
  “嗯?”顾与笙自己也有些疑惑,居然拔不动。
  歪着脑袋,顾与笙开始用力的拔。
  “噗嗤!”
  一旁的孤星乔见到顾与笙这幅萌样后不禁有些好笑,这是刚才那个一人力敌百人的魔头吗?
  “嗯?啊……啊!”
  顾与笙似乎是发现了还有其他人的存在,疑惑的叫了一声后又装出一副“我敲凶”的表情,意图吓走孤星乔。
  不是顾与笙不想凶,而是因为他修炼的功法是经过改造后的《九脉炼星·魔守》,这功法修炼后,爱国,爱亲人。所以,他对孤星乔这种保家卫国的人还真凶不起来。
  孤星乔也被他这幅逗笑了,摸了摸他的头,认真的对他道:“别拔了,现在还没到拔旗的时候,拔不出来的,你没看见我们也没拔吗?”
  “为什么?”顾与笙歪着脑袋问道。
  孤星乔叹了口气,幽幽道:“我也不知道,应该是规则不允许吧。”
  “规则?”顾与笙有些疑惑。
  “哎呀,就是规矩,天道定下的规矩,就像是……嗯……怎么形容呢?应该是……天命?”孤星乔也有点不确定道。
  “天……命?”顾与笙突然站起身来,嘴唇微微蠕动,不知道在说些什么。
  孤星乔靠近一听,只听这声音像是魔叱一般,听着让人心疼。
  “生而为魔,本就是罪。”
  “没有能力守护,本就是罪。”
  “这是天命,人不可违。”
  “但……”
  “天不容我,我便与你斗到底,不死不休!”
  “是魔是仙,我自己说了算!”
  说罢,顾与笙便站起身来,原本寂灭下去的魔气再次覆盖全身,双手按在了星旗的旗柄上,最后一句话几乎时吼出来的:
  “我命由我不由天!”
  轰!
  魔气涌动,顾与笙双目中的血性又多了几分,手臂与额头上的青筋隆起,开始用尽全力去拔这星旗。
  隐约间,孤星乔仿佛看见星旗被他拔出了几分。
  看见了一个不服输的少年,看见了一个不信命运的少年在与天拔河。
  命由天定?
  呵!
  神可不会去管一只蝼蚁的一生。
  命,是由自己决定的。
  大道五十,天衍四十九,遁去其一,即为……
  变数。
  似乎感受到了有人要挑战自己的规则,天空中很快就聚集了一片乌云。
  顾与笙似乎想到了什么,一把将自己口袋中的竹雨丢出。
  轰隆隆!
  一道有婴儿手臂粗的九天神雷从天空中落下,直接劈在了顾与笙身上。
  “啊!啊啊!”
  天雷入体,顾与笙感到神智似乎清醒了很多,那股疼痛感也是一丝不落的接下了。
  他感觉自己全身,每一个细胞中,每一缕魔气上,都有天罚神雷在游动。
  这是一种,滋滋不倦的疼,天雷的“滋滋”声,似乎没有疲倦的疼痛。
  这种疼,不是折磨的身体,而是鞭打的灵魂。
  身上的每一寸,都被这道神雷光顾了,自己的神智似乎也有些……
  更清醒了。
  顾与笙咬了咬牙,心念一动,浮在半空中的魔丸“咻”的一声窜入了他体内,周围的灵气都被他体内那暴躁的魔气尽数吞噬。
  轰隆隆!
  第二道九天神雷落下,顾与笙感觉这雷没有打在自己的身体上,而是打在了自己体内的魔丸上。
  咔嚓!
  魔丸只不过是地乱一级而已,而这九天神雷确实货真价实的天灾。
  九天神雷打在魔丸上令魔丸表面直接裂开了一道缝隙。
  轰!
  巨量的魔气从魔丸那道裂缝中涌出,狂暴无比的魔气无情的撕裂着顾与笙体内的一切。
  全身每一寸,都被折磨的无比痛苦。
  顾与笙双目通红,他可没有想过抗下天罚,他想的是……
  让天雷看着,自己拔旗!
  当着他的面扇他耳光!
  狂暴的魔气被顾与笙全部融入了全身细胞内,碎梦魔影开启,他整个人变成了由魔气组成的“黑人”。
  他的身体原本也被天雷折磨的每一寸都在忍受着剧烈的疼痛,还他娘晕不过去,再加点痛苦也无伤大雅。
  咔嚓!
  狂暴的魔气传入星旗中,星旗的旗柄表面多了一道微不可见的裂纹。
  不过……
  效果终究是不错的。
  星旗已经被顾与笙拔出来一半了。
  轰隆隆!
  这次,雷云不再是一道一道的降下神雷了,而是一次性落下了进百道五彩缤纷的神雷,将这一片地域变成了雷霆炼狱,只包裹了顾与笙一人。
  孤星乔在一旁担心的看着被雷霆炼狱包裹的顾与笙,手心都被掐出了血。
  原来,与天斗,如此恐怖吗?
  自己,连参与的资格都没有吗?
  自己……
  或许连参与的勇气都没有吧?
  毕竟,不是每个人都有勇气与天斗的。
  但……
  为何自己就是那么不爽呢?
  ……
  炼狱中央,顾与笙看着周围的雷霆,咧嘴一笑。
  “天?”
  “呵呵!”
  顾与笙背后一张如梦如幻的五星国旗虚影,功法特效,国运护体!
  嗷!
  一声声龙吟之声响起,九条有国运幻化的金色神龙从图中飞出,将顾与笙团团围绕了起来。
  “天?”
  同样的话语,不同的答案。
  “与天斗,我,必胜天一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