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灾厄收集者 > 第二十一章 突然间多了个侄女

  微风吹过,一股淡淡的血腥味传入守门的群星局队员鼻中,令他不禁有些微微皱眉。
  回头一看,只见这是一个墨袍染血的青年男子,怀中抱着一位像是从童话中走出来的女孩,手中还拿着一支小旗子。
  星旗!
  作为群星局的队员,他们知道这次夺旗之战打的多么激烈,据说各国打的是天塌地陷,生灵涂炭。
  可他们此时看到了什么?
  星旗,竟然再这人手上!
  这说明了什么?说明这人在这次夺旗之战中赢了啊!
  “你们?”
  顾与笙看着守在门前的黑衣人不禁皱了皱眉,他认得这衣服,在夺旗之战中就有一群穿着这种衣服的人,实力还很强!
  卞况看见顾与笙那疑惑的表情后直接开门见山道:“你好,我叫卞况,是群星局的守门人,负责镇守青岛境内的孔圣庙空间,防止有星种逃出伤人。”
  闻言,顾与笙那皱着的眉头也松开了。
  “你们可以回去了,以后,这扇门,不会再有星种逃出。”
  卞况对顾与笙敬了一个礼,然后道:“对了,国家规定,任何星旗持有者都要去群星局登记……”
  顾与笙淡淡道:“我想先回去看看,明天吧,麻烦你们了。”
  “好吧。”卞况知道再星门没肯定经历了一场大战,有这种劫后余生的感觉想要回家去看看家人情有可原,不能强求人家。
  顾与笙抱着竹雨回走了小店门口。
  打开门,顾与笙走了进去,直接走进了内屋,一点也没有多做停留。
  内屋,刚觉醒完的苏兮怜傻傻的看着怀里抱着一个女孩的顾与笙,感觉自己脑袋有些乱。
  回来了?
  还抱着一个女孩回来了?
  所以……
  你是进去给我找嫂子去了?
  “丫头。”顾与笙轻轻唤道。
  “哥!”苏兮怜听见这声音后也不管什么其他的了,压抑在心中的委屈爆发而出,直接扑入了顾与笙怀中。
  呃……
  也就是竹雨身上。
  这丫头……
  顾与笙有些无奈,然后摸了摸她的小脑袋。
  “哎呀!这人身体怎么这么软!”
  苏兮怜扑到竹雨身上后惊呼道。
  顾与笙黑着脸把她拎了下去,自己养了这么久的女儿居然让人占了便宜,这人还他丫的是自己妹妹,这事放在谁身上都会不爽。
  “哥,她是谁啊?”苏兮怜看着顾与笙怀中的竹雨好奇的问到。
  其实她是有点不信这是自家嫂子的,因为对于自己哥哥,她太了解了。
  这就是做木偶的技术练到巅峰的人,把自己都给做进去了。
  换而言之,他就是块木头。
  顾与笙闻言,沉思了一会,道:“他叫竹雨,是你的……小侄女。”
  苏兮怜:???
  所以,她现在不只是多了个嫂子,自己还成了姑姑?
  看着顾与笙怀中与自己比自己年龄还大的侄女,苏兮怜陷入了沉思。
  ……
  鲁青大学,某实验室内。
  一道蓝光闪过,一位身穿实验服的侯白正抱着一位女孩打算……嘿嘿。
  结果……
  他发现自己居然被传送回来了。
  靠靠靠!
  最好别让我知道星旗在谁手上,不然我绝对要打死你!
  ……
  顾苏雕刻店内,苏兮怜终于接受了这份操蛋的命运,自己关进房间开始实验起了自己觉醒的天赋。
  而顾与笙……
  他正在接受更操蛋的命运。
  虽然他很少骂人,但这次实在是忍不住了!
  为什么?
  因为他发现自己现在的实力,根本没有资格雕刻超过人祸级的力量,不管是灾厄之力还是灾厄材料,都不行。
  他本来,这次的收获是:天灾级灾厄材料*1,地乱级灾厄材料*2,人祸级灾厄材料*1。
  可现在一算,就只剩下了……
  人祸级灾厄材料*1。
  还有就是不知道从那里弄来的一箩筐的星元。
  嗯……
  顾与笙现在到不是在生气,而是在考虑这块灾厄材料他应该做一个什么。
  这次,是他第一次胜天一筹。
  那么,就做一个自称是天命的灭霸吧!
  不过,顾与笙想了想灭霸的样子,猛然摇了摇头。
  算了,还是做一个Q版灭霸吧。
  拿出画纸,顾与笙很轻松的在画纸上画了一个“紫薯”。
  然后是修改,顾与笙在这一步上算是颇有心得。
  不一会儿,一颗大号的紫薯就被顾与笙画在了灾厄材料上,这次的灾厄材料有些正好,不大不小的,剩余的材料正好可以给他做一个双手刃。
  哎……
  还有雕刻,
  又是枯燥而熟悉的过程。
  时间就像是欢乐的在水中游动的鱼儿,没有人可以阻止它的前进。
  一寸光阴一寸金,
  寸金难买……寸光阴。
  顾与笙深知时间的珍贵性,人生本就是短暂无常的一场梦,梦醒了,也许你也就玩完了。
  所以,他学会了在有限的时间内做些有用的事。
  比如,
  多陪陪家人,他们的时间,比我们少,不要让他们在这次梦境中留下太多的遗憾。
  多找点兴趣,我们的时间也不多,在这有限且很少的时间内,有一个兴趣用来填充满本应该浪费的时间,不是更好吗?
  多找点小说看,人生本就是这多短,你不可能了解整个世界的变化,你不行,新闻不行,但,由全世界作者呕心沥血凝聚的一生的幻想与知识的小说能做到,它们能开拓你的眼界。
  数小时后,这个Q萌Q萌的小紫薯就只剩下打磨了。
  打磨,是一项技术活,也要耐得住性子。
  这一打磨,就是四五个小时。
  “哎,时光如梭啊。”
  顾与笙打磨完后抬头看了看钟表后感叹道。
  剩下的,就是魔气蕴养了。
  这个,要等。
  等到时间到了,木雕,就活了。
  这期间,顾与笙去看了看竹雨,嗯……还在昏迷中。
  于是,顾与笙便走到了液晶电视旁边,拿出了手指上的厄言戒,然后灾厄之力注入其内。
  由于“江山如此多妖”游戏还没玩完,所以顾与笙并不打算放入紫薯生成新游戏。
  唰!
  随着灾厄之力注入厄言戒,厄言戒浮空变大变扁,最终化作了一张黑色光碟落去了那个自动弹出的光驱中。
  咔!
  光驱关闭,显示屏上出现的依旧是那个血红色的“灾厄命运”四个大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