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灾厄收集者 > 第二十四章 命术,灾厄九劫,碎命纹.

  书香梦境,思维模式中。
  泥土的芳香在微风的吹拂下越过了一座座大山,最终传入了小溪那头的鸟儿鼻中。
  这是自然的气息,清新的让人流连忘返。
  而此时,就在这个鸟语花香的地方,一声声魔性的呻吟声响彻与整个梦境之中。
  “嗯……啊……”
  自从顾与笙吸收了那一缕命气之后,他就感觉全身细胞都处于一个极其兴奋的状态。
  许久,呻吟声消失,顾与笙也重新站了起来。
  没错,这种感觉太舒服了,舒服的他直接就倒下了。
  这恐怕是铂金大祝福吧?
  顾与笙缓了缓,然后再次命令道:“奕天,来个星种,等级不用太高。”
  唰!
  一道青光闪过,顾与笙身前多了一个长得圆鼓隆咚的白色小球。
  顾与笙手中魔气化丝,直接洞穿了小球的双腿,然后魔气涌动,包裹着小球就进入了血祭大阵。
  “吱吱!”
  似乎感受到了什么,小球立即开始反抗。
  可……
  一个普通星痕境一级怎么打的过一个星痕境二级的天才?
  靠萌呢?
  很快,小球就变成了如小绵羊那样的干尸,皮包骨头,只剩下了一个六菱形星元再地上闪闪发光。
  手一伸,顾与笙将这星元收到手中,也没看它的属性,而是用魔气包裹着这缕明显比刚才小绵羊的生机之力大的多的生机之力送进小灭霸体内。
  唰!
  体内又多了一股命气,顾与笙试着将这缕命气引向其他地方。
  比如说,这个星元里面。
  嗡嗡~
  命气没入星元内,没有产生丝毫波动,顾与笙猜应该是星元不是生命体的原因吧。
  握住星元,顾与笙能感觉里面蕴含的浓郁的命气。
  顾与笙没有着急使用这些命气,而是通过同样的方法再次将命气放进星元内。
  他要验证在星元内的命气会不会自然消耗。
  握住另一颗星元,顾与笙用魔气引出一丝命气在空中画了一个赐灵阵,然后打入了小白球体内。
  咔咔!
  一阵骨头的摩擦声响起,那个小白球干尸居然站了起来。
  顾与笙用魔气控制住命气凝聚成丝,连接在了干尸白球的脑袋上。
  唰!
  顿时,干尸白球双眼亮起了一阵血光,越发邪异。
  顾与笙脑中突然多了一股感觉,自己能控制住这干尸。
  他知道,这是《控尸术》的功劳。
  顾与笙将命气与魔气双双连在了干尸身上,干尸的骨头上竟滋生出了一种诡异而玄妙的纹路。
  顾与笙没有见过这种纹路,于是就像奕天问到:“你认不认识这种纹路?”
  奕天那金色的大书靠近干尸,然后思考了一下,道:“新纹路,应该是一种新道的雏形,作用应该是吞噬或传送你说的那个什么命气吧。”
  新道?
  新纹路?
  顾与笙手指轻点下巴,自言自语道:“我这是……一不小心弄出来个新的修炼之路?”
  顾与笙正要得意呢,奕天就道:“应该是,不过这只是一个雏形而已,有很多人都创造出了新道雏形,只不过走通的寥寥无几而已,而且,就算这个新道走通,也不一定能与你的血脉契合,不一定能使你抗过你的灾厄九劫。”
  原本正高兴的顾与笙听见这个灾厄九劫后顿时焉了下去。
  他的血脉是灾厄血脉,不在命运之中,所以顾与笙强行拔旗的时候才只有三次雷劫。
  灾厄族,不在命运之中,作为天道,怎能忍?
  于是,每个灾厄族命运之线上都会永久有九个劫难,只有熬过这九个劫难,灾厄族那种逆天改命的种族特性才能展现出来。
  不过,这九个劫难实在是困难至极,整个灾厄族也只有一人抗过了这灾厄九劫。
  正是由于这种特性,灾厄族人很少很少,直到那个抗过灾厄九劫的前辈逆天改命,开辟了一个不在天道掌控之中的空间,名为遮天园。
  那些九劫失败了的灾厄族人会被自动传送入遮天园中,免受天道的击杀。
  只要打上了代表着“遮天园印记”的灾厄族人就不会受到天道的追杀。
  不过,由于这灾厄九劫是训练灾厄族的神器,所以,那位灾厄老祖规定只有扛不下灾厄九劫,要被天道灭杀的灾厄族人才能进入遮天园。而且,进入遮天园时抗过的劫难越多,在遮天园的待遇就越好。
  所以,哪怕知道抗不下灾厄九劫,但这群灾厄族人没有一个放弃的,都在努力的抗下灾厄九劫。
  而且,似乎在上古时代,只有扛过去灾厄九劫的灾厄族人才能算得上是成年。
  每个人都不想当小孩子,都在努力成年。
  ……
  见顾与笙这幅表情,奕天安慰道:“别想了,不是还有遮天园吗?对了,这个新道你要叫什么名字,我还要登记呢!”
  “就叫它……命术吧。”
  顾与笙叹了口气,然后以命气为染料,以手为笔,在奕天传送来的一张纸上画了一个符号。
  这符号,是顾与笙见到那道新纹路后脑中突然出现的符号,也不知道有什么作用。
  唰!
  血色的命气在符纸上闪烁起了妖异的光芒,然后迅速沉寂下去。
  “来只羊。”
  唰!
  一只白色萌萌哒的小绵羊被奕天传送到顾与笙身前。
  看着星元没少了一半的命气,顾与笙手一松,符纸轻飘飘的落在了小绵羊身上。
  唰!
  符纸消失,顾与笙感觉到这小绵羊体内的生机之力全部变成了命气,这种改变对生命体没有一丝副作用,但顾与笙有一种感觉,自己能控制这些命气,消散,吸收,或者……爆炸!
  以后就叫你碎命纹吧。
  心念一动,小绵羊体内的命气迅速凝聚在心脏之中,然后在这一瞬间就迅速膨胀。
  轰!
  这只小绵羊被炸的血肉模糊,其威力,顾与笙感受了下。
  嘶~
  真疼!
  本少爷的胳膊啊!!!!
  奕天见此,奇怪道:“这里有测试傀儡的,你为什么要用手?”
  顾与笙:“……”
  他感觉自己自从来了这里以后智商就开始直线下降。
  跟个激将(zz)一样,傻得令人心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