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灾厄收集者 > 第三十章 染血的玫瑰

  之后,苏兮怜走了,正如她轻轻的来,不带走一片云彩。
  当然,她也没能力带走任何一片云彩。
  这才是重点!
  此时——
  因为顾家与鲁青大学的加入,黑色巨盾已经快要承受不住了!
  咔嚓!
  好吧,现在已经承受不住了。
  黑色巨盾在众人的混合输出下不堪重负的裂开了一道缝隙。
  随后,缝隙逐渐加大,如同那被石子击中的玻璃,如同被非丘比特射中的心。
  裂缝呈辐射状朝周围扩散,像是画在空中的蜘蛛网一样。
  滋啦!
  毒素巨剑与黑色巨盾碰撞产生的火星一直在向外喷溅,从未停下过。
  华夏与东瀛的战争也是如此。
  巨盾又支撑了许久才堪堪破碎,露出了里面的阴阳师与岛国武士。
  嗡!
  一团黑色魔焰在手中燃起,顾与笙直接将魔焰投向了岛国武士的所在地。
  魔焰的飞行速度可不像符纸那样轻柔,那样妩媚,那样……
  缓慢至极。
  魔焰被顾与笙投出后完美命中了一位岛国武士,那位岛国武士身上也燃起了黑色的魔焰。
  此时这位岛国武士很慌,因为他不知道这个华夏人要干嘛。
  这攻击……呃,姑且算是攻击吧。
  伤害对他来说基本为0,也就是后续的燃烧魔焰能消耗他一点体力与灵气了。
  但……
  以他们樱花殿对华夏的了解,这次战争肯定不会有如此弱鸡之人,所以……
  肯定有阴谋!
  顾与笙不知道这位岛国武士脑补能力快要赶上自己了,他还在为自己的伤害太低而烦恼呢!
  说到底,他的能力,放在同级里吊打一切不服,但如果说放在这里……
  他恐怕是要被打倒不服不行。
  不过,还好。
  他不是一个人在战斗,这可是不一个5v5公平竞技游戏,这是团战(军团战争)游戏!
  响指一打,非命与三只魔偶立即上前参战,顾与笙自己则是在照顾女儿。
  咳……
  他绝对不是留下竹雨保护自己的。
  这是照顾。
  渐渐的,樱花殿众人势单力薄被众人拿下!
  顾与笙碎命符一贴,新增十几位苦力。
  嘻嘻,心情美滋滋。
  顾与笙修长的手指划过一张筠符纸,一抹蓝色在符纸上呈现。
  白色普通,蓝色精品,绿色完美,黄色无暇,橙色传奇,紫色史诗,金色传说。
  这些都是符纸每一个品质的颜色,鲜明无比。
  当然,顾与笙现在最多能用得起蓝色的符纸。
  但,这些都不是重点!
  重点是,这符纸再晃!
  没有风,没有地震,没有任何晃动符纸的力,但是符纸就是在朝着一个方向晃动不停。
  而且……
  顾与笙惊奇的发现,自己的五星国旗图在识海也在超那个地方晃动。
  嗯?
  能影响到五星国旗被动的事件?
  顾与笙眼神一凝,悄悄来到顾与衣身边靠到她耳边小声道:“姐,灵脉另一边。”
  顾与笙指了个方向,然后顾与衣默不作声的代领众人向着那个方向行进。
  ……
  苗疆灵脉,灵界入口附近。
  一只可爱的小女孩突然出现,头上那顶用黑色线体绣上的“小妖怪”三字的白色鸭舌帽让她显得更加俏皮可爱。
  “叮,灵界入口开启中,预计时间:三分钟。”
  还有时间?
  苏兮怜愣了一下,然后看向了周围。
  那里,一个个的凶兽正凶神恶煞的看着她。
  口水流了一地。
  “咦~恶心死了。”
  苏兮怜没有害怕,反而有些莫名的兴奋感,手中淡黄色的怨气不断跳动,一面带倒刺的臂盾就出现在她手臂上。
  噗呲!
  一只凶兽被苏兮怜斩首后其他凶兽都跟疯了一样,血盆大口张开,一口的尖锐獠牙露出,爪子也又长了三分。
  苏兮怜见此顿时一惊,莫非这就是传说中的……
  队友祭天,法力无边?!
  苏兮怜臂盾在身前一横,顿时感觉到了这次任务的难度,整个人都开始全力以赴认真了起来。
  ……
  灵脉之外,正在前进的候白似乎感应到了什么,心底顿时一沉。
  他总是有种不祥的预感,似乎今天要发生什么一样。
  一把精铁大刀紧握在手中,候白叹了口气跟上了大部队。
  不管发生什么,他都会冲在第一位!
  队伍行进了不少时候,不过效果是不错的。
  他们在灵脉另一边发现了这次争夺之战的一个强力敌人。
  美国,基因域!
  此时的基因域在跟一个全身染血的女孩在战斗,哪怕身上的鲜血再多,女孩也没有一丝想要退走的样子。
  因为,她的身后,是家!
  那个曾经守护了她共十七年的家,所有人,都是家人,。
  现在,守护者,换成她了。
  队伍最后,候白再次握紧了手中的精铁巨刀,心底一股怒火燃起。
  即使全身染血,他也能认出她来。
  那个天真可爱的女孩,那个不在意自己奇奇怪怪的新想法的女孩。
  那个……
  认同自己的女孩。
  手中精铁巨刀朝一位基因战士投射而出,在空中急速飞射的巨刀突然变为火红色的熔岩巨刃,完美的插在了那位基因战士的胸口。
  噗呲!
  熔岩巨刃插入,鲜血未出,已被蒸发,那位基因战士“轰”的一声倒了下去。
  “候……白。”
  女孩全身染血,连说话都不利索了,可见到候白后还是露出了一个甜美的笑容。
  哪怕鲜血染面,也不能使这个笑容变得可怕。
  这笑容,略显凄美。
  就像是在鲜血中盛开又再次凋零的血玫瑰,凄美动人。
  “啊啊啊!”
  候白双眼中有血丝突出,右手一抹,空中的各种元素在他身体周围迅速凝聚,组成了一副元素铠甲。
  候白身穿铠甲,手持一把熔岩巨刃,大吼着冲向了基因域的基因战士。
  顾与衣见此表情一急,连指挥队伍冲向了这群美国佬。
  “有人来了!”
  一位美国佬手中一根青色长鞭转起,长鞭旋转缠向了候白。
  “不要!”倪月童一惊。
  她可是知道这长鞭的威力的,哪怕是她也要小心翼翼。
  他,上一次见面时还是星痕境二三级的样子啊,拿什么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