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灾厄收集者 > 第三十一章 玫瑰凋零

  他拿什么挡?
  正当倪月童为候白感到不值时,出乎她意料的事情发生了。
  上次见面还是不到星痕境四级的候白此时正一只手扯住了那位基因战士的鞭子,然后向后一拉。
  那位基因战士被这股巨力扯的身子一歪,险些摔倒。
  砰!
  一颗银色其表面还缠绕着些许黑色能量的子弹穿过那位基因战士的脑门,在他额头上留下了一个还在往外汩汩冒着不明液体的血洞。
  在一旁的倪月童和她的小伙伴们都惊呆了。
  什……什么玩意?!
  自己辛辛苦苦打了这么久的“强敌”居然被他们一套配合给秒了?
  这不是弄胡吗!
  倪月童没有陷入自我怀疑,因为她还在与另一位“强敌”对战呢。
  突然,倪月童发现候白那一边又有人动了。
  依旧是候白先起手,元素铠甲在身,他像是一往无前的战神一般,直接冲入了基因域等人的身边,拳头上有淡淡的元素之力在流动,候白大吼一声,一拳轰向了一位基因战士。
  那位基因战士也不是吃素的,体表鳞片在阳光的照射下发出了刺眼的白光,一阵阴冷的感觉席卷了候白的大脑。
  像是突然坠入万丈冰潭,阴寒刺骨,饶人心神。
  那位基因战士轻松的躲开了候白的攻击。
  唰!
  一只只白色小狐狸从舒清雅的画板中跑出,那位基因战士看到小狐狸后精神一阵恍惚。
  他似乎回忆起了初恋,回忆起了青春的懵懂……
  回忆起了,德国骨科内养病的场景。
  嗯~
  那位基因战士打了个激灵,然后清醒了过来。
  此时,候白的第二拳也打到了这美国佬身上,巨大的冲击力与各种元素在体内的错乱感让他忍不住的吐了口血。
  砰!
  一颗银色子弹闪过,那位基因战士倒地不起,其表现与第一位倒下的同胞一样。
  头顶不知名的血洞的汩汩的往外冒着红白混合的不明液体,整个人双目睁得老大,眼球突出,脸上还带着一丝的不可思议。
  孤星乔,达宝Q!
  双杀!
  基因域的基因战士们见势不妙,立即施展各路能力逃跑。
  唰!
  不一会儿,战场上就只剩下了倪月童与候白。
  其他人正在周围立正站好看着这场狗血大剧。
  候白半跪在地上抱着倪月童,颇有几分日本武士战时离别的韵味。
  “你可以跑的。”
  候白看着被阴寒蛊毒反噬的倪月童,脸上露出了心痛的表情。
  “后面,是家,我,跑不了,也不能跑。”
  倪月童全身染血倒在候白怀里,小脸上是满脸的坚定,配上她那凄美的笑容,让人忍不住的心疼。
  果真是……
  傻的令人心疼,却又无可奈何。
  为什么要引我眼泪出来,我明明可以在你面前故作坚强安慰你的……
  候白没有说话,只是紧紧的抱住了倪月童。
  明眼人都看的出来,这女孩为了保护家人不受祸害使用了一种强行提升自己实力的禁术,然后遭到了反噬,已经时日不多了。
  突然间,倪月童想起了自己奶奶对她说的话。
  蛊,害人,也害己。
  玩蛊,正是在玩自己。
  这是一场交易,一场与命运换取力量的交易。
  看着体内命气不断减少的倪月童,顾与笙闭上了眼。
  周围,所有生命在他的感知中都化作了一个个明亮的光点,这些光点有大有小,代表着生命体体内的命气。
  其中,代表倪月童体内命气的光点正在不断变小,不断变得黯淡无光。
  顾与笙突然感到了一丝无力感,这些命气,正在流失,他却没有资格控制。
  难道长生真的是一种痴想吗?
  难道永生真的只是中二病的呐喊吗?
  顾与笙睁开了眼,无能为力的苦笑了一声。
  “老白,做个冰棺把她安置好吧。”
  众人闻言,神色微微有些变化。
  候白抬起了头,一脸错愣的看着顾与笙。
  他没有说什么“你告诉我你在骗我”之类的话,常年的科学实验让他对死亡已经不在敏感。
  他只是,有点不想去相信事实而已。
  候白虽然伤心欲绝,但是他还没有失去理智。
  正因为这份理智的存在,候白才听懂了顾与笙的话。
  正是因为听懂了他的话,他才更加伤心欲绝。
  疼。
  心疼。
  深入灵魂的疼。
  候白再次紧紧的保住了已经承受不住阴寒蛊毒而晕眩过去的倪月童,似乎想把她紧紧的融进自己体内一样。
  ……
  许久,候白抬起头来认真的看着顾与笙,道:“木匠,别骗我。说实话,以后她能不能活过来?”
  顾与笙看着候白那副真诚的眼神,顿时把刚编好的谎话吞进了肚子里。
  “很难。”
  没有过多的解释,只是告诉了候白一件事。
  有希望。
  “够了。”
  候白笑了笑,手中冰元素高度凝结,一副几乎永久存在的冰棺就出在了众人眼前。
  当然,这期间还走半个多小时的凝结时间。
  不过,这些都无伤大雅。
  细节,不必在意。
  现在众人关心的只有灵脉争夺问题了。
  除了……
  候白。
  “木匠,我想回去陪陪她。”
  顾与笙一愣,然后表示理解。
  任谁都不想自己的爱人死后还要被各种攻击掩埋,最终落下个死无全尸的结果。
  于是,候白带着冰棺,带着倪月童,带着一身对基因域的恨意离开了。
  当然,在走之前他又给了顾与笙几叠筠符纸。
  要求只有一个。
  “帮我替她报仇。”
  顾与笙点了点头,兄弟,本应如此。
  ……
  此时——
  苗疆灵脉内,灵界入口前。
  苏兮怜右手带着臂盾身上有几缕淡黄色的怨气缠绕,身上沾满了鲜血。
  此时,地上赫然多了几具凶兽尸体,鲜血流了一地。
  苏兮怜靠在岩壁上缓息了一会儿,耳边也传来了那个她期待已久的冰冷无情的机械声:
  “叮,灵界入口开启,正在传送……”
  唰!
  灵界入口处出现了一股很强的吸力,直接把还没反应过来的苏兮怜给吸了进去。
  ……
  灵脉以外,顾与笙正将右手装入口袋捂着,脸上是一脸的淡然。
  心底……
  就不一样了。
  这厄言戒怎么了?
  怎么突然发光了?
  是不是要发生什么了?
  顾与笙在心底疑惑道。
  突然,他耳边就传来了厄言戒的提示音:
  “叮,发现游戏投射世界,是否进行投射?”
  是!
  顾与笙没有一丝犹豫,因为没用。
  “叮,发现投射世界与游戏相似度为89.99%,正在补全世界。”
  “叮,补全成功,正在传送去投射世界。范围:周围二十米内所有超凡生命。”
  唰!
  一阵亮光闪过,以顾与笙为中心的二十米范围内的所有超凡生命都被这股亮光包围。
  顾与笙突然感受到了一股似曾相识的感觉。
  这是……
  进入星门时的眩晕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