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灾厄收集者 > 第三十四章 我的就是我的!

  此时此刻,顾与笙的内心是绝望的。
  哄骗小姑娘被人家家长发现了会不会被打死?
  他不知道,也不敢问。
  “怎么,你对这个任务有什么意见吗?”魔宗宗主看了看苦着脸的顾与笙,再次问道。
  顾与笙有些委屈,他就是说了个善意的谎言而已,怎么就信了呢?
  于是,他在那小声嘀咕道:“我害怕被那些氪金天才给打死啊。”
  虽然顾与笙说话声音很小,但魔宗宗主是什么修为?
  顾与笙就算说话声音再小一倍他也能听得清清楚楚。
  不过,顾与笙的话让他有些疑惑:“氪金?那是什么材料?很强吗?”
  顾与笙似乎想到了什么,便细心解释道:“回宗主,氪金不是一种材料,而是对某些背景深厚,有钱有势,装备精良之人的称谓而已。”说到这,顾与笙换了一副既委屈又可怜的表情道:“宗主啊,这些所谓的天才一个个都有家族或宗门的资源支持,大小姐也是如此,一个个富得流油啊,只有我……”
  “咳!”魔宗宗主咳了一声,意示顾与笙闭嘴。
  大长老这事……
  哎~
  魔宗大长老,是出了名的清廉,正是因为这种清廉与强大的修为,导致了在魔宗根本没有人想去动大长老的地位。
  因为太亏!
  你有这精力和这种实力,你去搞一搞二长老不行吗?
  不仅比大长老修为低一点,而且还比大长老富好多点。
  可以说,搞一个二长老胜过搞几十个大长老!
  因为这种情况的出现,导致那些有野心的后起之秀都把眼光放在了二长老那里。
  于是,
  大长老安静了……
  没有继续吐槽老奸巨猾的大长老,魔宗宗主看了看又可怜又可怜到家的穷苦孩子顾与笙,微微叹了口气。
  毕竟是因为自己没有整治好魔宗的风气才导致大长老不得已才出此下策的,魔宗宗主对顾与笙总是有一种莫名的亏欠感。
  但这种亏欠感绝不是顾与笙可以哄骗自己女儿的原因!!!
  ……
  经过了一系列的瞎扯后,顾与笙终于从魔宗宗主手里套出了东西来。
  由于这次魔宗宗主来是来观看天骄大比的,所以身上也没带多少东西,于是就给了顾与笙几件比较不错,他还能用的。
  毕竟……
  自己空间戒指里的东西,太好了,顾与笙用不了,太差了,拿着用丢的是魔宗的人。
  魔宗宗主是在空间戒指里找了好久好久才找到的这几件顾与笙既能用走不丢魔宗面子的装备。
  分别是:
  三块法术结晶,
  一件墨色长袍,
  一颗灵魂容纳石,
  一顶墨色王冠。
  拿出东西,魔宗宗主开始介绍了。
  为什么要介绍呢?
  顾与笙虽然穷,但人家天赋摆在那里呀,十八岁,练气九层。
  家里元婴期老怪一名,金丹期高手两位。
  这阵容,放在外面都可以成立一个一流门派了好吧!
  所以,魔宗宗主这是在抬高这些装备的人情!
  避免以后顾与笙反水。
  “这三块法术结晶乃是顶级凝真期妖兽产出的筑期法术,分别是:水脏雷、荆棘甲、冰封咒。这三个法术每一个都有不弱于一流凝真期法术的威力!”
  “这件护魔袍是我们魔宗独有的装备,两万贡献兑换一件,便宜你小子了。”
  “还走这块灵魂容纳石,你小子的笛子不错啊,其潜力跟当初二长老那个被人打碎不可修复的笛子有的一拼,这是二长老那笛子的器灵,把容纳石当成吊坠挂在笛子上不用我教你吧?”
  “最后,这件东西。”
  “此物,乃是我年轻时候游历大陆那会获得的至宝!”
  “半仙器,幻梦王冠!”
  “咳,这东西听着很厉害,其实如果能用的话我也不至于给你。不知道怎么了,这王冠用不了,只有带上后增加30点魅力值的基础加成,带上这个参加大比,快点找个女孩成家,我女儿你就不用去惦记了。”
  ……
  没有理会魔宗宗主的话,顾与笙面无表情的接过了这几件东西。
  突然,魔宗宗主脸色微微变了一下,对两人道:“我先走了,你们趁早拿个名额参加大比。”
  说罢,便化作一股黑气离开了。
  顾与笙见魔宗宗主离开,连忙开始查看起那几样东西的资料。
  首先,顾与笙吸收了三块法术结晶。
  法术:水脏雷
  熟练度:入门(0/10)
  作用:释放一道污秽水系神雷击打目标,造成巨额法术伤害,并对目标产生污秽(全属性下降50%)效果,持续10秒。
  冷却:5秒
  施法时间:0.5秒
  ……
  法术:荆棘甲
  熟练度:入门(0/10)
  作用:对指定目标释放可在其表面行程一套荆棘铠甲。身穿荆棘铠甲者物理防御提高50%,并使攻击者受到10%的伤害(只对物理伤害有效)
  冷却:1分钟
  施法时间:1秒
  ……
  法术:冰封咒
  熟练度:入门(0/10)
  作用:对目标释放使目标陷入冰封状态(此状态下不可移动,并每秒减少百分之二的法术防御),目标灵魂越低,冰封时间越长。
  冷却:15秒
  施法时间:5秒
  ……
  顾与笙想了想,这三个法术应该是“治疗净化术”(水脏雷)、“破防回血甲”(荆棘甲)、“瞬移加防咒”(冰封咒)。
  嗯……
  根据他的理解,应该没毛病!
  顾与笙有看完法术后又接着看向了装备。
  名称:护魔袍
  类型:防具
  等级:上品灵器(99/100)
  作用:装备后体质+10,速度+10
  专属:魔气护体(筑基境,使用后魔气在周围组成一面可移动的巨盾,随时自动挡下攻击,持续五分钟。冷却:30分钟)
  ……
  顾与笙穿上护魔袍,将灵魂容纳石当成吊坠挂在祸魂笛上后却发现那个号称半仙器的幻梦王冠自己看不了资料!
  有些郁闷的顾与笙那个王冠叹了口气。
  “可恶,父亲居然一件东西也没给我留!”
  莫雨霜还在为自己父亲没给自己好东西而生气呢。
  顾与笙看了看手中的皇冠,又看了看莫雨霜,想起来小时候妹妹让自己给她戴皇冠时的场景。
  莫名的,顾与笙端着皇冠高高举过头顶,单膝跪地,对着莫雨霜道:“美丽的公主殿下,请戴上你的皇冠。”
  莫雨霜小脸上唰的一声升起了两片红晕,鬼使神差的接过皇冠戴在了头顶。
  顿时,一道七彩亮光笼罩了整个京城。
  看着浮在半空中犹如仙女下凡的莫雨霜,顾与笙在下面不禁有些看痴了。
  他头一次知道,原来女生还可以好看到如此地步。
  简直是应证了那首诗:
  北方有佳人,
  绝世而独立。
  一顾倾人城,
  再顾倾人国。
  宁不知倾城与倾国?
  佳人难再得!
  ……
  不过……
  顾与笙突然想到一件事,这么大的动静,瞎子看不到啊!
  果然,还没走远的魔宗宗主立即赶了回来。
  魔宗宗主超顾与笙怒吼道:“小子,这是怎么回事!我女儿怎么了!!!”
  顾与笙无奈,把莫雨霜刚才戴上皇冠后发生的一切全给透露了出来。
  魔宗宗主听后心底是一个大大的“卧槽”。
  我女儿得到半仙器的认可直接飞天了?!
  这不是弄胡吗?!
  顾与笙也知道这件事巧合的像是在胡扯,不过他也没有办法啊!
  只见魔宗宗主心底一横,一把黑色长棍便被他拿出。
  “小子,靠远点,现在霜儿被半仙器认可,很多老家伙坐不住了。”
  顾与笙有些奇怪:“明抢?不被半仙器认可不是用不了吗?抢走干嘛?”
  魔宗宗主宛若看智障一般的看了一眼顾与笙,淡淡道:“抢半仙器干嘛?他们是来抢人的!”
  抢人!
  顾与笙瞬间怒了,但却无可奈何。
  还是那句话,菜,是原罪!
  唰唰!
  还没过十分钟呢,几位看样子是金丹期的魔宗高手就出现在了宗主身边,一个个都握紧了武器,随时做好了战斗的准备。
  顾与笙在这些人中看到了他“老爸”,就是那个刚进来连面都没见一次的老爸。
  由于顾与笙早就被魔宗宗主给隐藏了起来,所以顾长安并没有发现他。
  看着顾长安这个名字,顾与笙有些懵,不因为别的,在现实中,也有个人叫顾长安……
  也是他老爸。
  这真的是巧合?!
  顾与笙的答案是,没错。
  现在一个练气九层都能随随便便获得半仙器的认可了,还有什么是不可以的?
  顾与笙没有计较这些,他现在有一个更好的想法!
  说实话,他现在只要能完成破境任务就可以达到筑基期了。
  只要达到了筑基期,在加上魔宗宗主给的法术,随随便便就可以刷满属性点了。
  刷满属性点后,再把筑基期的破境任务完成,顾与笙就走了顶级凝真期的战力了。
  一般来说,如果是抢夺半仙器的话,这些大家族或宗门的高手一定要全部出动才放心。
  出动的这些都是金丹期元婴期这些大佬,所以他们家族里只剩下了了一群凝真期筑基期练气期的孩子。
  所以……
  嘿嘿。
  要说还走金丹期在家?
  那你恐怕是傻了。
  这可是半仙器,全世界都没几个,现在出现一个能用的,这些大家族怎么能不着急,多一个金丹期就多一份成功的希望!
  ……
  此时——
  顾与笙正观看起了他的破境任务。
  任务:我的就是我的(来自厄言戒更改)
  类型:破境任务
  要求:打破这个世界的一项小规则,拿回自己的所有能力。
  介绍:我的就是我的,你敢抢,我就敢掀桌子!
  ……
  刚开始顾与笙也没看懂这任务,但是够来看懂了也没去管。
  因为不管是潜龙榜还是天骄大比的境界限制都是练气期。
  但是,现在不一样了!
  顾与笙控制体内魔气,一只只黑色古朴的魔气蝴蝶飞出。
  轰!
  不知道是错觉还是什么,顾与笙似乎感觉到了魔气蝴蝶的伤害和之前有些不一样。
  不过现在管不了那么多了!
  顾与笙再次凝聚魔气,这次他将魔气融入了全身细胞,令他整个人都化作了一群魔气蝴蝶在天空中飞舞。
  碎梦魔影!
  还差一个命气掌控!
  顾与笙心神一沉,识海中的命气纹路约隐约现,似乎契合这什么规则一样。
  顾与笙刚要引动这个符文,却发现不知何时自己已经被一条条的秩序锁链给捆住了,和他体内那颗秩序星辰一样。
  动不了!
  顾与笙心底一沉,现在的情况可不容他浪费时间。
  全身魔气涌动,顾与笙想要用这魔气挣脱秩序锁链。
  可惜,还是没用。
  顾与笙越是挣扎,秩序锁链捆的越紧。
  突然,顾与笙一愣。
  因为他想起了一件事,他……
  好像还有一个天赋!
  顾与笙想到这,立马用心神联系他的天赋。
  这时,他感觉他进入了一个奇异的空间内。
  这里,漂浮这三个光球。
  一个火红色,一个墨色,一个银色。
  顾与笙应该能猜到了这三个光球的身份。
  那个火红色的光球应该是魔丸给他觉醒的后天天赋:赤魇
  那个墨色的光球应该是他自己的先天天赋:祸傀之主
  而这个银色光球应该是灾厄命运给他融合的天赋,也就是他现在用的天赋:灾厄偶术
  其中,赤魇光球与祸傀之主光球两个光球和顾与笙一样被秩序锁链给捆着。
  只有银色的灾厄偶术光球没有秩序锁链的捆绑。
  我的就是我的!
  顾与笙心底一狠,直接冲向了代表祸傀之主的墨色光球。
  我的就是我的!
  谁也抢不走!
  一切不分青红皂白要夺走他东西的人,都要付出代价!
  “啊啊啊!”
  顾与笙的手一接触墨色光球,一股灼烧般的疼痛感传入他的灵魂,令他的灵魂神经不断的跳动。
  疼痛,只是身体对外界刺激的一种警告!
  此时,顾与笙的灵魂已经被烧灼的变淡了许多。
  不过,顾与笙面前那个光球已经变小了很多,化作了一股类似于灾厄之力的奇异力量流入了她体内。
  这是一种,与他身体无比契合的力量。
  这股力量……
  顾与笙一边领悟这种力量,一边继续吸收这光球内的力量。
  灵魂,不断的被灼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