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灾厄收集者 > 第三十六章 一人一笛,祸乱众生.

  作为京城第一大家族,刘家的位置根本不是秘密,顾与笙很轻松的就找到了刘家。
  顾与笙没有选择直接冲上去,而是偷偷的摸了进去,在一处池塘边吹起了笛子。
  悠扬的笛声回荡在刘家大院里,刘家弟子们一个个神色懒惰,瞳孔涣散的欣赏着曲子。
  悠悠扬扬,起伏不定,让人忍不住的入神。
  十几分钟后,顾与笙见刘家弟子们都已经被魅惑之音迷惑了,笛声便开始变得凌然萧肃起来。
  反向希望!
  原本已经听笛声听得入迷的刘家人被希望的持续伤害攻击到时根本没有发现,一个个都沉迷在乐曲中死亡。
  这些,都是练气境。
  顾与笙看准几个还没有死透的刘家仆从,右手一抬。
  轰隆隆!
  一团黑色的液体呗顾与笙丢出,命中了那位仆从,然后直接炸开,数十条黑色雷电顺着那位仆从的身体就钻进了他体内。
  “啊啊啊~”
  那位仆从口中发出了销魂的声音,脸上的表情是十分奇怪。
  那是一种,
  痛苦中带着一丝舒爽的感觉。
  像极了顾与笙吸收天赋光团时的表情。
  嗯?
  顾与笙打了个激灵,有些嫌弃的避开了这个仆从。
  等待了五秒,顾与笙再次抬手,一道水脏雷从天而降,命中了一位刘家少爷。
  顾与笙听说过这人,刘乌仁,京城出了名的花花公子,号称阅女无数,一夜十三郎!
  不过,那都是过去式了,今日过后,他就会是一具尸体了。
  没毛病!
  顾与笙看着正在发出与那位仆从一样噪音的刘乌仁,眼底闪过一道灰色的符文。
  符文古朴玄妙,一共四道。
  眼底闪烁不断,一明一暗。
  顾与笙手中一缕命气浮现,直接打入了刘乌仁体内。
  心念一动,长的略显清秀的刘乌仁像是被抽干了生命一样,瞬间老了下去,一道道粗深的皱纹挤在脸上,使这张原本就不怎么好看的脸变得更加丑陋了。
  不要问为什么,顾与笙只不过是纯粹的看他不爽而已。
  “呼~”顾与笙解决了刘乌仁后吐了一口气,然后转身看向了刘家大院。
  不知何时,他已经被包围了起来。
  为首的,是一位身穿淡黄色长裙的女孩。
  她,名刘雨曦。
  刘家,凝真期巅峰。
  她,真名,
  苏兮怜……
  顾与笙:“……”
  看着已经将他包围的刘家凝真期修士,顾与笙无语的揉了揉脑门。
  瞪了一眼现在一旁看戏的苏兮怜,顾与笙拿出了祸魂笛放在嘴边轻轻吹动。
  悠扬的乐曲再次响彻与刘府,只不过这次,笛声既没有魅惑,也没有攻击,而是……
  两只枯瘦的青色手臂突然破土而出,抓住了一位离顾与笙最近的刘家修士直接砸了下去。
  轰!
  那位刘家修士直接被这手臂砸的吐血,体内灵气都有些溃散的倾向。
  顾与笙还在吟奏乐曲,丝毫没有被这场乱战给打乱心境。
  一人一笛,祸乱众生。
  两只手臂此时也按在了周围的土地上,手臂青筋微微鼓起,只听得“咔嚓”一声碎石之声响起,两具巨大的青色魔傀就从土地中蹦了出来。
  顾与笙见此,飞身一跃,落在了魔傀的肩膀上继续吹奏祸魂笛。
  “魔傀!小心,他是魔宗的人!”一位刘家修士似乎是见多识广之辈,一眼就看了出来顾与笙的身份,听得顾与笙是一阵白眼直翻。
  本少爷,这身护魔袍可是魔宗标配啊!
  他们现在才认出来?!
  顾与笙没有多说话,一边吹奏祸魂笛,一边朝着一位刘家修士释放了水脏雷。
  轰隆隆!
  一道黑色水团夹杂这雷光从天而降,直接命中了这位正在朝魔傀攻击的刘家修士。
  “嗯……啊啊啊啊~”
  这位刘家修士也与那位老的不成人样的刘乌仁样,口中发出了销魂的声音。
  顾与笙停止了吹奏,手中命气凝聚,一指指向了最前面的一位少年。
  只见那位被顾与笙指向的少年体表又一阵亮光闪烁,一副暗红色带有尖刺的铠甲就穿在了他身上。
  荆棘甲!
  少年也是聊过世面的,只不过是扫了一眼就看出了这个法术。
  不过……
  少年有些疑惑,他不是敌人吗?
  为什么要给自己荆棘甲这种法术?
  莫非他有什么不能说的苦衷?
  少年脑中已经脑补出了许多情节,然后……
  他就被顾与笙的魔气蝴蝶给胡脸了。
  轰!
  魔气蝴蝶爆炸,灵气与命气似乎没有相斥,但是他们频率不一,强行融合的话也会发生爆炸,而且这种爆炸比魔气与灵气相遇时发生的爆还要强上几分。
  看着体内这浓郁的灵魂力,顾与笙心底不禁乐开了花。
  感谢这位做好事不留脸的好心人!
  呃……
  顾与笙看了下,似乎是因为魔气蝴蝶是贴脸爆炸的,所以这人被炸伤的也只有面部。
  看着这位可怜的少年,顾与笙终于知道了什么才叫做真正的,面无表情。
  这何止是面无表情啊,这简直是没有表情啊。
  也就是……
  面无。
  顾与笙见少年伤的这么重,不禁有些可怜他。
  于是,顾与笙就给他释放了一个治疗类得法术:曙光。
  轰!
  墨色的曙光法术被顾与笙丢到了那位少年脸上,那位少年直接被击飞,头顶上还冒出了一个-300000的斩杀伤害,直接归西。
  送走了少年,顾与笙转过头来对着这群刘家修士们儒雅一笑,尽显他的文质彬彬。
  但,这个笑容在刘家修士眼中却犹如恶鬼的微笑,招呼着他们前往地府报道。
  手中命气通过特殊的运转化为冰系灵气,顾与笙小声的在吟诵着什么。
  唰!
  最前排的那些刘家修士直接被冰封了起来,晶莹剔透的冰块中连他们的表情都可以看的清清楚楚。
  “你们退下,本小姐来会会这个狂徒。”
  站在一旁看戏的苏兮怜感觉有些无聊,虽然自己哥哥和自己想象中的有些不一样,但这些都无伤大雅。
  顾与笙有些搓愣的看着苏兮怜,这丫头发什么疯?!
  苏兮怜没有说话,但顾与笙却看到可她的嘴唇在动,那意思,是……
  职业任务。
  顾与笙无奈,身上命气一阵,然后……
  将这些刘家修士体内的碎命符引动后就不管苏兮怜,直接冲入了刘家的宝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