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灾厄收集者 > 第四十六章 结婚被人放鸽子

  听到轮椅男子这句话,那些自然系控土控金的魔守卫们屁颠屁颠的就跑了上来。
  然后……
  他们就发现自己被坑了。
  说好的总部呢!
  为毛一共就俩建筑?!
  轮椅男子说明原因后,十几人立即开工,一座座楼房在他们的配合下拔地而起。
  空中堡垒从一座死城变为荣华绚丽的魔守卫总部所用的时间仅仅五个小时而已。
  顾与笙也选了一座房子当做自己的住房,嗯,一个小别墅。
  美滋滋。
  顾与笙将星旗插在这里后又把鲁白樱三人介绍给了孤星乔他们,毕竟以后要展开生意嘛。
  回到家,顾与笙还没坐稳呢,就收到了鲁青大学开学的通知。
  他们这些当老师的,该去教学了。
  哎,又是枯燥而无味的一天。
  顾与笙没有立即去往鲁青大学,而是走到内屋将自己厄言戒中的星种卵给安置好。
  毕竟这里面是莫雨霜。
  接着,顾与笙拿来了几个花盆,装好土壤,将气运种子种下,顾与笙浇了浇水,然后满意的拍了拍手。
  心念一动,顾与笙抛出了厄言戒,主机光驱立即弹出,精准的接住了在空中变成光盘的厄言戒。
  唰!
  光驱收回,屏幕一黑,其中“灾厄命运”四个血红色的大字呈现在顾与笙眼前。
  鼠标一点,场景切换。
  顾与笙再次打开了他唯一的一个游戏:
  江山如此多妖
  图标还是一成不变的三头六臂哪吒像,顾与笙点击读档,打开存档“魔童降世”,意识一顿,就像是磁带卡壳一样,下一秒他又来到了女鬼新娘零落雨面前。
  顾与笙看了看零落雨,啧!
  将口水擦掉,顾与笙道:“我们走吧。”
  零落雨愣愣的问道:“去哪?”
  “去魔宗!”
  既然已经知道了这里是哪,顾与笙脑中闪过一丝大胆的想法。
  “魔宗?”零落雨很惊讶道:“你是魔宗人?”
  顾与笙摇了摇头,道:“跟上!”
  一人一鬼立即前往了魔宗,顾与笙直接将守门的魔宗弟子打昏,然后与零落雨一起官而堂皇的走了进去。
  不过,魔宗的守卫可不是只有两个弟子那么简单,顾与笙记得一位金丹期大佬就时不时的坐在一个角落里看着大门。
  顾与笙带着零落雨来到了那个角落,坐在了那位金丹期大佬的身旁。
  金丹期大佬:“……”
  这人是谁?
  擅闯魔宗还走到自己面前坐下?
  当我不存在?!
  正要当他发怒的时候,顾与笙开口了:“孙叔,这次没带酒,下次来给你补上行不?”
  嗯?
  这位金丹期大佬闻言一愣,这句话让他莫名想起了某个想陪着少主离开魔宗还欠他十几坛酒的臭小子!
  那位金丹期大佬试探的问道:“顾与笙?”
  顾与笙摇了摇头,道:“我不是顾与笙,我是魔宗接班人。”
  啪!
  孙佑然反手就是一巴掌拍在顾与笙后脑勺上,是这臭小子没错了。
  这说话也太损了些,不就是把少主拿下了吗,用得着出来撒狗粮嘛!
  顾与笙摇了摇脑袋,使自己清醒了些。
  不过,孙佑然看着顾与笙问道:“你怎么变成这幅模样了?”
  顾与笙回答道:“我和雨霜在一处发现了一个通往其他世界的通道,不过好像是单向的,我们进去后就回不来了,我这是用了一种秘术才将一部分意识投映回来的。”
  孙佑然被顾与笙这一本正经的胡扯给说的一愣一愣的,然后做了一个停的手势,道:“也就是说,少主没死,你们在另一个世界?”
  顾与笙点了点头。
  孙佑然接受了这个操蛋的事实,毕竟顾与笙这人在他印象里虽然爱开玩笑,但这种大事上是不会开玩笑的。
  “那你回来干什么?”孙佑然问道。
  顾与笙犹豫了一下,然后一本正经道:“孙叔,我想你们了。”
  啪!
  孙佑然毫不犹豫的又是一巴掌拍在了顾与笙后脑勺上,然后淡淡道:“说人话。”
  他听说了那个顾与笙驾驶着空中堡垒一人灭了剑宗的故事,也知道顾与笙突破金丹期的事,但,那又怎样?
  原本是金丹期又如何,现在还不是被我按住后脑勺打?
  顾与笙撇了撇嘴,道:“孙叔,你单身这么多年不是没有原因的。”
  “你个臭小子,找打!”孙佑然刚举起手顾与笙就一个闪身与他拉开了三米左右的距离,道:“孙叔,这次我是来搬救兵的!”
  “搬救兵?”孙佑然有些疑惑,你不是在别的世界回不来吗,那你到这里来搬救兵意义何在?
  顾与笙解释道:“我刚才回来的时候发现自己还是在离开时的位置,所以,我想回来搬救兵先把那个地方清理出来,以免我们以后回来的时候被那些妖兽什么的给弄死。”
  孙佑然对此也没怀疑,不过他还是问道:“剑宗的金丹期高手不是之前被你清理掉了吗?你这副身体也有凝真期的实力吧,怎么还走打不过的。”
  顾与笙闻言一阵尴尬,弱弱道:“这次碰上的是僵尸。”
  孙佑然无语,自从这小子听见宗主说过糯米能够压制僵尸后他就再也没对僵尸产生过兴趣。
  这下可好,吃亏了!
  还是吃的没文化的亏!
  走之前,孙佑然瞥了一眼在一旁一点存在感都没有的零落雨,对顾与笙道:“小笙啊,你要对得起雨霜啊。”
  顾与笙:???
  不是,就这一眼你就脑补了那么多剧情?
  孙叔,你不去做编辑真是可以了。
  ……
  几人很快就会到了商场内,孙佑然虽然听说过剑宗内出现了几座奇怪的建筑,但亲眼见到时还是忍不住吓了一跳。
  这特娘的是个什么玩意?
  顾与笙指了指那座商场,对孙叔道:“孙叔,就是那座建筑,里面有一只结婚被放鸽子的僵尸。”
  孙佑然:???
  这是什么鬼介绍?!
  孙佑然打开商场门后全身魔气涌动,直接包围了这个商场。
  “谁!”
  祁士清刚刚睡下,就感觉到有人来到了商场还这么大张旗鼓的嚣张,不禁怒火飙升。
  靠!
  老子结婚被放鸽子了也就忍了,你们还想怎样!
  祁士清气的直接从棺材中跳出,冲向了孙佑然的所在地。
  他要让这个混蛋付出代价!
  来自起床气的代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