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灾厄收集者 > 第四十七章 血脉专长:福祸相依

  祁士清刚跳出来就被孙佑然一巴掌进了大地。
  祁士清:“……”
  起床气瞬间消失。
  顾与笙现在一旁看着孙叔单方面吊打祁士清时心里不禁有些得意。
  我玩游戏从不按套路出牌!
  其实说实话顾与笙也没想到这游戏投映居然是他们进入灵界之后在投映的,这时间点是完全可以进行一波操作的嘛!
  于是,就有了现在的单方面虐菜。
  惨叫,大约响彻了十几分钟吧,祁士清的僵尸之躯被孙佑然砸的支离破碎,不成人样。
  突然,祁士清大吼了一声,然后直愣愣的冲向了顾与笙旁边的零落雨。
  不知道他吃了什么药,一时间,见孙佑然也拦不住,只能眼睁睁的看着祁士清冲向零落雨。
  零落雨也吓了一跳但很快就反应过来了,反手将顾与笙的脖子掐住,然后挡下了祁士清的一击。
  此时,零落雨眼中多了一丝复杂的情绪。
  这种情绪的名字叫做:
  贪婪!
  顾与笙见过这种眼神,在第一章的时候那些妖怪看向肉球的眼神里就有这样的贪婪。
  毫无疑问,零落雨被魔化了。
  祁士清见一击未成,立即对一旁的孙佑然道:“不管你是谁,那只女鬼现在快要变成怪物了,你如果不想死的话就给我住手!”
  这刚劲有力的话语从祁士清口中说出时孙佑然也停下了手,道:“要怎么才能弄死这个怪物?”
  “那小子身上走换命符吗?”祁士清问道。
  换命符?
  孙佑然疑惑的摇了摇头,他作为魔宗人当然知道这个换命符是什么东西了。
  以血为符,抵挡一次致命攻击。
  正是因为知道这符纸的作用,孙佑然才疑惑的。
  现在这个状况,就算顾与笙有换命符又能怎么样?
  难道被女鬼掐死后复活在被掐死?
  听到顾与笙身上没有换命符,祁士清表示自己并不在意,反正待会死的是大家。
  然后,祁士清就在孙佑然不敢相信的眼神下冲了上去。
  身体在膨胀,尸气在错乱,祁士清大吼一声,然后拉住还在打算掐死顾与笙的零落雨准备自爆。
  祁士清被人封印在这就是为了消灭这些魔化物的,所以魔化后实力在自己之上的零落雨后毫不犹豫的冲上去自爆了。
  顾与笙吓的要死,见到零落雨也吓的不在吸收他体内的魔气时,立即将魔气注入全身细胞中。
  碎梦魔影来一波!
  唰!
  祁士清自爆产生的气浪直接将周围的一切全部炸毁,也就是孙佑然全力防御才堪堪保下一命。
  一只躲在孙佑然口袋里的魔气蝴蝶也断了翅膀,少了两条腿。
  开启碎梦魔影后的顾与笙不是真正的无法选中,所以他只能来到这个全场最有可能活下来的地方。
  也就是,金丹期大佬的口袋中。
  捡回了一条命的顾与笙忍住疼痛爬出孙佑然的口袋,然后“吧唧”一声掉到了地上。
  已经死的就剩下这一只魔气蝴蝶的顾与笙立即恢复原样,此时的他,骨瘦如柴,脸色苍白,简直像极了那些病秧子书生。
  突然,屏幕一顿,然后出现了几个大字:
  恭喜通关!
  江山如此多妖已全部通关,是否进行评级?
  ……
  顾与笙意识回归,然后就这么坐着,大约等了十几分钟吧,屏幕上才慢悠悠的出现了是/否两个选项。
  真以为这次我会和上次一样说出来吗?
  呵,天真!
  鼠标移动,放在选项“是”上,开始评分。
  屏幕突然一黑,然后那熟悉的银色字体再次出现:
  游戏通关——基础分+50分
  肠胃不好——由一名女生帮助自己化人+10分
  我是一条咸鱼——全程战斗场次不超过五场+20分
  投机取巧——通过请外援的方式通关游戏+3分
  坐怀不乱——面对鬼新娘时没有丢人现眼做舔狗+2分
  游戏评价:85分(A级),获得通关奖励“福祸相依”
  ……
  顾与笙看完后愣了一下,福祸相依?
  这明显是灾厄族的血脉技能啊!
  专长:福祸相依
  分类:血脉专长
  作用:被动,气运与灾厄同时缠身,你所到的地方总是会发生别样的灾祸,这些灾祸处理好了便是你的福利。
  介绍:是福不是祸,是祸还是福?
  ……
  顾与笙看完介绍后一阵头疼,这是要搞事情啊。
  顾与笙泡了杯茶,一边喝茶一边打开了厄言戒更新后的功能介绍。
  使用者顾与笙,你好:
  由于你所在的世界发生了灵气复苏,灾祸评价也将会由此升高。
  人祸级:由超凡者制造,死亡人数超过两位数的灾祸。
  地乱级:由地面上的生灵或者大地制造的死亡人数超过两位数且都是超凡者的灾祸。
  天灾级:由天道规则造成的死亡人数超过五分之一个文明的灾祸。
  其次,由于之前厄言戒未更新,使用者获得的灾厄材料一律不回收,但之后使用者获得的超过自身等级无法使用的灾厄材料将会统一转化成灾厄币。
  ……
  顾与笙看了下,中规中矩,没有什么不合理的地方,而且就算有,他也不能说些什么。
  关上主机,厄言戒自动弹出,重新化作戒指形状套在了顾与笙手指上。
  走出房间关上门,顾与笙打车来到了鲁青大学。
  为什么要打车呢?
  因为顾与笙发现自己的车似乎没油了!
  这是一个悲伤的话题。
  当然,打车之前他还买了一箱子茅台酒带着。
  他可没忘记给看门老大爷带点礼品。
  灵界内一直没收到酒的孙佑然:“……”
  进了门,顾与笙将礼品放下后就走了,老大爷也是无奈的看着顾与笙,这孩子吧,什么都好,就是这个礼貌……
  太惹人喜欢了。
  放好顾与笙送来的酒,看门老大爷心里不禁美滋滋。
  顾与笙进门之后竹雨就坐到自己肩膀上晃着洁白的小脚开始安静的看起风景。
  校园内,风景还是按照《小石潭记》布置的,整个校园尽显出一种静雅来。
  顾与笙打了卡签了到,然后就回到了自己的办公室。
  然后……
  他就被通知自己升职了。
  自己现在是高一三班的班主任了。
  顾与笙还是有些懵逼,这怎么就突然升职了呢?
  就算自己是顾家人也不应该这样啊?
  直到于凉诗提醒他现在是超凡时代初期顾与笙才反应过来。
  超凡者,不是大白菜。
  虽然他们训练之前检测出来的超凡者多,但跟全华夏比起来连九牛一毛也算不上。
  他们学校的教师为什么超凡者这么多?
  别忘了,鲁青大学可是超凡大学!
  他们收的教师,都是那些有可能觉醒或者有天赋修炼的教师!
  也就是……
  人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