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灾厄收集者 > 第四十八章 说你秀儿不是没有道理的.

  顾与笙想了想,手里抱着一块上好的木材与刻刀等工具去往了教室。
  像他这种掐着点来的人当然是一来就得去上课了。
  高一三班,嗯,没错,就似啧哩!
  顾与笙推门而入,只见说硕大的教室里居然坐满了学生。
  这着实让他好惊讶,超凡者现在这么多吗?
  不对!
  顾与笙仔细感受了一下,这群学生当中还走很多没有觉醒的普通人。
  怎么回事?
  顾与笙想了想,这应该是在过些时候才能修炼的那一群吧?
  准觉醒者?
  顾与笙看着下面的同学,轻轻咳了一声,以证明自己的存在,然后走到讲台上自我介绍道:“同学们好,我叫顾与笙,你们的班主任。”
  同学们:???
  这就没了?
  是不是有点太普通了些?
  不过同学们也没吐槽太多时候,因为一位同学已经举起手来了:“老师老师!”
  顾与笙点了他一下,意示他起来说话。
  那位同学起来先做了一下自我介绍:“老师,我叫竹紫东,梦幻系觉醒者。”
  顾与笙点了点头,道:“你有什么问题?”
  竹紫东机灵古怪的笑了一下,然后道:“没啥,我就是想和老师你认识认识。”
  顾与笙:???
  你皮这一下很开心?
  见顾与笙神情有些恼怒,竹紫东才讪讪道:“老师别生气,容易得肝病,我其实想问一下老师你大约什么境界?”
  听到这个问题,同学们也都竖起了耳朵。
  这个问题可重要了,不然你以后被欺负了带着老师找场子结果没打过你说尴尬不?
  顾与笙见问题回归正轨,这才平静下来,回答道:“星落境。”
  同学们惊讶的张大了嘴,星落境呀,听说这里的中坚战力就是星落境。
  他们才是一个星痕境的小萌新,什么都不懂,只知道星落境很厉害,仅此而已。
  顾与笙就是要的这个效果,拍了拍手,顾与笙满意道:“还有什么问题吗?”
  “没有了,谢谢老师。”竹紫东礼貌的回了一句。
  “坐下。”
  “好嘞!”
  ……
  第二个站起来的是个女孩,她那一双灵动的大眼睛咕噜咕噜的转动,显得机灵古怪,让顾与笙不禁想起了自己的妹妹。
  “你叫什么?”顾与笙问道。
  那位女生回答道:“劳思,我叫林曦莜,特殊系,阵法思。”
  顾与笙听见这个名字的时候一愣,张口回道:“lin~曦莜秀?”
  噗嗤!
  顾与笙这回答让全班同学笑出了声。
  “曦莜秀,怎么以前没发现林秀儿的名字如此优秀呢?”
  “哈哈,老师真的是人才啊!”
  “你们没发现老师回答的时候那一脸呆萌跟之前的儒雅气质一点也不符吗?”
  “是啊,你不说我还忘记了。老思,你是真萌(能)。”
  ……
  听着同学们在底下吵吵杂杂,顾与笙轻微放出了一些属于星落境的威压。
  顿时,世界清静了。
  三秒后,顾与笙放开威压,竹紫东第一个发话:“老师,你这属于体罚!”
  顾与笙瞪了他一眼,竹紫东立即将头缩了回去。
  真·缩头乌龟
  顾与笙没有理会这个皮子,而是再次看向了林曦莜,神情中多了一丝歉意。
  “对不起了,秀儿……呸,曦莜同学,老师这是纯属口误,希望你不会怪老师。”
  “你个男人好狠的心!”林曦莜恨恨道。
  顾与笙:???
  这孩子你要跟我飙戏?确定?
  顾与笙清了清嗓子,道:“错在我,不该用口,不该伤你心。”
  林曦莜:???
  林曦莜睁大了眼睛看着这位新来的班主任,你的儒雅呢?
  怎么还开车加飙戏呢?
  你还是人吗?
  全班同学看向两人的眼神抖开始变了味了,顾与笙咳了两声,刚准备发言,一位女同学举起了手。
  顾与笙意示她站起来发言,那位女同学刚站起来就介绍到:“老师,你好。我叫君晓,特殊系机械师。”
  “你有什么问题吗?这是最后一个了。”顾与笙看了看时间已经过去近一半了,便加上了一句。
  “老师,我想问一下,之前我们学习的生活技艺在这超凡时代用处还大吗?”
  顾与笙听见这个问题时眼前一亮,甚至忘了让一旁的林曦莜坐下了。
  “这个问题问的就很好。看见我带的东西了吗?这个问题就是我这节课要讲的东西。”
  “首先呢,超凡时代,灵气复苏,刺激人类发展,有很多东西是可以突破那个看不见的壁障的。”
  “比如,黑客技术,灵气复苏以后,觉醒了相关能力的超凡者会放弃之前的技术吗?不会!他们只能在原本的技术上寻求突破。”
  “其次,我要告诉大家一点,即使没有超凡能力,制造技艺达到一定的水平后是可以以凡人之身与超凡者掰手腕的。”
  “比如,你们师爷,普通人。”
  “但他木雕技术打到了巅峰,灵气复苏以后突破了这个巅峰,打到了另一个境界,他给我发了一张图片,是他雕刻的木雕,隔着照片都有灵气进入我的体内。”
  说着,顾与笙打开了那张照片,顿时,台下一阵惊呼。
  “呀,我星痕二级了!”
  “我也是!”
  “+1”
  ……
  君晓又问道:“老师,这个木雕是靠着什么将灵气传入我们体内的?总不能是顺着网线来的吧?”
  顾与笙沉默了一会儿,道:“这东西我只是猜测,第一,可能是意蕴!哪怕隔着照片,木雕的意蕴我们还是感受到了,这些灵气也许就是顺着意蕴过来的。或者……是信仰,难道你们没有发现有些人并没有得到那些灵气吗?”
  说着,顾与笙将投转向了竹紫东。
  林曦莜:我还在这站着呢,看我看我!露克米!
  竹紫东挠了挠头,道:“我对木雕这种东西不感兴趣,在我眼里所有木雕都一个样。”
  顾与笙这才转过头来,回答道:“或许是他没能感受到木雕的意蕴,也许是他并不觉得这个木雕好,对这个木雕没有信仰之力的提供,所以也不会有反馈。”
  见台下的同学们似懂非懂的样子,顾与笙也是无奈一笑,自己给他们讲这些干嘛?
  或许是自己期望老师的作品得到更多人的认了吧,但这些孩子……
  让他们多在小说的影响下熏陶两年不就自然而然的懂了吗?
  想到这,顾与笙看向了同学们,道:“谁是班长之前的班主任应该认命了吧?班长,起立!”
  啪!
  听到顾与笙这个命令,林曦莜松了口气,吧唧一声坐了下去。
  此时,台下只剩下了君晓一人。
  顾与笙:“……”
  其实吧,说你秀儿不是没有道理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