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灾厄收集者 > 第五十二章 童话城堡

  果然……
  那只刚被顾与笙用命气丝线切下来的小手已经消失的无影无踪了。
  和那黑猫一样。
  顾与笙手中命气丝线飞出,将那刚伸出来的手臂给缠了起来。
  这下用没问题了吧?
  顾与笙为自己的机智点了个赞,然后美滋滋的开始清理那些血液。
  命气包裹血液,打开车窗,丢出去,关窗,一气呵成。
  然后……
  他发现那滩血液再次出现在了自己的后座上,似乎变成了一个死循环一样。
  风,还在继续吹,一排排的大树在黑夜中唰唰作响,原本静谧的气氛多了一丝森然。
  大街上那化作一滩的黑猫再次露出了诡异的笑容,似乎在嘲讽顾与笙一样。
  顾与笙这次闭上了眼,我不看我不看!
  突然,顾与笙感觉到了一股微风袭来,自己的神智一下子清醒了许多。
  身旁,是拇指大小的竹雨正在紧张兮兮的看着自己。
  车窗不知何时已经被打开了,那股微风就是从外面刮来的。
  顾与笙回头看向了后座,没有悬挂的黑猫,没有会伸手的血迹,只有非命现在后座上不知道在想什么。
  顾与笙再次回过头望向了车外,那里,只有一束鲜花,正是顾与笙刚来的时候突然出现在他车后座上的鲜花。
  看到这,顾与笙怎么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自己这是中了幻术了!
  梦幻系超凡者吗?
  顾与笙猜测道。
  “爹地没事吧,刚才爹地很傻了一样,吓死竹雨了!”小竹雨见顾与笙醒了以后便过来寒嘘问暖,着实让顾与笙心底一暖。
  突然,顾与笙通过开着的车窗听见了外面有一声大门打开的声音响起,令他瞬间警惕起来。
  这个村子里每一户人家都紧闭大门,就你家大半夜的开门?
  明显有问题!
  接着……
  顾与笙就听见了陆陆续续各种不同的大门打开的声音传入耳中,脸色不禁一僵。
  疼!
  随着一户户人家打开大门,原本寂静森然的村子瞬间就变得恐怖起来。
  顾与笙伸出头去一看,艾玛!
  只见这出来的人一个个的都紧闭着眼,脚步晃晃悠悠慢慢的向着同一个方向走着。
  集体梦游?!
  顾与笙下了车,以同样晃晃悠悠慢慢的步伐很紧了他们,甚至比他们走的还要像是在梦游。
  走了许久,大部队终于停下了。
  呈现在顾与笙面前的是,一座精美逼真的童话城堡。
  顾与笙惊了,此堡只应天上有,人间居然有残留?!
  仔细瞧瞧这个童话城堡,你看这个堡,它又大又高,就像这个小女孩……
  他扒拉我。
  顾与笙一脸疑惑的看着这个刚从童话城堡里出来后就跑到自己裤腿这里拽他裤腿的小女孩,感觉自己有些懵。
  看任务介绍,顾与笙猜测这里的大boss应该是母婴双煞,结果你给我整出来了童话城堡和小萝莉?
  母亲呢?
  逝世了。
  婴儿呢?
  长大了。
  ……
  顾与笙低头看了看这个身穿公主裙的小女孩,装出一副邻家大哥哥道:“小姑娘,你有什么事情吗?”
  这小姑娘似乎有点卡,说话都不清楚了:“大哥哥……不是睡……陪我玩!”
  顾与笙此时全是明白了“人生就像一场辣鸡游戏”这句话,哎~
  这辣鸡游戏,还特喵的会卡!
  顾与笙在内心吐槽了一会儿便道:“好啊!”
  那样子,像极了阳光少年,邻家大哥哥。
  总之跟原来的顾与笙一点也不像……
  两人进了城堡,顾与笙发现这城堡居然没有管家仆人之类的,难道这些人也抵制封建迷信?
  顾与笙不知道,他也不敢问。
  小姑娘带着顾与笙来到了饭桌旁坐下,然后一只黑色的鹿型生物就跑了出来。
  这黑色小鹿见到小姑娘后小鼻子一只再拱她,逗的她嘻嘻嘻笑个不停。
  笑够了,小姑娘才介绍道:“大哥哥,我叫欣儿,这座城堡的公举,这是我的朋友,兮兮。”
  顾与笙原本像吟诗一首夸一夸她们的,但奈何自己没有宇文落那种文采,只能作罢。
  “此鹿好看!”
  欣儿皱了皱精致的小鼻子,似乎对这种敷衍的话语有点生气。
  顾与笙见此立即接上一句:“我们欣儿才是最可爱的。”
  满满的求生欲.jpg
  鬼知道这小姑娘会不会一生气就变成满脸是血的布娃娃,顾与笙可不敢瞎尝试。
  欣儿听见顾与笙的夸赞后小脸上满满的都是骄傲,看的顾与笙稳不住给了她一个脑瓜蹦。
  “呀,疼!”
  欣儿明显没有想到顾与笙会给自己一个脑瓜蹦,没有防备的她直接被打的两只小手捂住了额头,大眼睛中全是眼泪。
  顾与笙见局面有些要崩的趋势,便直接甩锅道:“兮兮你别乱敲欣儿的头。”
  在一旁打酱油的兮兮:???
  “大哥哥你干嘛!”欣儿有些生气道。
  “欣儿太可爱了,大哥哥情不自禁。”顾与笙想强行解释一波。
  “哼!大哥哥好坏,欣儿不理大哥哥了!”
  小丫头明显是生气了,转过头去就不跟顾与笙说话了。
  顾与笙无奈的摸了摸鼻子,谁知道小丫头这么脆弱啊!
  碰了一鼻子灰,顾与笙也没去找那个没趣,(这句话有点绕啊。)便直接走上了二楼,也不管自己是外来人了,他现在只想快点结束这场任务。
  走上了二楼,顾与笙推开了第一扇半掩着的门。
  只见门内是一个育儿间,婴儿床摆放在中间,周围的奶嘴奶瓶放在一边。
  墙上,挂着一个一家三口的照片,其中那个年约一两岁的小宝宝应该就是楼下的婴儿了。
  全家福?
  顾与笙摘下墙上的照片,只见照片内,那个中年男子手中抱着婴儿表情是一脸恐惧,似乎看见了什么不该看的一样。
  反观那位刚晋升为妈妈的女子就好多了,一脸幸福的看着婴儿,与中年男子脸上的表情格格不入。
  顾与笙看完后嘴角一抽,这照片用了亚洲四大邪术之一的ps吧?!
  差异也太大了些。
  走出房间关上门,顾与笙来到了第二个房间,这个房间内昏暗无比,四面墙壁破破烂烂,与第一个房间相比简直是天上地下。
  这根本不像是这个城堡内的房间好吧!
  更可怕的事,这个房间中央居然摆放着一口红木棺材!
  顾与笙感觉背后有些发瘆,回过头去一看,那只原本在幻境中被他杀死的黑猫此时居然在门口一脸邪笑的看着他。
  黑猫的身体,柔柔软软,和环境中被顾与笙炸完后一样。
  “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