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灾厄收集者 > 第五十六章 白雪公主,呆萌王后.

  这个,算是经典台词了吧?
  顾与笙暗暗想到。
  王后这个问题落下后,顾与笙底下出现了三个选项。
  文字游戏嘛!
  一:白雪公主世上最美!
  二:你是世上最美的女人,但白雪公主比你还美。
  三:洗洗睡吧,白雪公主跟你一比你就成乞丐了。
  ……
  这三个选项有区别吗?
  顾与笙试了下,点下了第三个选项。
  “洗洗睡吧,白雪公主跟你一比你就成乞丐了。”
  一声轻蔑至极的声音从魔镜中发出,然后顾与笙清楚地看到王后的脸色由期待变为愤怒,由愤怒转为了怨恨。
  然后,王后拿起了身后的小锤子。
  啪!
  魔镜破碎,屏幕一黑,屏幕上一行银色字体字不断跳动:
  由于魔镜的回答太过伤了王后的自尊,王后大怒,将魔镜打碎。
  最后,是三个大字:
  你死了!
  顾与笙打开存档“母女间隔”,然后魔镜依旧,王后缓缓地迈着优雅而华丽的步伐走到了顾与笙面前,粉唇轻齿,问道:“魔镜啊魔镜,谁才是世界上最美丽的女人。”
  同样的,底下是与上次相同的三个选项。
  一:白雪公主世上最美!
  二:你是世上最美的女人,但白雪公主比你还美。
  三:洗洗睡吧,白雪公主跟你一比你就成乞丐了。
  ……
  顾与笙这次学乖了,没有选择第一个选项拉仇恨,而是选择先赏一甜枣,给一巴掌的选择。
  二:你是世上最美的女人,但白雪公主比你还美。
  王后刚听到前半句时小脸上写满了骄傲,但听到魔镜后半句是脸色瞬间垮了下来,面色不善道:“为什么!你都说我是世上最美的女人了,那为什么白雪比我还要美?”
  魔镜沉默了一会儿,顾与笙屏幕上也出现了三个选项。
  一:你是世上最美的女人,但白雪公主还是女孩。
  二:没有为什么,任何人都有比别人差的地方。
  三:我刚才骗你的。
  ……
  顾与笙看完选项后首先两作死的第三个选项给pass掉了,选这个选项绝逼会死的好吧!
  至于第二个选项的心灵鸡汤肯定也不行,女人在生气的时候是什么大道理也听不下去的。
  所以,顾与笙果断的选择了选项一。
  屏幕内,魔镜沉默了一会儿,然后回答王后道:
  “你是世上最美的女人,但白雪公主还是女孩。”
  王后:“……”
  说实话,魔镜的这一手车开的她措手不及,心中的怨气也有些消散了。
  不过,王后还是有点小嫉妒的,闷闷道:“白雪这丫头,长的那么好看,真的是气死人了!啊啊啊,我想当最美的女人啊!”
  “你现在就是啊!”魔镜这次没有经过顾与笙之手就回答了王后。
  王后被魔镜这车来的哑口无言,最后努着小嘴恶狠狠对魔镜道:“你闭嘴!”
  魔镜瞬间安静了。
  画面切换,王后与魔镜对话的房间外,一位守卫听力十分好,魔镜与王后的对话全都被他一字不落的听到了。
  他是一个熟女控,对与那些青涩的女孩时十分不屑的,他迷恋王后,他想讨王后欢心。
  他是一个有梦想的守卫,他的梦想是做王后的“骑士”。
  于是,这位骑士听到王后自言自语那句话后眼珠子咕噜一转,带上了自己全部的家当来到了全王国最出名也的杀手组织。
  “你要杀什么人?”杀手组织的掌柜道。
  “一个女孩,她叫白雪。”守卫回答道。
  “公主啊,这可不好杀啊。”掌柜感叹道。
  掌柜感叹完,有自言自语道:“杀公主,我也要你的一生。以后,你就是我们组织的奴隶了。”
  “可以。”守卫道。
  他做这些,只为博得佳人一笑。
  ……
  屏幕外,顾与笙沉默。
  爱情,真的有如此大的威力吗?
  为了一个注定不会跟自己在一起的人,真的可以放弃一切吗?
  感叹了一句,顾与笙最后得出答案:
  舔狗不配拥有一切,恋爱是死亡的开端。
  ……
  屏幕内,顾与笙的视角再次转到魔镜身上,此时,左上角的卡牌已经准备完毕。
  屏幕中央,是四张背面朝着顾与笙的卡牌,看样子应该只能选择一张。
  顾与笙随便选了一张,只见那张卡牌突然光芒大盛,然后翻了过来。
  只见这张卡牌正面画的,赫然是一个提线木偶!
  顾与笙的屏幕上只剩下了这张卡牌。
  提线木偶卡牌:使用后可获得一具可以控制的人型木偶。
  顾与笙毫不犹豫的使用了卡牌,顿时,他的时间再次离开了魔镜,来到了王国外的森林中。
  接受他控制的,是一具长的与真人无异木偶,手中该拿着一柄长剑。
  白雪公主童话,最终公主与王子过上了幸福的生活。
  所以,他是要去杀了公主呢,还是去劈了王子呢?
  如果不是害怕干不过那七个葫芦娃……啊呸,小矮人,他直接让白雪公主死在那些杀手的刀下。
  不过……
  顾与笙似乎记得好像杀手见白雪公主美丽无比,然后放了她。
  舔狗不配拥有一切!
  该死的舔狗!
  顾与笙有些生气,然后控制木偶朝着白雪公主被追杀的方向跑去。
  他为什么知道白雪公主在哪呢?
  小地图,了解下?
  不过,顾与笙猜测,这小地图应该是魔镜本体的能力,毕竟人家随随便便就能知道谁是世界上最美丽的女人,这种同样是洞悉类的能力肯定是信手拈来。
  这些跟顾与笙了没关系了,他现在离白雪公主只有不到一百米了,他耳边现在都传来了马匹奔驰的声音。
  脚下的大地在不断颤动,看样子他们应该是离自己很近了。
  顾与笙控制的木偶突然举起了手中的长剑,向着一个方向决然刺出。
  他原本希望的时看到白雪公主正好撞向了这柄长剑,然后身亡,游戏结束。
  但……
  携款游戏明显和他想的不一样,木偶举起手中的长剑向前刺出后居然刺中了白雪公主的马匹!
  噗嗤!
  扑通!
  长剑入体,这匹明显不凡的马匹也但在了顾与笙面前。
  同时,因为惯性,马背上的白雪公主啧倒在了木偶怀中。
  白雪公主外木偶怀中抬起了头,发现自己居然扑在了一个陌生男子的怀中,小脸上顿时升起了两片霞红。
  顾与笙看见了这张脸,在屏幕外呼吸逐渐加重。
  他突然发现,魔镜说的……
  好有道理。
  他感觉自己好像由相信爱情的存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