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灾厄收集者 > 第六十二章 老师住院

  什么?!
  原本还在口吐莲花的顾与笙瞬间急了,站起身子就往内屋窜。
  什么鬼玩意他老师就晕过去了,一定是假的!
  顾与笙有些不敢相信。
  前面,就是老师的房间了。
  门,早已被人打开,应该是唐箬与云裳语进去时留下的痕迹。
  屋内,隐隐约约能听见唐箬师姐的呼喊。
  顾与笙走了进去,转过门口,在卧室里发现了倒在地上的老师。
  “老师。”顾与笙轻轻呼唤了一声,没有人答应。
  他不知道的是,他的眼眶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变红了,其内隐隐约约有泪水闪烁。
  “老师。”这一声呼唤声,已经加上了一丝哭腔。
  唐箬师姐最先从从伤心中清醒,对昼夜两人与门外围着的师弟师妹道:“先别哭了,先打120,快!”
  她来的最早,也试过老师的鼻息,已经微弱的几乎不可查询了,她这么说只是给其余的师弟师妹们一些希望而已,让他们不至于太过伤心。
  这时,顾与笙也反应过来了,立马闭上了眼,精神力高度集中。
  在他的视界中,代表老师的命气光团已经变得微不可查了,情况十分危险!
  自己,不知道能不能补全老师那些流逝的命气。
  顾与笙想起了自己曾经在这里的点点滴滴,不禁咬了咬牙。
  不能补全也得补!
  就算拼上他这条命也要把老师救活!
  思考间,顾与笙背后的五星红旗虚影突然升起,其中一颗五角星闪烁着耀眼的光芒,代表星落境那一颗守护之星终于被点亮,仔细看,这颗守护之星内还闪烁着顾与笙与老师的记忆片段,一段段,平淡却感人。
  唰!
  第二颗守护之星被彻底点亮,在五星国旗内闪耀着不亚于第一颗守护之星的璀璨光芒。
  此时,顾与笙惊奇的发现老师的命气流逝开始停止了!
  眼中命术符文闪烁,顾与笙手中命气涌出,在空中不断挥舞。
  一笔……两笔……
  一共四笔,一枚精简而玄妙的符文便呈现在唐箬等人面前。
  顾与笙此时的命术符文一共四笔,也一共有四种变化,每一种变化所拥有的能力也是不一样的。
  第一种变化,碎命符,控制目标体内的命气爆炸,不引爆的话还可以完全控制目标,但目标有挣脱的可能。
  第二种变化,聚命符,不断的吸收周围目标自然流逝的命气,用以增加自己的命气。
  第三种变化,散命符,使目标体内的命气流逝速度加快。
  第四种变化,引命符,这也是顾与笙最常使用的一种变化,它的作用是将周围生物自然流逝的命气引用,作为自己的基础能量使用,但命气的单次最大引用不超过自己当前等级能够引用的能量上限。
  这次,顾与笙用的是命术符文的第二种变化,聚命符。
  大量的命气在空中凝聚,最终形成了这四道纹路的命术符文。
  唰!
  顾与笙将聚命符轻轻拍在老师身上,然后就开始安心等待起来。
  “你刚才那是……”唐箬惊讶的问道。
  “我只能做这么多了,老师能不能醒,如果老师还不能醒,那我也不能为力了。”顾与笙紧张的看着禁闭着双眼的老师回答道。
  “一定会好起来的。”顾与笙轻声安慰自己道。
  很快,120的救护车就急急忙忙的赶到了。
  这群救护人员也很紧张啊,他们来之前院长就告诉过他们了,他们这次救得是一个大人物,国宝级的那种,根本由不得半点马虎。
  几位救护人员深呼吸了几下,放松了心情,然后立马下车去病人的所在地了。
  他们还没到地方冷汗就流了一头,这让他们回忆起了自己第一次干这一行的时候,那时候,和现在几乎是一样的。
  终于,救护人员来到了病人面前,随行的医生拿出仪器检查了许久,才松了一口气。
  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水,医生对周围的人解释道:“没什么大问题,就是太久没吃饭身体机能供应不足,昏倒了而已。”
  众人松了口气,那位医生又道:“这老爷子也是运气好,一般来说他们这年纪的人,要是没觉醒的挂遇上这种事应该是很难坚持住的。”
  话落,唐箬与云裳语都不由自主的将目光转向了顾与笙。
  顾与笙闻言也松了口气。
  拍了拍自己吓坏了的小心脏,顾与笙小声道:“还好还好,没事就好。”
  打个了电话,顾与笙请了个假。
  开什么玩笑,老师都住院了他还有心情上课?!
  他要去照顾老师!
  绝对不是自己又忘了备课了!
  收拾好东西,顾与笙与唐箬一同安排师兄弟们看望老师的日子,然后等到安排的差不多时,他们也驾车打算前往第一医院去看样老师。
  当然,驾的是顾与笙的车。
  不管是唐箬还是云裳语都是普通人家的孩子,现在还买不起车。
  在车上,唐箬是表现的一脸淡定,她可早就知道自己这个小师弟是富家弟子,所以对顾与笙这豪车可谓是早有所料。
  但云裳语也就不一样了,这丫头从小到大都是在贫穷的环境中长大,别说豪车了,她之前最期待的就是老师再带她去一次那个酒店吃饭。
  所以,云裳语坐在顾与笙的柯尼塞格One-1上时那是紧张兮兮的,生怕弄脏了这车顾与笙让她赔钱。
  看到云裳语这样子,唐箬似乎想起来了什么,道:“小笙,我记得你好像还有一个木雕店吧?”
  顾与笙点了点头,道:“这几天都没空经营了,整天东跑西窜的。”
  唐箬闻言试探道:“没空经营了?要不我和小语去帮你?”
  “小语?”顾与笙疑惑,难道是那位自己没听说过的师兄?
  “谁叫我?”正在小心翼翼看着车外风景的云裳语突然听到了有人在叫自己名字。
  顾与笙看了看云裳语,脸色一阵古怪,然后对唐箬道:“师姐,你就不怕老师知道了打死你?”
  唐箬闻言不禁给了顾与笙一个脑瓜蹦,无语道:“你想到哪去了?我是那种绑着师妹跑的人吗?你别看小语年龄小,她的天赋可不弱给你!”
  “哦?”顾与笙显得饶有兴趣,道:“她完成了老师给的任务?”
  唐箬点了点头。
  嘶~
  顾与笙倒吸了一口凉气,他老师曾经说过,没完成他给的任务的,一律不准出去说是他的徒弟。
  顾与笙当初是高手级才堪堪完成那个变态任务。
  他记得当初就有一个根据《核舟记》来仿制一个小舟的任务,他光完成那个任务就苦苦制作了一年多才勉强合格。
  这小丫头今年才多大?
  就完成了?
  果真是……
  此女,竟恐怖如斯也!
  就在顾与笙感叹的时候,云裳语低声问道:“唐箬姐,老师他不会有事吧?”
  顾与笙与唐箬双双沉默,虽然医院说是没事了,但也说不定一些意外……
  他们刚才那么努力的岔开话题,就是为了不让这个小丫头想到这里伤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