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灾厄收集者 > 第六十四章 打磨真人

  沉默了许久,老爷子才做出了一个略带有一丝疑惑意味的回答:
  “合……合法萝莉?”
  顾与笙:???
  这次轮到顾与笙懵逼了,他实在不敢相信这句话是从自己尊敬的老师口中说出的。
  别说顾与笙,就是一直住在宅子里照顾老师的唐箬都不相信自己老师居然居然能说出这种话来。
  在他们印象中,老师平常是一个古板而不失新意,严肃而不放纵的严格教师,根本不会说这些网络骚话的好吧!
  他们对老师的印象还是那个在宅子中有事没事浇浇花,找块木头雕刻下,时不时的还给学生灌灌心灵鸡汤的老师。
  可现在……
  他们对老师的印象有点变了。
  ……
  坐在床头的老爷子似乎发现了自己说错话导致自己人设即将崩溃了,便强行解释道:“现在是新时代了,不要在意些这个。多学学你们大师兄,超凡时代,自创法术《蕴刻》,以自身意蕴养刻刀,不断壮大,雕刻点缀世间万物,亦可杀敌千万,亦可守家卫国。虽然介绍有些夸大了,但效果却是不错的。你们也该学学。”
  老爷子说到这,忍不住瞪了一眼顾与笙。
  那意思是老子这么培养你,你弄出了什么成就了?!
  顾与笙是没什么感觉,成就这种东西要有灵感,没有灵感的话一切都是白费。
  顾与笙没感觉,但落地后就现在他身后的竹雨就不一样了啊。
  她是木偶,面对一个雕刻大宗师的威压直接被吓回了原型,重新化作了拇指大的木雕正正好好从空中落下后落到了顾与笙的口袋中。
  顾与笙:“……”
  谁能告诉他到底发生了什么?
  只不过是一个眼神而已,怎么还变回去了呢?
  顾与笙不理解,也理解不了。
  于是,他索性就不管了,笑眯眯的看向了自家老师。
  老爷子人老精怪,一下子就明白了顾与笙的意思。
  他就喜欢顾与笙这种想要什么就直接表达出来的性格,唐箬她们虽然能力不错,但这个时代不争不吱声只会成为背景。
  伸了伸手,老爷子意示顾与笙过来。
  顾与笙表现的十分听话,一路小跑就来到了老师面前。
  只见老师眉心处突然出现一个小洞,一柄乳白色的刻刀就从这个小洞中冲了出来,直指顾与笙!
  左一刀,右一刀,刻刀不断的在顾与笙身上雕刻着,顾与笙感觉自己似乎被什么力量压制住了一样,根本动不了,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自己被当作材料一刀一刀的雕刻。
  不过……
  似乎刻刀落在自己身上时并没有疼痛感产生?反而有一种十分舒服的感觉,顾与笙感到了自己全身毛孔张开,似乎有什么东西从自己身上被刻刀斩下了一样。
  许久,刻刀停下。
  顾与笙发觉到自己体内的杂志似乎变少了许多,而且,他整个人飘飘欲仙的,像是冲破了某个枷锁一般。
  老师收回了自己那变得透明的刻刀,整个人大汗淋漓,变疲惫了好多。
  此时,在唐箬眼中。
  自从老师的刻刀收回后,小师弟整个人都变了许多。
  气质变得更好了,今天刚见到小师弟时她就发现了原本小师弟儒雅的气质似乎变淡了许多,不过,随着刻刀的落下,小师弟身上那股儒雅的气质又回来了。
  还有,就是一个很奇怪的感觉了。
  明明小师弟的样貌没有任何变化,鼻子眼睛还是那个样子,但这些东西组合在一起时却有一种精致的感觉。
  似乎……
  小师弟被老师的刻刀打磨了一番。
  的确,这种变化顾与笙也发现了,只不过他比唐箬想的多。
  在刚有魔丸的时候,他只有魔气,没有修心法,没有魔守功法,只能靠着自身养成的儒雅之气抵御魔气对欲望的引诱和对内心的改变。
  但,他低估魔气了。
  他终究还是被改变了一些性格,虽然不明显,但的确是有。
  自从他有了《九脉炼星·魔守》以后,魔气就没有干扰过他,但之前改变的性格也回不来了。
  这也是他心中的一根刺。
  虽然有点皮的儒生真的很好,但他就是喜欢那种安静的儒生。
  现在,他在老师的打磨下,那原本被魔气改变的一切也都恢复了原本的样子。
  “谢谢老师。”顾与笙对老师拱了拱手,表示感谢。
  老爷子没有理他,而是转头看向了唐箬,眼神中带上了一丝歉意:“小箬啊,这次我先给小笙打磨,他现在需要……”
  还没等他说完呢,唐箬就打断了他的话:“老师您这话说的,我们都是您的学生,你不用在意些前后的。再说了,我是这么小气的人吗?”
  当然,唐箬见识到了老师这打磨的效果,自然也不可能完全没点小脾气,她心里的话是这样的:
  “老师您这话说的,我们都是您的弟子,谁不知道你偏心小师弟啊!”
  但话虽这么说,但老师不知道啊,见唐箬这想法,心中的愧疚之意更加浓郁了。
  这丫头,命苦啊。
  从小就跟着她母亲生活,日子过得是苦不拉叽的。
  整天一边学习雕刻,一边还给他打理着院子内的一切。
  什么浇花了,什么一日三餐了,什么解决弟子间矛盾了等等……
  这些原本都是他一个老师应该干的,但唐箬却帮他解决好了一切,将这个小宅子打理的井井有条的。
  老爷子心底真的感觉对不起唐箬,在他这,唐箬这孩子虽然比在原本的山区好,但也很累。
  想到这,老爷子暗暗下定决心:等恢复好了体力,重新蕴养好了刻刀,他一定先给唐箬打磨一番。
  这时,三人各有想法。在一旁被无视的云裳语也忍不住了,不紧问道:“老师老师,那我呢?我也要!”
  老师看了一眼一脸期待的云裳语,又感受了下自己那无比虚弱的身体,沉默了许久,最终才憋出一个字来:
  “滚!”
  一旁的顾与笙和唐箬见此不禁无语,这丫头……
  真的是打铁烧了眼珠子呀!
  不看火水。(青岛西海岸新区方言,意思是:不看情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