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灾厄收集者 > 第七十二章 命中注定,无法逃避.
    五米,说远不远,说近不近。
  
      白玉灵被轰飞后落到了悬崖边缘处,离落下悬崖只有一步之遥。
  
      白玉灵前方,是步步逼近的傀儡。
  
      后方,是山巅之尽。
  
      一步生,一步死。
  
      生死只在一瞬间,能活下来,全靠运气。
  
      不过,白玉灵明白,“仙”,会眷顾他的。
  
      面无表情的看向步步逼近欲要将他逼下悬崖的傀儡,白玉灵手心处亮起了一个蓝色的符文。
  
      这是“仙”赐予他的法术,斩红尘。
  
      白玉灵脸上没有一丝情绪波动,因为“仙”在创造他的时候说过
  
      天道无情枯骨黄。
  
      所以,他没有感情。
  
      现在,他只感觉到自己似乎离“仙”更近了一步,只要斩去红尘,他就能见到创造他的“仙”了。
  
      ……
  
      此时,傀儡正在一步步的极速奔向现在悬崖边想要放大的白玉灵,手中拳头握紧。
  
      一拳轰出,与白玉灵的身体碰撞,顿时,白玉碎片散落。
  
      但,白玉灵的“斩红尘”已经准备完毕了,此时的他,似乎已经看到了“仙”。
  
      只见白玉灵脚下的白玉碎片突然飞起,围绕着他不停的旋转,旋转……
  
      最后,白玉灵也跟着碎片旋转……
  
      许久,当白玉灵所化的白玉碎片全部集齐时,一柄白玉长剑便由这些碎片凝聚而出,遥指顾与笙。
  
      这前后时间相隔不过三秒,顾与笙他们只看见白玉碎片围绕着白玉灵旋转后白玉灵就碎了,突然就变成了一柄白玉长剑刺向了现在后方的顾与笙。
  
      当顾与笙反应过来时,那柄长剑已经刺入了他的左胸。
  
      不过,还好。
  
      他的心脏长在右边。
  
      这个想法刚刚升起,顾与笙就晕了过去。
  
      “哥,你没事吧!”
  
      “顾哥,醒醒啊!”
  
      “别死……”
  
      三声呼唤,是顾与笙昏迷前听到的最后的声音。
  
      (全文,终!)
  
      (咳,开个玩笑。)
  
      ……
  
      当顾与笙再次醒来之时,他眼前的一切都变了。
  
      前方,是一位身着白衫的长发男子正在摆着棋局,与他对弈的,是他自己。
  
      或者说,另一个白衫男子。
  
      看到这,顾与笙似乎明白了什么。
  
      合着你没人下棋就把我拉进来了?!
  
      万一外面的人以为我死了要把我火化了该怎么办?
  
      “咳……”
  
      白衫男子应该就是这片世界的主人,顾与笙在心里说的话他也应该能听见。
  
      不过,人家儒雅,人家心境好。
  
      听见顾与笙的吐槽后只不过是咳嗽了一声而已,这只不过是表示惊讶的一种方式。
  
      啪!
  
      白衫男子双指夹起一枚棋子,然后落在了棋盘上。
  
      顾与笙的视线忍不住的向棋局看去。
  
      怎么回事?!
  
      我为什么控制不住我自己了?
  
      那枚棋子!
  
      顾与笙似乎想到了什么,开始认真的观看起了这局对弈。
  
      很明显,白衫男子下不过对面。
  
      可能……
  
      都是自己?
  
      太了解自己了,所以下不过?
  
      这只是顾与笙的猜测,没有人给他解答。
  
      然后,顾与笙发现了一个有趣的事。
  
      那个第一个落下的棋子,白衫男子从来没动过它,但它却在自己悄悄的缓慢移动,最终,在这一局对弈快结束的时候已经离棋盘外仅差一步之遥了。
  
      然后……
  
      这枚棋子就被发现了。
  
      对面的白衫男子似乎有些奇怪的看着这枚棋子,然后发现
  
      哦,自己被耍了。
  
      于是,白衫男子做了一件顾与笙没有想到的事情
  
      !!(╯'')╯︵┻━┻
  
      他掀了桌子!
  
      所有棋子一落地,便化作了尘埃。
  
      画面结束,顾与笙也被白衫男子丢出了这片空间。
  
      ……
  
      睁开眼,顾与笙发现自己现在好像是在别人背上让人背着。
  
      “嗯……”
  
      揉了揉眼,顾与笙拍了拍背着自己的人。
  
      “顾哥,你醒了!”
  
      于凉诗惊讶的声音随后响起,然后顾与笙就感觉到自己的脸蛋似乎被一只小手给掐住了。
  
      “哥,你真的醒了!”
  
      顾与笙点了点头,然后从于凉诗背上跳了下来。
  
      其实也就是将腿落了下来,然后就碰到地了。
  
      事实证明,他们全家就只有苏兮怜一个个子矮的。
  
      就在顾与笙“事实证明”的时候,他感觉自己的脸蛋上又多了一只手。
  
      顾与笙顺着这只手看去,然后就看到了一脸奇怪表情的孤星乔。
  
      “怎么了?”
  
      苏兮怜无奈“哥,你晕了之后我们就打算离开的,结果碰上了好几个白玉仙,正常人来十几次也不一定能碰上啊!”
  
      说罢,一位白衣翩翩的玉石公子就从众人的眼前掠过。
  
      顾与笙“……”
  
      沉默了一会儿,那只白玉仙还没走远,顾与笙问到“这是什么境界的白玉仙?”
  
      孤星乔看了顾与笙一眼,然后拿出她那把银色手枪对着白玉仙“砰砰”就是两枪。
  
      第一颗魔气子弹被“仙之庇护”挡下,但第二课子弹却结结实实的打在了白玉仙脑门上。
  
      顿时,白玉仙脑门上大约掉下了三块白玉碎片。
  
      孤星乔看了眼地上的白玉碎片,然后转过身对顾与笙道“应该是星落境二层,我们的任务就是他的星元,你还能发吗?”
  
      顾与笙“……”
  
      说实话,孤星乔这一手承伤检测把她吓着了。
  
      那姑娘这么猛的吗?
  
      顾与笙点了点头,手中祸魂笛突然出现,然后放到了嘴边。
  
      悠悠扬扬的乐曲声回荡在山巅,白玉仙也看向了袭击他的人。
  
      只见白玉仙手中突然出现了一个白玉棋盘,然后放在了自己身前浮空而起。
  
      顾与笙看到这个棋盘时乐曲声一顿,然后再次恢复。
  
      没人注意到他这个细节,他这是被吓得。
  
      那个空间,那白衫男子用的就是这个摸样的棋盘。
  
      而且……
  
      顾与笙看着白玉仙这张脸,又回忆起了白玉童与白玉灵的脸,然后惊奇的发现……
  
      这三种星种的面容居然都和那位白衫男子有着惊人的相似!
  
      那是一种,相似,但又不同的感觉,所以之前没人发现。
  
      似乎,像是……
  
      顾与笙突然惊醒!
  
      自己想这些有个什么用?!
  
      一个个音符围绕在自己身边,顾与笙的旋律突然变得高深莫测起来,似乎饶人心扉,又痒又难受。
  
      音符一个个的按照某种规则排列飞出,围绕在了白玉仙身旁,封死了他大部分路线。
  
      命中注定,无法逃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