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灾厄收集者 > 第八十章 第三个自己
    照片上的老头是僵尸,
  
      红布下面是口棺材,
  
      现在棺材还被打开了,里面空空如也。
  
      这意思还不够明显吗?
  
      此处,有僵尸。
  
      顾与笙平息了一下自己的内心,然后环顾了四周。
  
      并没有什么镜子,
  
      也没有什么老头。
  
      这个任务……
  
      有点不对劲。
  
      门外,
  
      有一点思考能力的魔傀挠了挠自己光秃秃的紫蓝色的脑袋,
  
      以它的思考能力实在是想不出为什么自己的主人突然一动不动了,
  
      明明灵魂还完好无损,
  
      但是它们的联系却悄然消失。
  
      这些,
  
      他都不明白。
  
      ……
  
      屋子内,顾与笙手里拿着那老头的相片仔细的看着,想要从中找出什么线索来。
  
      可惜,
  
      他并非警察,
  
      也不是那种说一声“真相只有一个”就能推断出整个事件的侦探。
  
      他只是一个手艺人。
  
      放下相片,顾与笙脑中灵光一闪,
  
      为什么自己非要去找镜子呢?
  
      因为线索在镜子中?
  
      可这里并没有镜子,
  
      但……
  
      这里也没有老头。
  
      从任务介绍中可以看出,这里是一只厉鬼的地盘,一只僵尸……
  
      怎么会出现在这?
  
      线索现在越来越多了,同时也越来越乱了,顾与笙思考的有点脑壳疼。
  
      揉了揉脑袋,顾与笙眼角的余光瞥见了掉在地上的相片,
  
      相片内,
  
      老头已经不见,
  
      却而代之的,
  
      是一个正在对着他微笑的自己。
  
      没等他反应过来,突然,只听见“嗖”的一声,一道人影闪过,顾与笙立即回头,却被拿到身影一脚踹飞。
  
      空中,顾与笙体内气血翻涌,一口鲜血吐出,撒在了地上的相片上。
  
      而他的身体,则是落入了一个长方形的木质品中。
  
      那……
  
      是一口被打开了的棺材。
  
      咔!
  
      不知从何处而来的棺材板咔嚓一声合在了棺材上,顾与笙的视野也黑了下来。
  
      一切,似乎有些顺理成章。
  
      像是有人在背后玩弄着这一切。
  
      狗日的!
  
      ……
  
      京都,某院子内。
  
      “阿秋~”
  
      老者揉了揉鼻子,入秋了,这几天有些着凉了。
  
      ……
  
      这种被人玩弄的感觉真的很不好,尤其是这种被人玩弄后还无能为力,甚至连是谁玩弄自己的都不知道的感觉,很气,但又无处发泄。
  
      顾与笙不断的用手拍打着周围的木板,发出了“咚咚”的响声,想要离开这个鬼地方。
  
      不过,自从来到了这个房子内后,顾与笙发现自己的能力似乎全部失效了。
  
      傀儡的精神连接断了,
  
      星落境的身体强度也变回了普通人,
  
      自己体内的魔气与命气也全部停止了运行,
  
      整个人,
  
      普普通通。
  
      这时,顾与笙似乎想到了什么,很是模糊,记着了,但又记不清。
  
      棺材外面,一阵脚步声由远而近,
  
      当脚步声已经响到像是在自己耳边响起的一样时,顾与笙面前的棺材板,消失了。
  
      没错,毫无征兆,毫无前置,就那么biu~的一声,就没了。
  
      不对!
  
      顾与笙伸开手,面前明显触碰到了某种阻隔,这棺材板,只不过是透明了而已……
  
      这还不够!
  
      更让他惊讶的事情还在后面,
  
      棺材板突然消失之后又过了几秒,顾与笙的视野再次变得明亮。
  
      此时,他的视角是是处于一眼就能看见天花板的那种。
  
      也就是,
  
      仰面朝天。
  
      顾与笙努力的斜了斜眼,他看见了,
  
      一个墨衣男子,正现在棺材面前,看着那空空如也的棺材,脸上露出了一点忧愁。
  
      那位墨衣男子……
  
      长得跟他一毛一样。
  
      他现在,位置还是处于棺材中的,只不过,这个棺材板变透明了而已。
  
      “顾与笙”明显是看不到棺材内的自己的,
  
      显然,那个透明的棺材板挡住了“顾与笙”的视线,
  
      在他眼中,就和刚才自己看到棺材时是一样的,里面空空如也。
  
      并没有另一个自己的存在。
  
      仔细想想,
  
      自己现在的视野应该并不是棺材在棺材内,
  
      而是……
  
      那个自己在被打入棺材里之前瞥见的相片内。
  
      也就是,自己现在是在相片内看着上一个自己。
  
      顾与笙越理越乱,他都快成功的把自己绕进去了。
  
      刚进来,
  
      自己看见了一个僵尸的照片,
  
      还有一口打开的棺材,
  
      在那时自己的视角中,棺材内空空如也,
  
      可现在,
  
      自己却躺在这个棺材中,
  
      伸着手,摸着已经便透明的棺材板。
  
      厄言戒提示的镜子,自己到现在还没见到过。
  
      说好的僵尸呢?
  
      说好的镜子呢?
  
      说好的灾厄材料呢?
  
      怎么全没了?
  
      现实,并没有理会顾与笙的不满,依旧在我行我素的自导自演着一切,
  
      而他,
  
      只能扮演着一个角色,
  
      在这场戏中,
  
      像是提线木偶一样被人操控着,
  
      不能反抗。
  
      在他不知道的是,
  
      屋外,魔傀肩膀上,
  
      原本安静的一动不动的顾与笙突然睁开了眼。
  
      双目,血艳无比。
  
      在他身上,已经有一缕缕的魔气开始游动,像是一只只蜿蜒前行的黑色小蛇,不断地往顾与笙双目中爬。
  
      如此同时,顾与笙口袋中,一面精美的紫色小镜子慢慢的飘出,最终,落在了顾与笙的额头上。
  
      一丝丝的魔气被他吸引,流入了镜子边框上那诡异的符文中,顿时,无数的符文如同方便面一样的开始活动,无论是频率还是样貌,都跟顾与笙身上正在爬向他双目还有魔镜内的魔气一样。
  
      它在模仿魔气的频率,想要跟它们产生共鸣。
  
      然后……
  
      它成功了。
  
      魔气进入镜子边框上的符文中,符文晃动,那缕魔气又从镜面内被投影而出,最终落在了顾与笙的双目中。
  
      此时,他的双目中,闪过了一丝诡异的紫色。
  
      ……
  
      房子内,顾与笙突然感到了一丝荒谬。
  
      难不成自己陷入了一个时间无限循环的空间内?
  
      自己一遍遍的看着自己躺入棺材,一遍遍的看着自己敲响棺材?
  
      这不是开玩笑吗?
  
      习惯性的弯了弯手臂,在这个狭小的空间内如果自己一直保持一个动作的话肯定手麻没得跑!
  
      但这时,
  
      顾与笙突然发现,
  
      自己手臂上,
  
      不知不觉,
  
      多了一道道紫黑色的纹路。
  
      他不知道这是干嘛的,但他也来不及响了,
  
      因为这时,
  
      一道黑影悄然从窗户内跑出,一拳轰向了站在棺材前呢“顾与笙”。
  
      看着自己在空中吐血,顾与笙也看清了这个所谓的黑影的真实面貌。
  
      那是……
  
      第三个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