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灾厄收集者 > 第八十二章 别走,我会听话
小屋外,魔傀奇怪的看着魔气缠绕的主人,他不明白,明明主人什么也没干,怎么就突然魔化了呢?
  
  ……
  
  屋内,顾与笙双目血红,身上魔气弥漫全身。
  
  轰!
  
  顾与笙一拳打在了镜面上,
  
  镜内的女人露出一个嘲讽的笑容,样貌突然变成了顾与笙。
  
  轰!
  
  顾与笙倒飞出去,一口鲜血吐出,重重地摔在了地上。
  
  “怎么回事?”顾与笙疑惑。
  
  他魔化后智商明显降低,见一击不成有过去轰了一拳。
  
  轰!
  
  缠绕着魔气的拳头与镜面碰撞,顾与笙的魔躯再次倒飞出去。
  
  鲜血,依旧落在同样的地方。
  
  “再来啊~”
  
  这话语中带着浓浓的挑衅意味,顾与笙怒吼一声,魔焰球不断丢在了镜子上。
  
  砰砰砰!
  
  镜子完美的挡下了魔焰球,成功的以一个完美的弧度反弹给了顾与笙。
  
  轰!
  
  顾与笙再次倒飞出去,身体的疼痛让他意识微微清明了一些,身上的魔化状特征减少了一些。
  
  镜子里的女人笑了笑,以顾与笙的面孔,这个笑容,很是嚣张。
  
  女人举起手,缓缓的放在呢自己的肩膀上。
  
  噗嗤!
  
  手掌穿过肩膀,女人脸上明显没有任何痛苦的表情,而镜子外的顾与笙却突然捂住了自己的肩膀。
  
  他的肩膀……
  
  断了。
  
  顾与笙见此,笑了。
  
  镜中女人似乎明白了这个笑容的意思,样貌又重新变回了自己。
  
  红唇弯起,眼神中带着嘲讽。
  
  顾与笙手中魔焰球再次凝聚,然后直接丢向了镜子。
  
  镜中女人明显是没有感受到来自社会的恶意,和那满满的套路,见魔焰球飞来,面貌又重新化作了顾与笙。
  
  轰!
  
  噗嗤!
  
  魔焰的撞击声成功掩盖住了顾与笙自残的声音,镜中女人依旧是顾与笙的面貌。
  
  然而,镜中女人突然就捂住了心脏。
  
  没有一丝征兆,没有一丝违和。
  
  女人的胸口处,破了一个大洞。
  
  里面,
  
  空空如也。
  
  镜中世界,镜内镜外,不分彼此。
  
  在这女人样貌变为顾与笙时,她的感官就变为了镜外顾与笙的感官,不会感觉到疼痛。
  
  相反,顾与笙的感官就会与镜中女人的感官替换,他打得越使劲,自己越疼。
  
  而顾与笙想要自己打自己的时候,她可以变回自己的样貌,感官恢复,顾与笙打得越使劲,自己越疼。
  
  而现在……
  
  顾与笙趁着自己为了躲避魔焰球的伤害而化作他的样貌时直接将自己的胸口洞穿,将自己体内的全部都震碎,她的身体也会变成那样。
  
  噗通!
  
  镜中女人怨恨的倒下了,魂体越来越透明,最终与镜子一起流入了顾与笙手上的厄言戒中。
  
  与此同时,由于没有了镜鬼承担伤害,顾与笙也感受到了这股疼痛。
  
  不过,他还能忍得住。
  
  噗通!
  
  顾与笙突然倒下了,胸口那有一个大洞,里面的鲜血在“汩汩”的往外冒。
  
  最终,在自己身前,形成了一摊血泊。
  
  随着大量的鲜血流出,顾与笙感觉到自己的体力正在一点点的消失,眼皮已经睁不动了,体温也在渐渐降低,皮肤早已是惨白无比。
  
  形象,
  
  异常恐怖。
  
  不知为何,这个镜鬼虽然被抓了,但这个镜中世界还没有要崩塌的趋势,依旧在按照“与现实世界感官一比一”的模式在运行。
  
  所以,顾与笙在此时此刻,全是真正明白了死亡之前的感觉。
  
  这段时间,
  
  顾与笙想了很多,
  
  时间不知不觉的就流逝的差不多了,
  
  顾与笙感觉,自己只要在扛过最后的十分钟,自己应该就出去了。
  
  虽然镜中世界没有“死亡”这一设置,但……
  
  恰恰是因为没有死亡这一设置,顾与笙现在是处于即将要死,但就是死不了,而偏偏神智还有些模糊,和真正死亡之前一样,这种感觉,真的很难受。
  
  慢慢的,顾与笙感到他快撑不住了,眼皮已经在慢慢的落下了。
  
  ……
  
  小屋外,顾与笙的双眼已经闭上了,身上的魔气已经消失,取而代之的是惨白的皮肤,冰凉的体温与颤抖的身体。
  
  魔傀肩膀上,顾与笙根本坐不稳,还是魔傀将他平放在自己肩膀上的。
  
  顾与笙头顶,一面紫色的小镜子突然颤动了几下,一道紫黑色的魔气钻入了顾与笙体内。
  
  许久,
  
  顾与笙的气色变好了许多,不过还是一副降临死亡的样子没变。
  
  只不过……
  
  此时的顾与笙,眼睫毛一颤一颤的,嘴唇开始微微蠕动,似乎想要说些什么似的。
  
  可惜,可现在什么都说不出来。
  
  镜中世界,顾与笙倒下后身上的血迹已经干涸,脑袋倒在地上,侧脸正在死死的盯着自己流下的那个血泊。
  
  里面……
  
  似乎放映着一个女人的一生。
  
  ……
  
  天空中,乌云密布,小雨淅淅沥沥。
  
  大街上,
  
  一位年约六七岁的小女孩小手上握着自己母亲十分钟前给自己买的小镜子,咬着嘴唇,眼中似乎有泪花在闪动,
  
  痛苦的看着倒在雨下的那道身影。
  
  她没有哭,妈妈告诉过她要坚强。
  
  可是……
  
  你为什么走了!
  
  女孩在心中怒吼道。
  
  别走,
  
  我以后会听话的。
  
  为什么老天要这么对我!
  
  ……
  
  那一夜,鲜血顺着雨水流入了下水道,也同时染红了女孩的心。
  
  警鸣省响起,红蓝色的警灯照亮了大街小巷,小女孩的父亲傻傻的站在路边,然后快速走上前去紧紧的抱住了雨下的尸体。
  
  泪水,顺着雨水,无人发现。
  
  女孩的父亲带着女孩回去了,等到了第三天,凶手被抓,小女孩的笑容也彻底消失了。
  
  母亲的头七,依旧是雨夜,
  
  那一夜,小女孩守灵,痛楚的哭了一夜。
  
  第二天,她被父亲抱回了房间。
  
  从此,
  
  小女孩浑浑噩噩的活到了十二岁,每次做梦,她都会梦到那一夜母亲让自己躲起来报警,自己则是被歹徒追上,匕首捅入了胸口。
  
  每次做梦,虽是噩梦,但小女孩都会回忆,因为那是她能在看到自己母亲唯一的办法,
  
  即使那让自己痛苦无比。
  
  但她没有选择。
  
  生活,从来都是这么艰难。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