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圣骑异闻录 > 第一百十一章 五人
    悄悄回到竞技场,江峰发现比赛已经结束,索性也就不再进去,直接回到了后台。
  
      10分钟后,邓俊领着队伍返回休息室,看到江峰已经坐在里面便问道:“顾元白怎么样了?”
  
      “没什么事,他说睡一觉就好。”
  
      邓俊听完点点头,转身看向身后的学生们:“你们今天都表现的不错,下午放半天假自由活动吧,解散。”
  
      听到解散二字,早就蠢蠢欲动的聂凯立马冲到了江峰面前问:“江哥!你刚才那下也太猛了吧?什么来头?”
  
      “圣印技啊。”江峰回答道。
  
      “我读书少你不要骗我,圣印能猛到这地步?”
  
      “当然,用心练就可以。”
  
      “我信了,算了,先不管这个,你刚才给顾元白砸上墙那下,要是放在动漫里,那绝对是要切换各种角度连放三遍的。咚!咚!咚!!拉慢镜头的那种。”聂凯绘声绘色的喊道。
  
      江峰一把推开他那张因为激动而越贴越近的脸:“这么喜欢?那下次我也给你来一下。”
  
      聂凯连忙摆手:“不了,不了,我这小身板,无福消受。”
  
      接着在其他人也跟着开始起哄后,邓俊拍了两下手说道:“好了,要聊出去聊,下一个院的人马上就要过来了。”
  
      “是!”
  
      应了一声后众人列好队朝着门口走去。
  
      推开门,江峰发现外面已经站好了两排穿着各式法袍的男女。
  
      ‘嗯?带头这个,好像有点眼熟啊?’江峰看着最前面那个斜刘海男生不禁开始在记忆历所搜起来。
  
      斜刘海男生也注意到了江峰的目光,便回过头来面无表情的问道:“怎么了,凡人,为何仰视我?”
  
      ‘仰视!?我是俯视你好不好!等等……这声音,这语气……’
  
      江峰顿时想起来了,这不是自己在校车上压过翅膀的那位吗。
  
      还没等江峰开口,那斜刘海身后的一个女生就连忙站在两人中间对江峰说道:“抱歉啊,他这人说话就是有点不过脑子,其实没有恶意的,你别往心里去。”
  
      “我……”斜刘海男生刚要开口,就被女孩一把捂住了嘴巴,并不住的给江峰赔笑。
  
      “哦,没事。”江峰摆摆手。
  
      接着等邓俊与法师班的那位老师攀谈了几句后,一众人便离开了。
  
      走在路上时江峰不禁砸了咂嘴,你说那个斜刘海是中二病吧?但人家说不定真能召唤出暗焰龙什么的,但你说不是吧……气质又实在太突出。
  
      ‘也不知道是不是法师都这样……’
  
      走到半路,叶鹤松突然叹了口气对江峰说:“其实我有点担心顾元白,你这一锤子,怕是把他打自闭了吧?”
  
      这话让江峰不禁揉了揉额头:“其实我也有点担心。”
  
      这句话让还在小声议论刚才那一击的同学们一下安静了下来,作为事件的主角来说,江峰这一锤自然帅上了天,但成为背景板的顾元白就的确有些惨了,说自闭那都是轻的。
  
      “放心吧,他没你们想的这么脆弱。”众人沉默时,邓俊突然出声,接着他看向江峰道:“不信你去医务室看看,他肯定已经不在了。”
  
      “行,我去看看。”似乎是明白了老师的意思,江峰直接离开了队伍,其他人也没跟上,他们都觉得这时候还是让江峰一个人去找比较好。
  
      来到医务室,江峰发现顾元白果然已经不在床上,便转过头问医生:“医生,请问刚才躺在那张床上的同学呢?”
  
      医生抬头看了江峰一眼,回答道:“哦,你走了之后他就离开了,拦都拦不住,不过能使出那劲,身体应该是没什么问题,如果之后他有头晕,想吐这种症状的话你再把他带过来。”
  
      “好,谢谢医生。”
  
      江峰说完关上了门,朝着训练房的方向走去。
  
      “砰!”“砰!”“砰!”
  
      大概是因为上课时间的关系,训练房里并没有什么人,空荡的室内传来阵阵击打沙袋的声音。
  
      “还是老师了解你,知道你不会乖乖待在医务室,话说你眼里这个沙袋不会是我吧?”
  
      江峰双手交叉于胸前半倚在墙上看着正全力击打着沙袋的顾元白问道。
  
      顾元白瞥了江峰一眼,笑道:“你觉得呢?”
  
      江峰干笑了一声,上去帮他扶住了沙袋:“你真不多休息一会儿?”
  
      “砰!”
  
      顾元白毫不客气的一拳打在了江峰扶好的沙袋上:“凯旋套装加快了我的恢复速度,已经没事了。”
  
      还没等江峰接话,顾元白又是一拳打在了沙袋上:“我一定会赢你一次的。”
  
      听到这句话,江峰放心了一点,他是真怕自己刚才那一锤把他心气打没了,那可就真是大罪过。
  
      “这个学期里我一定会学会圣印,到时候我们再打一场。”
  
      “好,我等你。”江峰点点头。
  
      “砰!”又一拳打在沙袋上后顾元白探出头对江峰道:“你要扶就扶稳一点啊。”
  
      “嘿!你还得寸进尺了是吧,来来来,光打沙袋有什么意思,我和你打一架。”
  
      “这就对了!谁要你同情我!”说完就解开了拳击手套扔到一边朝江峰吼道:“今天我就跟你战个痛快!”
  
      ……
  
      第二天上午,邓俊的办公室内。
  
      “你脸怎么回事啊?”邓俊看着顾元白鼻青眼肿的样子问道。
  
      “被他打的。”顾元白果断指向江峰。
  
      “被……那你干嘛不用圣光术治疗啊?”
  
      “我们昨天打了个赌,都不许用圣光技干一架,打输的不许用圣光术治疗自己。”
  
      “噗……”听到这,一旁的薛晴终于忍不住笑出声。
  
      其实从刚进办公室看到顾元白顶着个猪头时他就想笑,但又不太好意思,这会儿听完原因终于是再也忍不住。
  
      捏着鼻梁摇了摇头,邓俊没在这个话题上继续问下去,转而扫视了一眼站在他身前的五人道:“比起院内赛,院系之间的比赛就要高调许多,到时候整个竞技场都会坐满人,我希望你们心态可以放平。”
  
      “是。”以江峰为首的五人同时回答道。
  
      这一次审判班被选出来去进行院系赛的五人分别是江峰、顾元白、何正阳、叶鹤松和薛晴。
  
      昨天那场选拔赛邓俊特地把顾元白他们三人分在一个对战组其实就是因为他们的实力超过了其他同学一截,打起来基本没什么悬念,再加上一个还超过这三人一截的江峰,四人的名额其实他早就订好了,所以昨天的那场选拔赛就是要选出最后的第五个人。
  
      而昨天在江峰离开后,获得选拔赛冠军的正是薛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