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竹林有酒尚可温 > 第四十三章 酒入豪肠,一醉八仙
<!--go-->
  人人小说欢迎您的光临,请记住本站地址:www.agxs.net,手机阅读m.agxs.net,以便随时阅读小说《》最新章节...
      黑袍人躬身行礼:“也许,小公子从来就不是一个安于现状的人,顺着他的成长会更好吧。”说罢,纵身一跃,翻出了高墙之外,燕回天看着他离去,怔怔出神。
  
      燕南飞看了看四周,推开了自己的房门:“舅舅说我的东西放在屋子里了,是什么呢?”
  
      “咦?君不见!”
  
      燕南飞看到了放在桌子上的包裹,打开一看,果真是那柄君不见。
  
      “得带着它去见见师父,看他怎么说。”燕南飞把包裹重新装好,挎在了身上,转身出了房门。
  
      黑暗中的梅天良摇了摇头:“还真是一个容易被猜透的孩子……”
  
      梅天良身形一展,跟上了前边疾驰而去的燕南飞。
  
      燕南飞在自己最熟悉的地界里施展了马踏飞燕,小时候就生活在这里,还总有关将军当陪练,轻功愈发的出色:“嘿嘿,这回遇不到讨厌的关将军了……”
  
      “小公子停下,你这又要去哪?”关将军策马追上,在后边大声呼喊。
  
      燕南飞差点没窜了真气:“你这老关,爷爷准许我在城里玩,你还跟我凑什么热闹?!”
  
      “抱歉……追习惯了。”
  
      关将军急忙勒马而立,失笑道。
  
      “原来这小子的轻功是这么练出来的……”身后不远的梅天良苦笑一声。
  
      两个人东拐西闪,在城里绕了小半个时辰,无论燕南飞怎么闪躲,梅天良都能紧紧的跟住。
  
      终于,燕南飞停在了一处藏在巷子深处的一家不起眼的宅子前面,他左看看,右看看,确定没有人跟着,便翻墙一跃而进。
  
      梅天良也走到了这处墙边,拍了拍身上的灰尘:“就是这了。”
  
      然后一跃,准备也跟着翻进去。
  
      突然从天空上降下来一股掌力,那掌力之锋芒,梅天良从未见过如此掌功,他连忙闪开,那道掌力拍在地上,激的尘土飞扬。
  
      烟尘散尽,一个黑袍人的身影出现在了梅天良的视线之内。
  
      “足下何人?”梅天良身上的五毒全部现身,锁定了那突然现身的黑袍人。
  
      “你猜猜看。”黑袍人突然咧嘴笑了笑,那张脸变化成了另外一张脸。
  
      梅天良微微皱眉:“三心二意,千人千面?”
  
      “梅先生好眼力。”
  
      “这门功夫我只见一个人用过,他叫墨砚。”梅天良沉声说道:“书狂……墨砚。”
  
      “冰笔雪砚,千人千面,三心二意,墨笔墨砚。世人皆知千面万字写江湖的书狂墨砚,却不知妙手丹青画人生的画王墨笔。我……叫墨笔,他是我的弟弟。”那黑袍人盯着梅天良,缓缓地说道。
  
      梅天良也在凝视着他的脸,试图再次确定一下,可当再一次看到他的脸的时候,不出意外的又变成了一张其他人的脸。
  
      “画王墨笔,原是宫廷画坊中一位极具天赋的画师,以一幅百鸟朝凤名震庙堂,画术武功皆为上品,可遭人嫉妒,识人不清,偷走了皇宫之中记载大唐龙泉宝藏之地的江山社稷图,后被数十位大内高手抓获,判欺君之罪,斩立决……你应该是死人了才对
  
      。”梅天良沉声说道。
  
      “梅先生好记性,想不到还能说出我的来历,活人也好,死人也罢,你要去找的那位,不也应该是死人了才对吗?”墨笔点了点头。
  
      梅天良犹豫了一下,随后试探的问道:“看来是燕老相爷派你来的?”
  
      “你问的太多了,要想知道答案,还是手下见真章吧……”墨笔不知从何处拿出来了一根长笔,通体皑如山间雪,笔锋凛冽。
  
      院落之内,还是那熟悉的桂花树下。
  
      白须白发,一袭白衣的老人酌酒抚琴,抬头看到落到院子里,走路生风的燕南飞,既不惊讶也不欣喜,只是淡淡的说了一声:“回来啦?”
  
      “数月未见,师父依然身体康健,徒儿便放心了。”燕南飞拱手作揖,行了一礼。
  
      “油嘴滑舌,知道师父不好这个,说说,这么久的时间可酿出什么好酒了?”老人问道。
  
      “师父哇,我外出这段时日,听到了许多关于学堂李先生的传说,尤其是那段酒入豪肠,三分酿成了月光,余下七分啸成了剑气,绣口一吐,便是半个盛唐。”燕南飞略有憧憬的说道。
  
      “所以我新酿的酒名为月剑韶华,蕴含了剑气和月光的酒种,师父我今天就给你酿一杯尝尝。”
  
      “外边的花花世界好玩吧,我赌一杯酒,你肯定有其他东西带过来。”老人开玩笑道,随后长袖一挥,拂过去一杯酒,那酒杯上雾气氤氲,很是空灵。
  
      燕南飞接过,一口饮下,酒下肚,身体里有一股说不出来的痛快,数日赶路的疲惫一扫而空。
  
      “师父果然料事如神,你看这个怎么样,我知道师父是用剑的。”燕南飞开心的把后背上的包裹放在桌子上,打开一看,是那柄君不见。
  
      老人的目光被长剑吸引了过去,他拿起君不见,仔细端详了几个呼吸,随后用手指轻轻一弹,缓缓说道:“折剑谷竟然还有谪仙剑出世,不容易啊。”
  
      “哈哈,师父眼力还是那么强,一下子就能看出是谪仙品的剑。”燕南飞笑着说道。
  
      可老人却在思考着什么,也没多说,笑着点了点头,看了一眼墙外:“难怪……”
  
      老人的视线重新回到这柄剑上,他站起了身拿起君不见,脚下轻轻一划,身随剑动,长剑一挥,道道剑气震荡的桂花零落,手腕轻扬,一朵剑花悄然出现,步履换叠,一副醉酒的样子,人醉意不醉,步醉心不醉:“徒儿,你可还记得这套剑法?”
  
      燕南飞脑海里深处的记忆再次出现,一切是那么的虚幻,又似乎是那么真实:“原来那不是梦吗?我在折剑谷喝醉以后,迷迷糊糊的登台挑战,自然而然的使出了师父现在舞的这套剑法,可师父从未教我,那套剑法好像是本身就存在一般,不用回忆,不用思考,挥手就可拈来。”
  
      他并没有完全忘记,燕南飞再怎么天真,也是有着自己的想法,自己的心思,不论梅天良如何追问,自己都表现得一脸茫然,没有透露丝毫。
  
      “俗话说十年磨一剑,也有的说宝剑锋从磨砺出。可你知道为何别人冬练三九夏练三伏都酝酿不出来的剑术,你喝顿酒就会了?”老人笑道。
  
      燕南飞皱眉想了想
  
      ,摇了摇头说道:“徒儿不知。”
  
      老人一舞毕,收剑而立,桂树上的花瓣铺满了一地,而树上显得光秃秃一番,老人打了个响指,那桂花又长满了树梢,随后他把君不见一甩,稳稳的落入了燕南飞手中的剑鞘当中。
  
      “因为你是酒仙燕南飞。”
  
      燕南飞看着手里的谪仙剑,喃喃道:“因为……我是酒仙燕南飞?”
  
      “你回来看师父,还带着礼物,师父没什么送你的,这本《酒经》你拿着,里边的拳法可助你傍身,里边的内容对你来说可能还比较晦涩,不必心切,该学会的时候自然水到渠成。”老人从怀里拿出一本书籍递给了燕南飞。
  
      燕南飞接过来,看着上边布满了历史岁月痕迹的书籍,看着老者问道:“师父,这里边是什么拳法啊?”
  
      “醉八仙。”
  
      “醉八仙……醉,好,好拳法,一听名字就是好拳法,我喜欢!”燕南飞大笑两声就把这本书收了起来,躬身一拜。
  
      “以酒入武,以酒问道,徒儿走的这条路当矢志不渝。这把剑你自己留着,师父用不上。”老人饮了一口酒,再次说道:“还有一件事你猜错了,我擅长的武器,是枪。”
  
      老人说道这里回到了那桂树之下,再奏一曲:“犹未燥、当时生发。二十五弦多少恨,算世间、那有平分月……我有一枪,名为平分月。”
  
      “平分月?”燕南飞惑道。
  
      “不错,下次我再拿给你看,不过现在你要离开了,陌云城未来一个月都不会太平,你也不要来我这里,对了,下次过来记得带一些你的月剑韶华。”老人嘱咐道。
  
      燕南飞不知老人为何赶他,他连忙问道:“师父,我好像暴露了一些什么,我舅舅一直问我那套剑法的事,这会不会对师父产生什么危险?”
  
      “危险么……你师父这么厉害自然不会有,不过你就不好说了,匹夫无罪,怀璧其罪,那么一柄谪仙剑简简单单落到你手里了,觊觎之心人皆有之,你自当时刻小心。”老人幽幽说道。
  
      “徒儿谨记。”燕南飞躬身道别。
  
      “你想学剑吗?”老人突然问道。
  
      “这回想了!”燕南飞耿直的回答,以前一心只想酿酒,只想着玩笑人生,可这些日子以来,接触了太多人,接触了太多事,接触了这充满了机遇和险恶江湖,燕南飞的想法也有了改变。
  
      “好,师父虽然用枪,但是论剑术,除了学堂李先生,应该没人比你师父更厉害了。”老人拍了拍燕南飞的肩膀:“去吧,再来我教你用剑。”
  
      左相府,燕家后院深处。
  
      “父亲。”
  
      燕镇南走进了那座偏僻的院落,燕回天正在院子中的一个凉亭里乘风品茶,看到他过来此处也并不意外,伸了伸手指向身旁的一个石凳:“坐吧。”
  
      燕镇南没有客气,坐了下来,此时此刻的世子哪里还有在正厅时候的狼狈与落魄,现在所展现的才是为将之风。两个人就这么在亭子里坐着,若是有人看见,才觉得这是正常的一对父子乘凉,燕镇南脸色不是很好看,犹豫再三,看向了燕回天,郑重其事的问道:“父亲,孩儿有一事不明。”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