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本座是祖师爷 > 第六章吃的多好得快

  离开祖师堂的时候余非一脸的得意洋洋,手里攥着一小袋丹药。
  余非看着眼前的极道宗不经感叹,有徒子徒孙照料的老祖宗还真是好,不过他们也太小气了。
  自己都抽出青虹剑架自己脖子上了,他们才给一小袋,真是的。
  几个老头子看着余非走远,才缓缓松了一口气,自家的老祖脾气怎么这么怪,不过传说当年的九祖脾气也是很怪。
  刘清才看个向那个身宽体胖的老者问道:“游玉师弟,你给九祖的丹药是什么?”
  胖老头挠了挠背说道:“我找药王山山主给我练的乌鸡白凤丸,那玩意儿九祖吃了应该没事吧……”
  “应该没事吧!毕竟九祖是死了一万年都能活过来的主。”
  ……
  余非深吸了一口气,极道宗的山还是那样高,那样雄伟;就连房子也都跟一万年前一样,潺潺的河水从山下流过。
  余非赤着光脚在小河淌水,看向从碧落峰流下的瀑布,上面有一个小湖……
  上了岸,余非穿好鞋袜走上阶梯,这是通往朝阳峰的路,自己曾经在那里第一次迎着朝阳运气入体……
  最后天黑之时,累的半死不活的余非终于走到了后山望道峰山顶。
  早知道就让那几个老头儿送我过来了,还有这么大一个极道宗今天怎么连一个人都没有,累死本座了!
  余非找到了雀儿姑姑和师兄师姐们,现在这里已经开满了花,紫色的花最漂亮、最美丽;白色的花最香、最让人感到心安,白色的花旁边还生出了一棵大树,像极了一位护花使者。
  夜晚,余非抱着青虹剑靠着大树准备睡了,今天自己一定会睡的很安心……
  明天再找那群老头算账,真以为本座不认识乌鸡白凤丸?
  夜深了,极道宗外出的巡查弟子也逐渐的回到宗门,三五一群的高声谈论着。
  余非被声音吸引住了,从望道峰向下看去,山间中灯火三三两两的亮起,小路上也闪耀着明灯,整个极道宗开始热闹起来,灯火阑珊。
  余非嘴角微微翘起,这里还是跟以前一样美,只不过望道峰已经没有人了。
  “嗯……,望道峰也应该要有点人气。”余非一个人自言自语的说道。
  宗主大殿内,无元子正躺在蒲团上,刘清才和悟虚老道也坐边上在商量着什么。
  “宗主,九祖已经被安置到望道峰了,他说莫让我们打扰到他,还有请您将祖师道牌交于九祖。”刘清才拿出一道古朴典雅的木质令牌对无元子说道。
  “刘长老,祖师道牌还是您亲自去交予九祖吧!悟虚师叔把我的腿给揍断了。”无元子捂着自己的熊猫眼说道。
  刘清才眼睛看向悟虚老道,后者心虚的抬头看了看大殿顶上的浮雕,然后借口尿遁离开。
  “宗主,你已经三百岁了。怎么就不能有一个元婴修士该有的风范呢?
  你整天斗蛐蛐、遛鸟的,你看看那家顶级宗门的宗主是你这个样子?
  我当年三百岁的时候就没有像你这样……”
  刘清才还没有说完就被无元子打断了。
  “师叔祖,本宗主怎么听闻您三百岁的时候北俱芦洲有一妖族公主牵着儿子找到极道宗来了,还趴在山外石碑上哭呢?
  大骂您是负心汉,是真的吗?”无元子一脸好奇的问道。
  刘清才轻轻咳嗽了一声站了起来,递给无元子一个小一盒。
  “师叔祖,这是什么?”
  “这是白玉断续丸,吃了之后你断了的腿明早就会好了。”刘清才捋了捋胡子,不动声色的说道。
  “那为什么有两颗哎?这种上品伤药我吃一颗不就行了吗?”无元子像一个好奇宝宝一样问东问西。
  “没事,吃的多好的快,让师叔祖看看你的腿。”
  无元子突然面色一紧,犹如大难临头一般。
  “乖,让师叔祖给你治治……”
  接着大殿内传出无元子一阵又一阵的哀嚎声。
  “老道我让你多嘴,宗主不好好当,整天像一个凡间乡妇一样长舌。
  上任宗主怎么选了你这么个玩意儿,老道我当你就不应该点头让你上任。”
  刘清才一脚又一脚买力的踢着无元子,嘴里还骂骂咧咧的说道。
  无元子只好抱着头任刘清才向自己施暴。
  “师叔祖,您点头还不是因为我偷偷去万兽林拿了晶蛟的蛋送您。”
  “哎呀!你不说老道我都忘了,你还贿赂过我,今日着实该打,吃老道一技青木神雷!”
  ……
  日光从茂密的树叶中透过,散落的光斑照射在余非的脸上。
  睁开眼睛,一朵白色的花朵盛开在自己的脸旁,花朵带着露水和朝气,余非轻轻亲了花朵一下,细细的说道。
  “雀儿姑姑,我回来了。师兄师姐们,我回来了。你们的小鱼回来了,回来看你们了。
  对,余非子已经死了,我叫余非,不过我还是你们的小鱼儿。
  师兄师姐们,小鱼儿他说他想你们了。”
  余非盘腿坐下,面对着朝阳深吸一口气,感受着体内的气海。
  “气冲天突,脉行气海,道破灵墟,三关皆破行白会,神道灵台护命门……”
  运行一周天后,余非发现自己已经练气一层了,余非站起来对着一座开满鲜花的小土包行了一礼。
  “习师兄,您教我的练气口诀还真管用。”
  无元子趴在一片草丛里默默的观察着余非,余非现在是练气一重,无元子是元婴修士自然不会发现他。
  不过无元子没有发现,在自己身后的草丛中刘清才蹲在那里。
  “九祖……九祖。”无元子起床,装做气喘吁吁的样子跑向余非。
  余非诧异了一下,这不是昨天那个像木头一样杵在那的那个吗?
  “这不是我的十八代徒子徒孙吗?找我有何事?”余非拿起地上的青虹剑,头也不抬的随意的问道
  无元子尴尬的笑了笑说道:“九祖,那个…我是极道宗的宗主。”
  “哟!我还没看出来呢?我也不知道哪家门派有宗主腰里揣着蛐蛐罐子,现在的宗主掌门都兴这样吗?”
  “那个,九祖说笑了……嘿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