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本座是祖师爷 > 第十二章 请接受检查

  孟占合哭的稀里哗啦,余非坐在一边有一杯没一杯的喝着猴儿酒,不过还真别说,这酒喝完身子骨儿都舒坦了许多。
  “孟兄,您怀恋完你的感情了没有?
  怀恋完了咱俩好继续喝酒,这酒还有一壶呢!”
  听见余非的话,孟占合立马擦掉了眼泪收了声,举起酒杯大喊干杯!
  “孟兄您也真是的,天下这么多漂亮姑娘,您干嘛非得在那一颗歪脖子树上掉死呢?
  而且这颗树都根部发芽孕育下一代了,您也愿意把她往你家里移?”余非喝了一口猴儿酒对着孟占合劝解。
  “余兄你不懂,你要知道爱一个人是痛苦的,而且我爱的还是我的初恋。”
  余非被孟占合逗的喝了一半的酒都喷出来了,被呛了个半死。孟占合一边叹气一边轻轻的拍着余非的后背。
  瞄了一眼孟占合,余非彻底无语了,尼玛爱一个人是痛苦的,这玩意儿真的脑子有病,被人灌了迷魂汤了?
  “难道孟兄就一直等着,然后等着她牵一半大小子叫你爹?再然后你前半辈子努力为她,后半辈子为一个你连他爹都不知道的人。
  就为了图她一句,我玩够了,想有一个安稳的日子;还图一个跟你半颗劣品灵石都没关系的小子叫你一声爹?”
  孟占合苦涩的笑了笑,喝了一口酒说道:“不等了,我已经等了十年了。
  再等下去也等不到她回心转意,余兄你说的对,我孟占合不能吊死在一颗歪脖子树上。”
  “孟兄好志气,干了!”余非和孟占合举杯相碰,一饮而尽。
  “不要说我了,说说你吧!余兄你为何会住在望道峰,据我所知这里自九祖闭关之后再也没有人住了,已经有差不多万年之久。
  余兄告诉我,是那个王八蛋把你安排到这里的?我孟占合给你出出这口恶气。”
  孟占合说完作势便要拔剑离席,余非好说歹说才劝住他。
  “孟兄莫恼,是我要求刘长老让我居住在这里的,你看这里有花又有草的,而且现在又有孟兄的美酒,岂能再奢求其他。”
  “既然是余兄强意如此,在下就不给你添麻烦了。”孟占合放下了手中的长剑说道。
  “是极,孟兄切莫乱为我出头,到时候恶了刘长老,让他觉得我们二人无理取闹。
  来,孟兄饮尽!”
  “余兄饮尽!”
  ……
  日头偏西之时,两人喝的淋叮大醉,余非站出来说要舞剑祝兴,孟占合坐在地下拿着筷子胡乱的敲打着自己的长剑,发出清脆的响声。
  舞完剑的余非将剑收回剑鞘,满嘴酒气的对着孟占合说道:“孟兄你这十年的猴儿酒真的好喝,堪比琼浆玉液。”
  孟占合也喝的醉醺醺,嘴里啃着鸡骨头回应道:“十年算什么好酒,我跟你说孟兄,离极道宗三十里外有一处集市,有一家铺子里卖的有百年的猴儿酒,听说千年的猴儿酒被人花一万枚灵石买走了。
  但是百年的猴儿酒也要五百枚,那才是好酒!”
  “五百枚上品灵石?”
  孟占合摆了摆手说道:“哪有那么贵,五百枚下品灵石。
  嗯……,就是五枚上品灵石,但是像我们这种穷修士,谁愿意把钱花在酒上。”
  余非大手一挥,拿着灵石袋掂量了一下,大喊道:“孟兄你开道,今天兄弟请你喝,不就五枚上品灵石嘛,咱有的是钱!”
  “不行,不行的!余兄的灵石要花在修炼上的,可不能花在这些汤汤水水上。
  听我的,改天我领个御兽山的任务,给余兄再弄几壶猴儿酒,好不好?”孟占合拦住余非口齿不清的说道。
  “孟兄乃真朋友也,不过我有的是钱,就刘清才刘长老你认识不?
  我……呕,他……呕,徒子徒孙。”
  孟占合似懂非懂点了点头,轻轻拍着趴在一边呕吐的余非,一边结巴的说道:“原来……来,如……此。
  余兄……兄是是,刘长老是徒子徒孙。”
  “对!呕……,咱兄弟荷包满着呢!不差钱,呕……。”余非话还没说完就又趴在一边吐去了。
  孟占合则站在余非后面大笑道:“余兄的酒量不行啊!才几杯酒下肚就吐起来了。”
  余非猛的一回头看向孟占合恶狠狠的反驳道:“孟兄开道!
  今天本座不把你喝倒了,我余非几辈子白活了,走!我们现在就去买酒。”
  “额!行,今天我孟占合就舍命陪君子,额!”孟占合打了一个酒嗝说道。
  然后取出飞剑连剑鞘都没有抽出,一屁股坐在剑上朝着余非挥手示意,余非也学着孟占合的样子,一屁股坐在飞剑上。
  “余兄坐好,我们要飞了。嘚驾,驾!”
  飞剑慢悠悠的起飞两人的双脚还没有离地又降到了地下,孟占合用力的拍打着剑身,怒气冲冲的骂道:“你这个破烂货,再不飞起来大爷把你融了!”
  “孟兄何必动怒呢?让兄弟我来解决。”
  随后余非一拍储物玉佩从里面掏出来一张神行符和一张轻身符贴在飞剑上,注入灵力。
  飞剑嗖的一下子飞了起来,路上的景观飞快的倒退着,吹的孟占合和余非两人脸上的表情千奇百怪。
  孟占合转过头对余非大声喊道:“余兄你觉不觉得这飞剑飞的太快了?”
  耳边的风吹的呼呼作响,余非拍了孟占合一巴掌说道:“你傻啊!飞剑飞的不快要它干嘛?”
  极道宗一队巡查弟子正四处巡查着,见有一把飞剑从天空上略过,随即唤出飞剑追赶。
  “前面的飞剑停下,你们因为涉嫌违反极道宗修行管理宗规第三条第五例,极道宗居住地上空不允许御剑飞行,请你们停下,收回飞剑跟我们去执事堂一趟。
  前面的飞剑停下,接受我们巡查弟子的检查。”
  巡查弟子在后面大声喊着,孟占合小心翼翼的对余非说道:“余兄,后面好像有人让我们停下?”
  余非又赏了孟占合一个耳瓜子说道:“孟兄你听错了,他们是说要跟我们比赛看谁飞的快。”
  “哦!原来如此,还是余兄耳朵好使,那我们不能输给他们。
  驾!嘚驾!”
  穿着黑袍的巡查弟子看余非一行越飞越快,停了下来气的大骂道:“你们飞那么快赶着投胎啊!
  他娘的,现在的巡查弟子越来越不好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