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本座是祖师爷 > 第十七章 会的,一辈子都会的

  月光之下,余非仔细的看着穆小慕,伸出手按住穆小慕的头,轻声的说道:“不去那里,我带你去一个神奇的地方。”
  穆小慕眼睛红红的看向余非,想伸手去抱又不敢,只好把心思化为一个笑脸,对着余非盈盈一笑。
  “对了,你以后不准再叫我公子了,要叫本座望道峰峰主,而你穆小慕则是望道峰大弟子。
  以后本峰之事全部由你来操办,什么端茶倒水、扫地洗衣、烧火做饭……”
  穆小慕愣了一下神,眼睛里流出了泪水,擦了擦强忍着泪水笑着对余非说道:“好的峰主,以后这些活都由弟子来做。”
  少女对一个人的好感总是往往在对方一句无意之语后破灭,穆小慕也不例外。
  随即便强装欢快的走进屋子里,躺在床上捂着被子小声的痛哭,然后又擦干眼泪。
  果然他还是厌恶我……,不行!小慕你一定要努力。
  余非看着穆小慕跳着步子回屋,脸上如释重负。
  自己今天拯救了一位花季少女,让她远离了束缚她的地狱,看她走路的步子,多么欢乐!
  余非啊,余非!您真的是救人无数,功德无量啊!
  看着穆小慕走进屋子,余非也哼着歌走到大树底下,靠着树干盘腿坐下,吞吐着天地灵气。
  穆小慕趴在床上躺着,仔细的听着什么声音?
  他怎么还不回屋睡觉,难道对自己有什么企图?一想到这里,少女的脸就垮了,他要真的对自己又什么企图就好了……
  偷偷的下床踩着赤足,趴在窗户边上偷看着余非。
  他怎么还在修炼呢?现在都三更子时了,真是的,这样会对身体不好的。
  余非没有睡觉,穆小慕也没有睡觉,直到四更天,余非运气一周天之后,山风一吹无意中打了个喷嚏,穆小慕就搬着被子飞快的跑到余非身边。
  余非诧异的看着穆小慕向道:“你怎么还不歇息?搬个被子干嘛?
  你打算今天晚上睡这里?”
  穆小慕涨红了脸,支支吾吾的回应道:“你不也没吗?人家怕你着凉,所以才……”
  娘亲说过,遇见了自己喜欢的男人一定要狠狠地把他攥在自己的手掌心里,让他习惯自己的存在,离开了自己就浑身上下不自在。
  余非突然想起一件事,对着穆小慕问道:“小慕姑娘,你多大了?”
  “啊!我…我今年十六了。”
  十六!余非眼里闪过一道杀意,那个老头子果然该杀,简直禽兽不如。
  “那你呢?”穆小慕看着余非好奇的问道。
  余非打了个哈哈,对穆小慕说道:“本座已经一万多岁了,其实我是一个白胡子老头,现在的这个模样不过是夺舍了一个年轻人。”
  穆小慕小脸气咻咻的鼓了起来,手指戳了一下余非的脸说道:“你当我是三岁小孩呢?
  还一万岁了,你怎么不说你是王八精变身的呢?”
  “王八乌龟之类的妖精才不敢来极道宗呢?他们看见了极道宗的人不跑就不错了。”
  穆小慕披着被子好奇的问道:“为什么呢?难道还怕人把它们炖汤喝了?”
  “说对了,王八乌龟们还真怕有人把它们炖汤喝了。”余非转过身子捏了一下穆小慕的小脸说道。
  穆小慕轻轻的拍掉了余非的手,继续问道:“谁会把他们炖汤喝啊!天下那么多王八乌龟,难道都不敢来极道宗吗?”
  “那就有的说了,你想听吗?”
  “嗯嗯!”
  明明就是一个小女孩,却遭受到了那么多的责难,余非看着穆小慕不禁感叹道。
  “在一万不知道多少年以前有一个贪生怕死的道士,迷迷糊糊的活了几千年,比王八乌龟精们活的还久。”
  穆小慕抓着余非的手臂问道:“真的有人活了几千年,比乌龟王八精还活的久吗?”
  “当然啊!本座就是啊。”
  “你又骗人,我是说那个活的比王八乌龟精还久的人?”穆小慕捏了一下余非腰间的软肉说道。
  “你再捏我,本座就给你贴张缚身符,让你一动也不能动!”
  穆小慕似乎被余非的话吓着了,抓着余非的手臂紧紧挨着,小声哀求着说道:“我不欺负你了,你继续说,别给我贴那些乱七八糟的符箓。”
  余非摸了摸穆小慕的长发,继续说道:“那个比王八乌龟精活的还久的人叫陆缥缈,极道宗第八位老祖。
  而且龟族的妖精祖宗老傻了,还准备和他认亲戚呢?没想到才走到半道上就被他给炖了。”
  “哈哈,那个老乌龟是不是老傻了,人和乌龟精怎么能是亲戚呢?它和王八认亲戚还差不多呢!”穆小慕被余非逗的哈哈大笑,上气不接下气的说道。
  余非也笑了笑,看着月亮继续说道:“然后那个叫陆缥缈的道士,把乌龟精的老祖给炖了汤。
  尝了一下,哎!别说这乌龟王八炖汤还真好喝,然后他就满大陆的抓乌龟王八,抓到了就炖汤。
  ……,……
  再然后他就被老天爷给收了。”
  说完,余非转过头看了一下穆小慕,后者已经靠在自己的身上睡着了。
  余非伸出手捏了一下穆小慕充满了疤痕的小脸蛋,看着熟睡的穆小慕,余非也闭上眼睛调息休息了。
  一个才十六岁的小女孩在地球上应该享受着父母的关爱,同学、朋友的友谊,在这个世界里却一直遭受着非人的折磨和凌辱,真是造孽!
  突然穆小慕胡乱拍打着,口齿不清的喊道:“娘亲、爹爹,救我!
  啊!不要碰我,啊!不要打我,呜呜……”
  余非紧紧抱着穆小慕,将自己的脸贴在她的额头上轻轻的安抚着她:“不要怕,我在这里。以后没有人能欺负你了,我会保护你一辈子的。”
  “你真的会保护小慕一辈子吗?”
  嗯?余非低头一看,只见怀中的穆小慕眼角挂着泪花,嘴巴撇成了苦瓜。
  “会的,会的。一辈子都会的!”
  穆小慕伸出头来,轻轻的在余非脸颊上亲了一下,然后又缩进余非的怀中睡觉。
  余非摸了摸被亲的脸颊,笑着摇了摇头。
  真是一个小女孩,只知道谁对她好,自己就对谁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