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本座是祖师爷 > 第二十九章 没了,真的没了!

  刘清才恭恭敬敬的听着余非絮叨,心里不满道:你不是穷老头?从得道峰上重生时屁股蛋子都露外面的,身上的那件东西不是我们这些后辈弟子送的?
  哦……,除了背后的青虹剑还有那个小姑娘,不对!青虹剑传闻也是其他人送的,那个小姑娘是抢来的,而且屁股还是我擦的,又是挖坑又是埋人的,都是我一个人干的!
  余非拿着青虹剑戳了一下发呆的刘清才,顿时火冒三丈。
  “十五代的,你到底有没有听本座的话?”
  “回九祖,弟子听着呢!听着呢!”
  余非一脸不信,开口说道:“那这件事就这么定了!”
  “好好好,弟子尊九祖法旨。”
  刘清才点头说着,话音刚落就迎来了一道剑气,吓的连忙倒退。
  “本座说什么了?你就好好好!跟一点头虾米似的。
  一看你压根就没本座的话,老子今天不执行一下极道宗的家法看来是治不住你们了!”
  余非脱下鞋底,揪着刘清才的胡子准备起身抽刘清才,穆小慕吓的死死拉着他。
  “余非你现在打不过他,这个白胡子老头要是心一横,我们俩个人都走不出祖师堂的。”
  刘清才连忙附和。“是及,是及。弟子可是大乘境界的修士,九祖你现在可打不过我。”
  余非思前想后,看了一眼惊恐万分的刘清才,又转过头看着满脸确信的穆小慕,大声喊叫着。
  “他敢打本座,反了天了!今天本座一定要执行家法!”
  刘清才护着自己现在为数不多的胡子。
  “九祖,您别生气。我给您赔礼道歉,弟子不应该在你教导时,走神发呆!”
  “赔礼道歉?赔礼……”余非听见了赔礼两字时,立刻穿好鞋子整理了自己的衣容,一副得道高人雅士的模样。
  “吭吭……!十五代的,道歉就算了,赔礼的话本座倒是可以原谅你。
  一口价,一万枚上品灵石,还有你那具飞梭!”
  刘清才当场愣住了,穆小慕也是一脸我不认识他的样子,余非倒是面不改色心不跳。
  “怎么了,不同意?本座可是出了名的价钱公道,当年我打上天下间所有有名有号的宗门时,说杀一个就不杀俩,就算要杀也得凑足二十三个。”
  然后刘清才忍痛割爱,掏出一个储物袋递给余非,又将飞梭连同自己储器袋一起上交。
  余非满脸欣慰的摸着一袋子灵石,然后问道:“刚刚本座说到哪儿了?”
  穆小慕扯过了一下的手臂,趴在余非的耳边说道:“刚才说到这个白胡子老头也知道了。”
  “哦!你也听说过这具遗骸,是一位顶顶有名的大妖怪!”
  刘清才捋着胡子,左思右想了半天也没有想到那只大妖怪有完整的遗骸。
  “还请九祖明道,弟子实在是不知。”
  余非喝了一口茶,淡淡的说道:“就是被陆缥缈炖了的龟妖老祖,他当年捡到本座时正炖的香。
  然后嫌龟壳太硬了啃不动,就随手一丢,但好歹也是大乘境界圆满的妖修,活了五千多年了。”
  “九祖且莫框弟子,八祖炖龟已过万余年。随手一丢,何等宝物也该灵气丧尽,而且能不能找到都是未知。”刘清才哀叹不已。
  “本座答应你了就一定会给你拿来,瞧你那样儿!”
  “等着!”
  余非说完就要起身离开,刘清才连忙相送。
  “九祖慢走,弟子就不远送了。”刘清才激动万分的拱手一礼。
  余非一挥手,一具青色的飞梭漂浮在地上,牵着穆小慕的手准备踏上去,又好像是想到什么。
  “那茶**好喝的,给本座拎几十斤带回望道峰尝尝鲜。”
  刘清才一听,慌忙的摆手回应道:“没了没了,一斤都没有了!九祖若是想要,等百年之后青木道树发芽才有。”
  余非还是不死心,在三问道:“刘长老可别骗本座,真的没有了?”
  “真的没有了,一片茶叶也没有了!”
  ……
  咻的一声,一道长虹飞过,余非坐在飞梭上肆无忌惮的乱飞着,速度之快让人目不暇接。
  穆小慕苦着个小脸躲在余非的背后,刚刚余非问自己想不想体验极速飞行,然后自己还没回答,余非就开始了狂飙。
  “小慕,本座开车的技术不错吧!哈哈……死亡如风,常伴吾身!
  只有速度与激情,才是男人的浪漫。”
  穆小慕趴在余非背后狠狠的咬了一口,嬉笑怒骂道:“余非你飞慢点,人家眼睛都睁不开了。”
  飞梭上面的阵法图案不断的闪耀着青光,余非大笑着将一块又一块的上品灵石插入阵法凹槽,阵法中光芒更盛,飞梭疾驰。
  两人在极道宗无人的天空中飞弛,无拘无束。
  估摸着半个时辰之后,余非感觉到自己的脸都快被吹歪了,才操纵飞梭慢慢飞往望道峰。
  落在在院子外的空地上,余非踏上地面腿一软,差点摔倒在地上,站在原地缓了一会儿,才从飞梭上抱起穆小慕。
  穆小慕已经趴在飞梭上睡着了,口水直流的傻笑。将穆小慕抱入房间内休息,余非轻轻的关上房门。
  这具飞梭余非已经听刘清才介绍过了,名叫遁空梭,而且可大可小,速度可堪比元婴中阶的修士,属于中品高阶灵器,东西虽好,但就是太耗灵石了。
  余非收起遁空梭,拔出青虹剑继续练剑,自己的修为一时半会不能恢复,但剑法可不能落下。
  自己此生不想再失去任何一个亲人了,就算是报了仇又如何,死了的人还是死了,孤独寂寞的人继续孤独寂寞,唯有自己手中的剑才能保护他们。。
  练完一整套《剑诀》,余非掏出几瓶不知是养气丹还是聚气丹的灵药咕噜咕噜嚼入肚中,然后开了一瓶灵液灌着。
  自己的身体余非清楚,《归元不死功》已经修炼到了大成,理论上只要身体吸收的过来,自己的修为就会慢慢恢复,但是禁制玉佩又隔绝了大部分灵气,使得自己吞吐天地灵气过于缓慢,只好借助丹药灵石修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