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本座是祖师爷 > 第四十章 曾经的朋友

  见那两位侍女离开,余非走下床拿起盆中的毛巾准备洗漱,突然听见了一声女子的叫声,余非侧耳倾听面色大变。
  “不好,是小慕的方向!”余非怒喝一声,拔出背后的青虹剑踢开房门直奔穆小慕的房间。
  不过几息时间,余非就赶到了穆小慕的屋子,叫喊的是一位侍女摊坐在地上,手臂被划出一道剑伤,正往冒着鲜血,穆小慕手里拿着藏云剑,目露凶光的指着另一名侍女。
  “小慕,怎么了?”余非担心的问道。
  穆小慕看见了余非的到来,眼中的凶光黯淡下来,正想解释却被受伤的侍女抢先哭诉。
  “这位前辈明鉴,奴婢见这位小娘子还未洗漱,本想服侍她洗漱,谁知她拔剑就是对奴婢一剑。
  奴婢也不知道犯了何错,奴婢只是好心,却遭如此对待。”
  余非看向另一位侍女问道:“是如她所说吗?”
  那位被穆小慕用剑指着的侍女惊魂未定,惊慌失措的点了点头,余非疑惑的看着穆小慕。
  “我叫她们出去,她们不出去,还要碰我!”穆小慕收回藏云剑,对余非解释道。
  余非点了点头,蹲下身子掏出一颗回春丹喂入受伤侍女的嘴中,又掏出一盒伤药轻轻的涂抹在受伤的手臂上,受伤侍女脸颊通红的看着余非,穆小慕却看的怒气冲天,抱着藏云剑冷哼一声。
  “实在对不住,小慕她不近生人,所以才有所误会。”余非对受伤侍女道歉,还将手中的伤药送给了她。
  受伤侍女害羞的接过伤药,轻声细语的回道:“不打紧的,前辈言重了。”
  “实在对不住了。”
  受伤的侍女被另外一人搀扶着离开,一步三回的看着余非,脸上飞霞映天。
  “她是不是比我好看?”
  余非满脸愁容的对着醋坛子打翻的穆小慕说道:“你不是胡思乱想好不好?将别人弄伤了歉也不道。”
  “我们去找孟兄,继续赶路吧!”余非转身离去,穆小慕看了一眼手中的藏云剑紧跟了上去。
  孟占合也正出门寻两人继续执行任务,三人在余非房门口相遇,短暂交谈一阵后,便决定立刻出发。
  三人还未走出居住的花园,轩辕旭就带着轩辕丹白踏空而来,邀请三人在常住几天。
  “多谢相邀,我们还有宗门要事要办,就不打扰了。”余非对着轩辕旭冷声说道。
  轩辕旭也自觉无趣,亲自将三人送离镇南关指明道路,又给了三人一袋子灵石作为赔礼,余非也没有推辞,拿起灵石收入储物玉佩中就领着二人离开了。
  轩辕丹白看着三人飞行离开的背影,像是下了某种决心一样。“皇叔,本宫要修行,请你费心指导一番!”
  轩辕旭惊讶的看着自己的侄子,这臭小子从来都不愿意修行,已经十四了还只是练气二层,看来这次的打击对他太大了,不过也是好事。
  “行,本王把《化龙决》传给你。”
  轩辕旭慈爱的看着轩辕丹白,自己已经是元婴修士了,子嗣传承不易,那些凡间女子的肉体凡胎根本怀不了,而那些可以与他结为道侣夫妻的女修士大多不愿生育,唯恐损伤了生命本源,仙途无望。
  唯有这个从小与他亲近的侄子能让自己感受到做父亲的感觉,自己完全可以倾尽毕生所学,将自己的衣钵相传。
  “丹儿,你想做皇帝吗?”轩辕旭慈爱的问道。
  轩辕丹白挠了挠头,面色古怪的回道:“本宫才不做皇帝呢!整天做在大椅子上,只能待在一个地方,哪儿也不能去。
  本宫要做皇叔一样的人,征战四方,说揍谁就揍谁,连父皇都让你三分。”
  “好小子,有志气!”轩辕旭爽声大笑的拍了自己侄子一巴掌,不过一时没有收住力,把轩辕丹白拍的口吐白沫,躺在地上直抽抽。
  “丹儿!你怎么了?难道昨晚吃错药了?”
  ……
  余非三人离开镇南关后直奔蝼蛄山,一连飞行了五天,期间遇到了一个贫瘠的凡人村庄,村民们都纷纷跪在地上祈求降下仙丹,还有几个儿童被自家大人摁在地上不断的向三人磕头,想要加入仙门。
  余非三人没有理他们,径直的飞走了,自此之后三人都尽量避开凡人村落,以免牵扯到因果。
  路过小青宗时,余非更是心中不安,因为小青宗以前原来叫大青宗,好像被自己将他们仅有的二十几位元婴和高阶修士全部杀了,从此之后便从一个二流宗门成了一个三流宗门,门中修为最高不过是一位归海境初期的老头子,而且好像已经寿元不多了,只等寿元将尽小青宗便会成为一个五流宗门。
  不过他们似乎也没太在意三人极道宗弟子的身份,只是询问一下就让三人离开,只准从小青宗外部势力范围路过,并且也没有派人监视。
  余非也没有过多的询问小青宗的事,穆小慕依旧坐在飞梭后面缝织着一件衣服,余非问她是给谁缝的,撞了一鼻子灰只得到一句:反正不是给你的!
  三人无惊无险的离开小青宗的势力范围之内,孟占合突然惋惜的向余非介绍起小青宗的事。
  “余兄,还是我们极道宗对不住他们!
  当年九祖杀了太多的人了,本来和我们从杂流宗门一起相扶相持发展成二流宗门的小青宗却成为了相互仇视的敌人。”
  余非也自觉面上无光,毕竟自己当年的确做错了。
  孟占合闷闷不乐的自言自语道:“余兄,我斗胆说一句大逆不道的话,九祖在小青宗做下的事简直是天怒人怨。
  我们万年前和小青宗同气连枝、共同御敌,就算九祖之后上门赔罪,以仙丹为补偿也无济于事,更何况小青宗的人又把仙丹还给了我们。”
  “又还回来了吗?”余非自责的问道。。
  “我们跟乾元皇朝一结盟,小青宗的人就把仙丹还回来了,我们极道宗现在是顶级宗门,中土大陆举世无双。
  可是小青宗呢?遭了场无妄之灾,从此一蹶不振,要不是我们心中有愧,私下里时时照料着他们,小青宗早就被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