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九星霸体诀 > 第三千二百一十七章 怒火冲天
龙尘心头狂跳,龙尘不知道,洛紫川是不是在诈他,冷冷地道:
  “我不知道前辈在说什么。”
  洛紫川紫色的眸子发光,摇了摇头道:“果然被外性血脉玷污后,连我紫血一族的骄傲都丢失了,你很令我失望。
  虽然不管我是高兴,还是失望,你都难逃一死,但是,你如今的懦弱,更令我感到厌恶,证明我的决定,没有错。”
  龙尘大怒:“你到底想说什么?”
  洛紫川的这些话,让龙尘心头火气上涌,如果不是为了母亲,他又岂会受这种鸟气?
  龙尘从不屑于说话,但是为了母亲,他只能隐忍,如今洛紫川的话,令他怒火升腾,他感觉自己的尊严在被践踏。”
  面对龙尘的怒火,洛紫川冷冷地道:“当长武去见你时,给我看了你的留影玉后,我第一眼就认出了你。
  你那倔强的眼神,跟你娘简直一模一样,你的一切作为,不过是想去寻找你的母亲。
  你既然飞升仙界,就应该一直隐忍下去,直到你晋升仙王境,再去寻找你的母亲。
  或者你可以去外域闯荡,只要见识足够多,你也可以找到你的母亲。
  可惜,年轻人终究是年轻,凡是喜欢走捷径,爱冒险,却不懂失败的后果有多严重。
  我洛紫川生平杀人无数,想不到有一天,竟然要亲手杀掉自己的外孙,想想,真是令人感到讽刺。”
  龙尘心头巨震,原来洛紫川早就看穿了他的身份,亏他还自作聪明,想着怎么套问母亲的消息,他太幼稚了。
  “既然你知道我是你外孙,为什么要杀我?为什么要囚禁我娘?你还有没有人性?”
  龙尘忽然眼睛红了,大声咆哮,额头上的青筋都爆起来了。
  想到母亲曾经被囚禁寒冰之地,龙尘的心就像刀割一样痛。
  “因为她走错了路,做错了事,就要为自己的罪责付出代价。”洛紫川冷冷地道。
  “放屁,选择自己的爱情,有什么错?”龙尘大吼。
  面对龙尘的喝骂,洛紫川非常冷静,没有一点生气的意思,淡淡地道:
  “因为她是我们洛家这一脉,唯一可以觉醒太古血脉的母体,她生下的孩子,一定会传承我们紫血一族的返祖血脉。
  所以,她必须找洛族内的人成亲,为紫血一族的复兴,传递香火。”
  “什么狗屁道理,你把我母亲当成繁衍后代的工具,当成复兴种族的筹码,你还是人么?什么骄傲,狗屁,你就是一个道貌岸然的伪君子。”龙尘破口大骂,他要气疯了,这世间,哪有这样的父母。
  洛紫川冷冷地看着龙尘道:“人生于天地间,当明白自己的责任和义务。
  你母亲身为紫血一族崛起的希望,就当明白自己的肩膀上扛着什么,她任性妄为,就是置整个家族千千万万血亲的生命于不顾。
  你可知道,仙界和平时代即将终结,倾巢之下,岂有完卵?洛族要用无数人的性命为她买单。
  你可知道,她身为圣血母体,会被天道所限制,一生之中,只能拥有一个孩子。
  也就是说,如果她还想拥有第二个孩子,你就必须得死,所以,我只能杀你,我这是为了洛家,不管你骂也好,恨也罢,就算背上千古骂名,我依旧要斩你。”
  “什么紫川仙王,狗屁不如,自己没能耐,却将担子推给自己的孩子。
  我龙尘虽然不过是仙界一枚菜鸟,但是我也知道,我自己能扛的,绝对不会推卸给别人。
  如果自己扛不起的,也不会强迫别人去扛,生死有命富贵在天,牺牲别人,去成全自己,这就是你们洛家的家风,我呸!
  你不是要杀我么?来吧,今天我就看看你如何杀我,我龙尘的人生信条是看淡生死,不服就干,干死拉倒,来吧,我不会因为你是我外公,就手下留情的。”龙尘一声怒吼,黑色大刀已经握在手中,长刀直指洛紫川。
  哪怕是面对仙王强者,自己的亲外公,龙尘依旧战意滔天,龙尘心中的怒,无处发泄,唯有一战。
  洛家的生死存亡,与他无关,他只关心自己的母亲,像仙界这种大姓种族,根本没有什么亲情可言。
  所以,龙尘对仙界没有任何归宿感,这里的人,几乎没有亲情,有的只有利益,为了利益,什么都可以牺牲,那是龙尘最无法接受的。
  被龙尘长刀所指,洛紫川点点头道:“还不错,有点洛家人的骨气。”
  “骨气,你在说笑么?洛家如果有骨气,就不会要牺牲一个女人的爱情,来苟延残喘了。”龙尘冷笑,面对洛紫川的赞赏,龙尘不屑一顾。
  面对龙尘的嘲讽,洛紫川也不辩解,站起身来,缓缓走下石碑,站在石碑前,眼睛看着石碑,大手摸着石碑,似乎陷入了回忆,喃喃地道:
  “我都不记得有多少年没动手了,这里每一把刀,都是有故事的。
  如果我直接杀你,你可能就算死了也不服,你现在是四极境界,那我就将境界压制到四极境与你一战。”
  “用不着,否则,我一刀把你砍死了,我就没脸去见我娘了。”龙尘冷笑道。
  洛紫川有些怪异地看着龙尘,许久后才道:“那你是已经准备受死了?”
  “你错了,我龙尘只要还有一口气在,就绝对不会认命,哪怕是在恩普达面前,我也从未退缩过。
  面对你,我可能无法击败你,但是你也绝对杀不了我。”龙尘冷冷地道。
  这是最令龙尘痛苦的事情,如果是别人,他可以全力硬拼,以命换命,但是对洛紫川不能,如果洛紫川死了,他娘会原谅他吗?
  龙尘这辈子从未茫然过,但是他现在,有些彷徨了,他不知道该怎么办,这也是最令他愤怒和憋屈的地方。
  洛紫川摇了摇头:“你很骄傲,可惜,你的实力与你的骄傲并不匹配。
  你以为现在的你,真的同阶无敌了?说难听一点,你现在就是井底之蛙,根本没见识过真正的高手。”
  说着话,洛紫川大手在石碑上一按,一声轻鸣,一把长刀,从石碑上跳了出来,落入洛紫川手中。
  “此刀名为血饮,血饮,乃是蛮族上古时期的一位战神之名。
  他手下战士的兵器,不论品质,皆命名为血饮,那位战神陨落后,部族全部战死,血饮刀要近乎灭绝。
  我神火境时,偶然得到一把,虽品质只不过是灵器级,但是伴我逐鹿九州,斩杀无数强者,被人称之为血饮狂刀。
  而吾名紫川,没成就仙王之前,所有人都称我为狂刀紫川,你准备好,我要出手了。”洛紫川看着手中的长刀,似乎又回到了年轻时代,双目也变得狂热起来。
  “呼”
  龙尘手中黑色长刀一摆,精、气、神一瞬间提升至巅峰。
  “嗡”
  洛紫川身若惊鸿,手中长刀轰鸣,如同一道闪电,划过虚空,对着龙尘斩落。
  龙尘急忙挥刀格挡,但是让龙尘惊骇的是,他居然挡了一个空,一股浓烈的死亡威胁,促使龙尘本能地向后仰头。
  “噗”
  鲜血飞溅,洒落长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