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明月图 > 第七十四章 魅影

  狂风肆虐似如大浪滔天!这金色手印所携带的威压竟将江义正困在原地动惮不得。然而就在此时,也不知什么地方突然传来一声娇笑,接着那金色手印的上方便出现了一把似虚非虚似实非实的青色巨剑。
  巨剑刚猛,自上而下轰然落下。这剑身立时将那金色手印斩成了两断。而后那巨剑直插入地,就看光华一闪耀人眼目,那掌印与巨剑便立时消失不见了。
  孙文广手掌回身。他凝神四周,突然他转头一看,就见那破旧的屋顶之上竟不知何时站了一个人。那人白衣如雪,长发飘然。他身形修长挺拔,虽然是个男子之身却有女子一般惊艳妩媚的容貌。那人左手弯曲在前,右手拇指与食指捏着自己的一缕丝发正在细细把玩。他居高临下,双目如水,正对着孙文广在笑。
  孙文广眉头微皱,也盯着那人看。谁知男子那白皙的面容如竟同少女一般红了起来,他左手食指优雅的伸出放在自己的唇下,头儿一低竟然不好意思的笑了起来。
  “你呀,就是讨厌,怎么直直的盯着人家看呢。人家都不好意思了。”男子说着,那水一般的眼睛朝着孙文广眨了眨,露出无限娇羞的神态。
  孙文广有些发懵。他看着那男子做作的样子,这嘴角就不自觉的抽搐了起来。
  男子又白了他一眼,笑着说道:“我当是谁在这里弄出了这么大的动静,都吵的我睡不着觉了。我还想把这人给好好的教训一番呢,谁想到,竟然是大名鼎鼎的孙先生在这里。也不知孙先生大半夜的不睡觉,跑到这督监府后院,究竟是做什么呢。”
  男子说话虽然同女子一般轻柔婉转,可是他毕竟是男子,他这般语气简直让人感到奇怪至极。孙文广有些不自在的动了动身子,他试探的问道:“阁下是督监府的人?请恕在下眼拙,督监府上上下下这么多人,我怎么从没见过你呢?”
  男子听他说完,竟掩口轻笑起来。他那水一般的眼睛都弯成了一道月牙,就听他娇声的说道:“哎呀,人家才刚来没几天,孙先生自然是没见过人家。不过,对于孙先生我可是仰慕已久,本来我想着要亲自去看望先生,谁想到今晚就得成所愿了。先生还真是与人家有缘呢。”
  孙文广听他说话虽然阴阳不分,但是语气却十分的客气,他拱手说道:“不敢不敢。只是,我不曾与阁下见过面,阁下怎么会认识我呢。”
  男子微微一笑,他袍袖一挥,冷眼看了看那个江义正,就听他语气不悦的说道:“江大捕头,你还在这里呆着做什么,还不离去。你在这里如此的碍眼,简直败坏了我与孙先生谈话的兴致。”
  江义正一听,不由得嘶哑的说道:“你让我走就走?你以为你是谁?这孙文广放走了犯人,又知道我的秘密,我不会放过他。”
  男子听他说完竟低声笑了起来,那样子就像是听到了一件好笑的笑话一般。等他笑完,就看他面色一寒,冷声说道:“江捕头,就凭你的本事还想抓住孙先生那简直是自不量力。刚才要不是我出手将先生的大般若般若掌给阻拦住,恐怕你早就完蛋了。不要以为你是什么不死之身,像你这样的,孙先生可是杀了不少。”
  “你……”江义正一听,那嘴里开始咕咕作响起来。男子看他有变,随即右手一挥,一道寒光闪出,眨眼之间,一柄青色之剑便悬在了江义正的头顶。
  这剑虚实不定,剑身发出嗡嗡的低鸣之音。江义正一愣,那嘴里的咕咕声便立时消失了。
  “你少在这里给我捣乱。识相的赶紧带着你的人走。”
  江义正还是有些犹豫。此时男子便在此说道:“你放心,章大人那里我自会和他说。今晚发生的事情,不会再有多余的人知道。”
  江义正听他说完,他只得狠狠的叹了口气。就看他脖子一扭,那脑袋便又转了个半圈,恢复了正常的模样。此时江义正其实也可以说是朱义,看了一眼那人,他也没说话。就看他双手捏了个奇怪的手诀嘴里也不知念叨着些什么,接着他手指朝那几个人一指。那几个人身体一抖,便老老实实的跟着江义正出了这院子。
  江义正一走,那男子立时又变的笑颜如花起来。他身形一展,身后拖着残影一般从屋顶上跳了下来。就听他笑着说道:“先生,如今这里再无闲人,你我正好说话。”
  说着,那男子身形一晃就来到了孙文广的身旁。刚才他在屋顶之上只看他身形挺拔,此时他站在那里竟比孙文广还要高上几分。那人速度极快,孙文广只觉得香风扑面,那人便来到身旁。男子呵呵一笑,身子一矮便要往孙文广的肩膀上靠。这一下可是把孙文广吓得不轻,他赶紧一个转身想要躲开。谁知男子身法飘忽,竟如影随形般一直不离他左右。孙文广刚稳定身形,那男子突然从他背后出现,就见双手一环便将孙文广的腰给抱了起来。
  “先生,你躲什么呀,人家又不会吃了你。”说着话,那脸儿就要往孙文广的脸上靠。
  这男子肤色白皙长的细皮嫩肉的就像女子一般,可是他毕竟是男儿之身。孙文广向来对男色没性趣,他见这男子对自己如此的亲昵,这浑身就起了一层疙瘩。
  孙文广双眉一皱,他握住右拳自下而上便朝着那男子的下巴打了过去。男子立刻知晓,他头一歪,孙文广的手臂贴着他脸就过去了。男子微微一笑,脸儿往他手臂上一贴,娇滴滴的说道:
  “哎呀,先生怎么如此心急。”说着话红唇一开便轻轻地咬在了孙文广的小臂之上。
  孙文广手臂微痛,他冷哼一声,怒声说道:“你个变态!”说完,他变拳为掌,以肘击那男子的胸口。男子呵呵一阵浪笑,随即双脚前后错开,身躯微微一转。孙文广手肘落下顿时落了空。男子趁此良机,他松了手,右手一伸用他手背去摸孙文广的脸。孙文广赶紧躲开,他大步往前一探,右掌五指伸出食中二指其余三指弯曲握紧,他以指成剑,那指端立时闪烁着阵阵光华,就看他手腕一转,那指剑朝着那男子的胸膛就刺了过去。
  此时男子的脸色才稍稍有些紧张起来。就听他哎呀一声,身子随着孙文广的脚步一退。那指剑从左到右划过了男子的胸膛。
  “哎呀,哎呀!”
  男子一时间惊慌起来。他赶紧往后退了一步,双手护在自己的胸前。他随即白了孙文广一眼,笑着说道:“孙先生,你也太过性急,你要是想看人家的胸,人家给你看就是了。”说着话,那俊美的脸儿一红,他双手一放,那胸前的衣服便立时裂开了一道长长的口子,露出了那细嫩白皙的肌肤来。
  孙文广此时是实在忍不住了,他就觉得胃里一阵翻江倒海。他赶紧说道:“你先等等,休战,休战!”
  说完,自顾自的跑到了一旁开始哇哇大吐起来。那男子倒也不介意,反而温柔的说道:“先生,慢慢来,我不着急。”说着话竟走到孙文广的身背后,轻轻的拍打起他后背来。男子一边拍一边说道:“没关系,第一次嘛,都会这样。等你习惯了,就好了。”说完,偷眼看了看孙文广,继续说道:“先生,你这几天肠胃好像不好,你看这东西都没消化!”
  孙文广实在是忍不住了,他用手将嘴角的残污一擦,双掌金光阵阵朝着男子的胸口就推了过来。谁知那男子公然不惧,他把自己的胸口往前一挺,笑着说道:“先生要是愿意,你可随意摸来。”
  孙文广嘴角一抽,立时就停了手。他身子往后一跃,冷声说道:“你究竟是谁,到底想干什么。”
  男子微微一笑,说道:“先生现在想起来问我叫什么了。好吧,我就告诉先生,我叫“镜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