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明月图 > 第七十五章 异象

  男子说完掩口轻笑。孙文广想了半天,最后一摊手,爽快的说道:“镜影?镜中花水中月??没听过。”
  镜影听他说完脸上立时露出了欣喜的笑容来,他摆弄着自己的长发,笑着说道:“先生真是博学,一下子便说出了这名字的含义。”
  孙文广冷汗直流,心道:这人也真是会奉承人,这名字的含义简直在简单不过了,任谁都能说得出。孙文广理了理思绪,正色道:“那你能告诉我,你的身份是?”孙文广说道此处故意将最后一个字拉长,似乎在等着那人的回答。
  镜影微微一笑,给了孙文广一个飞眼,他扭捏的说道:“素闻先生博学多才。以先生看来,我应该是什么身份?”
  孙文广听他说完,这心里便立时冒出了一个想法:你是什么身份?我看你像个死太监!
  他一想到此处,这心里立时好受了很多。他微微一笑,说道:“在下一向深居简出,对于江湖中的事可以说知之甚少。我看阁下武功高强,难道是一位江湖侠客?”
  镜影听完哈哈一笑,说道:“先生,你可是玩笑了。人家可不是什么侠客。你在看看。”说完,他原地转了一圈。
  孙文广看他这浪荡的样子真恨不得上去给他一巴掌。可是他自忖道:“这人武功高强,硬上未必然打得过他。”他想到此处,便也笑着说道:“在下实在不知,还请阁下赐教。”
  镜影无奈的叹了口气,有些失落的说道:“哎呀,先生你可真不解风情。人家让你猜你就猜嘛,还赐教,你啊,真是讨厌。”
  孙文广暗暗的握了握自己的拳头,他咬了咬牙,皮笑肉不笑的说道:“你让我猜,我怎么猜得到。你简直是难为我嘛。你不说,我走了。”说完,头一扭,朝着那门口就走。
  镜影看他要走,他赶紧闪身到他跟前,陪着笑脸说道:“先生,不要生气呀。人家是跟你开玩笑呢。你可不要生气。”镜影说完,看了看四周,神秘兮兮的说道:“先生,我问你,这二皇子天枢可是来到了金陵城啊。”
  孙文广一听,狐疑的看了他一眼,他心念数转,微微一沉吟,当下便说道:“这个却是不假。可是这件事情是绝密。就连章大人都不知道,你是怎么……”说着话,孙文广不禁又细细的打量了他一番。
  镜影似乎很享受孙文广的目光在自己的身上游走的感觉。说实话,这镜影也就是身形比寻常的女子高大一些,如果抛开这些只看他的外貌,那简直就是一个妩媚靓丽的美人。此时,两人站在这荒园之中,这般氛围之下就好像情侣约会一般。当然孙文广可没往这方面想,至于这个镜影怎么想的也就只有他知道了。
  “我怎么知道?”镜影呵呵一笑看了他一眼。他用衣袖轻遮红唇,轻声细语的说道:“因为,我是朝廷中人。先生可曾听说过“天乩寮”吗?”
  孙文广一听,这神色立时就凝重了起来。天乩是指占卜问疑,预测吉凶未来之事,表示未知神秘之事物。天乩寮便是负责调查一些神秘或者灵异现象的秘密组织。这个组织行事极为隐秘,不用说普通民众就连一些朝中大臣都不一定知道。由于高怀义是七皇子摇光的心腹,无意之中摇光曾经跟高怀义提起过这个组织。不过,即便是皇子摇光也似乎对这个天乩寮极为的忌惮,所以具体的也就没有多说。而高怀义和孙文广情同手足,所以这事便也跟孙文广提了一下。
  高怀义这人本就心宽,他当时只是说玩笑一般说给了孙文广听。可是,孙文广却是记在了心里。此时,这个镜影竟然说出天乩寮这个名字来,孙文广这心里自然是震惊无比。
  “难道阁下是隶属于天乩寮吗?”孙文广努力的保持镇定,但是他眼中那好奇的光彩却把他给出卖了。
  “哎呀,哎呀。”镜影一脸崇拜的看着孙文广,笑着说道:“要知道,单单就天乩寮这三个字就不是普通人能知道的。看来先生真是异于常人,有大智慧。”
  孙文广冷汗顺着鬓角就流了下来。他心里想道:什么异于常人有大智慧,我这还是从高怀义那里听来的。
  “先生既然知道天乩寮,那你知道,这个天乩寮是做什么的吗?”镜影笑着说道。
  这个孙文广哪里知道,他也是仅仅知道这个名字而已。不过,这孙文广毕竟还是有过人之处的,他眼珠一转,略加思索,便说道:“想来是预测吉凶未来之事的吧。”
  镜影一听,微微点头表示赞同。他笑着说道:“先生博古通今。这天乩一词本就有占卜预测吉凶的含义。天乩寮成立之初也是为此宗旨。可是,先生说对了一半,还有另一半先生却没有说出。”
  孙文广微微一愣,他笑着说道:“阁下可否告知一二?”
  镜影白了他一眼,说道:“先生可知,这吉凶难料,世事无常,此乃天道之奥秘,非是凡人可以窥视的。但是,这世上却有一物,其难料程度不亚于这天道茫茫。先生可知是什么吗?”
  “是什么?”孙文广接口道。
  “人心!”镜影一笑。就听他接着说道:“这人心最是难测。你永远都不知道你面前的人究竟是正是邪,是善是恶。所以,天乩寮的另一个宗旨就是监视人心!”
  “监视人心?!”孙文广有些纳闷,“这个如何监视?”
  镜影笑靥如花,他一字一字的说道:“乱议者杀,妄动者杀,有不谐者杀。总而言之,天乩寮便是将祸患尽早除之,防患于未然。人家这么说,先生可明白?”
  孙文广明白,他自然明白。像那些高高在上的统治者最怕的就是阳奉阴违,有句话说的好:明枪易躲暗箭难防。人人都希望能高高在上,谁都希望能翻手为云覆手为雨,享受着至高无上的尊荣。为了权利,人性有时候就会变得不那么重要了。
  孙文广听他说完,一时间沉默无语。镜影微微一笑,说道:“天乩寮不仅监察百官,就像先生您这样的,我们自然也会照顾。”
  “你这是什么意思?”孙文广心里暗道了一声不好,他竟有些紧张起来。
  “想当初,南川动乱,先生竟甘愿在那高怀义帐下做一个小小的幕僚。想那高怀义虽然敢打敢拼甚是勇猛,但是以他的能力做个先锋将军已然足矣,但是就是因为先生辅佐,他才能率军打仗,才能在南川立下了赫赫军功。也才能得到皇子摇光的赏识当上了这都护将军。人家只是好奇,难道先生真没有雄心大志建功立业之心,就甘愿一辈子做个小小的不为人知的幕僚吗?”
  镜影说完,静静的看着孙文广。
  孙文广默然不语,良久方才说道:“看来我的一举一动,你们都查探的十分的熟悉。话既然都说到这里,我倒是想问问你。”
  “先生要问我什么?”镜影笑着说道。
  “想这天乩寮为极其隐秘的所在,本来不应该被外人知晓。可是,你今天不仅告诉了我天乩寮的存在,还将查探我的事情告诉了我。我想知道,现在我在你们天乩寮的眼里是不是如你刚才所说的,是该杀之人呢?”说完这些,孙文广直直的看着镜影。顿了顿,他又接着说道:“还是你们打算要拉拢之人呢?”
  镜影眼神一凛,他神色微微一变。但是这变化只是在眨眼之间。镜影以袖掩口,笑的前仰后合。笑罢,他有些佩服的说道:“似先生这般大才之人,我们怎么能对您动手呢。”
  “哦?”孙文广脸上依旧平静,但是心里却松了一口气。
  “本来我来金陵城,其中一个目的就是想来拜访先生。今日也是有缘,我有一事想向您讨教。”
  此时这个镜影方才微微收敛了放浪之姿,说话也严肃了起来。
  “请说。”孙文广沉声说道。
  “当今圣上皇子众多,但是有些资质的也就那么几人而已。这其一便是大皇子昊卿,再有二皇子天枢,五皇子当阳,七皇子摇光。先生也知道,近年来,圣上龙体欠安。这万一有一天……先生也明白我的意思。”
  孙文广点了点头,示意他继续说下去。
  “我想知道,万一到了那一天,先生以为谁会是后继之君?”
  孙文广听他说完竟不由得哈哈大笑起来。
  镜影看他发笑,便出声问道:“先生为何发笑啊?”
  孙文广说道:“这继位之事是我这等平民敢胡乱猜测的吗?你们也是看的起我,你要问我谁是后继之君,那我只能说,他爱谁当谁当,不关我事。”
  镜影微微一愣。此时孙文广却突然说道:“既然你问了我,那我也问问你。你们天乩寮希望谁来当这个未来皇上呢。”
  “这……”镜影立时哑口无言了。
  孙文广看他窘迫的样子,这心里就是一阵冷笑。镜影为了摆脱尴尬,他立时又放浪了起来,就看他手指一伸,柔柔的说道:“哎呀,先生,你可真是难为人家。这天乩寮又不是我一个人,我哪里知道。”说完,身子就要朝孙文广身上黏。
  孙文广赶紧躲开。就听他继续问道:“尊驾来金陵,还有何事?倘若可以,能不能告诉在下。”
  镜影微微一笑,他刚要开口。然而就在此时,那城西的天立时就亮了起来。明光如昼,直冲天际。两人被这光刺的目眩头晕,然而这光只是持续了一刹那的功夫,便立刻又消失不见了。
  孙文广愣愣的看着城西天空,脸上的表情是不明所以。而镜影却是双眉紧锁,一脸的严肃凝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