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时光依旧暖 > 第三百九十章 神对话

  杜随风一时也拿不准苏家具体想要做什么,鑫家老大从商,可商人进行商业运作做一些小动作不是再正常不过,为什么会牵扯上好几条人命,似乎这一切都是一个早已做好的局,就等着人往里钻。
  最重要的是警察带人回警局询问,中途出了严重连环车祸,导致鑫家老大当场休克,去医院的路上差不多就宣布脑死亡。
  这看起来听起来都是那样的不切实际,鑫家父母怎么能接受这样的噩耗,当下鑫爸就出现了脑梗,送医院抢救还没度过危险期。
  鑫母更不用说,原本听到消息只是瘫软,直到再次传来噩耗,端直不能面对的深度昏迷。
  杜随风第一时间就接到了电话只不过他也分身乏术,鑫彤和乐乐的情况当时也不容乐观。
  屋漏偏逢连夜雨,福不双至,祸不单行,所有话都是有征兆的,偏偏此次鑫家毫无征兆。
  “杜少,你现在所做的一切都是徒劳,根本挽回不了什么。人命可从来都是死局。”再大的事儿也和人命不能相提并论,更何况对方有备而来,所有证据都显示鑫家老大就是责任人。
  小五自是不清楚这些人的具体用意,而苏家这么做并没有得到任何好处,检举人和主告人都是和苏家毫无牵扯之人,这些疑点足够提醒所有人有第三方或是诸多方参与此事。
  墙倒众人推,亘古不变的道理,落井下石自然也不在少数,这些都是人之常情。
  可苏家为什么要成为打破四大家族互相制约平衡的哪一方,宁家出事儿或许只是征兆,现在鑫家牵扯上人命官司,还一次性解决掉鑫家看起来至关重要的两个人。
  “唐心,你爱四少吗?”杜随风忽然的一句询问,听起来似乎风马牛不相及。
  “啊......”小五一时不知道该作何回答,这句话不止一个人这样询问过她,她每次的心境和反应都不一样。
  “回答我。”杜随风很是执着,有些事他并没有要让任何人理解或是怎样,但是爱这个飘渺的东西会让一个人彻底的失去自我,不分男女。
  “那个...我...”小五话还没说完,杜随风却是冷哼一笑,笑意丝毫没有达到眼里。
  “你爱!可从不承认,更不敢正面表达。”杜随风赤果果的把小五刻意隐藏的真实毫无预警的暴露出来,说的还是如此的笃定,字字珠玑。
  “我爱鑫彤,鑫家如此大的变故,她能信任依靠的只能是我,你可明白?所以有些事不需要别人理解或是怎样,只要她不误会不离开就足够。”杜随风紧接着的这句话很是郑重,似乎这就是一场仪式一样的庄重。
  “那和我有什么关系。”小五小声的嘀咕,似乎在对刚才杜随风毫不留情面的揭穿她隐藏的那点儿心思而有所不满。
  你说事儿就说事儿,拿我开刷就不对了。
  “那辆车是不是?......”小五不确定自己刚才看到那辆和他们错身而过的车,是不是在杜随风他们家的那辆车,只不过觉得有些眼熟,还有那个车牌号她有一定印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