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清音起应是香山续 > 第六百五十九章 何宇

  当何宇亲手把这个爱情故事一笔一划写在自己背笔记本上的时候。他觉得自己就像一个当事人一样。他不知道该怎么样诉说内心对清起的感情。他也不知道该怎么样才能让自己放下这段感情。
  “每次你看我的时候我都假装在看别处,而每次你在看别处的时候,我都在看着你。
  我曾练习过无数次的若无其事,到最后都无济于事。
  你永远也不晓得自己有多喜欢一个人,除非你看见他和别的人在一起。
  我想你了,可是却不能对你说,就像开满梨花的树上,永远不可能结出苹果!
  正是为了爱才悄悄躲开,躲开的是身影,躲不开的却是那份默默的情怀。
  有时候,你选择与某人保持距离,不是因为不在乎,而是因为你清楚的知道,他不属于你。
  我不找你不是因为你不重要,而是因为在你心中我不重要。
  喜欢你是我一个人的独角戏,观众是你,导演是我。
  你的名字永远是我拒绝别人的理由。
  明知他不会喜欢你,还一再的拒绝他人的追求,傻傻的为他保留一个位置。
  后来,我遇到了一个很像很像你的人,我却是再也没有心动的感觉,再后来我懂了,无论他再像你,但始终不是你。
  我连一秒都没有拥有过你,却感觉失去了千万次。
  每个人一生之中心里总会藏着一个人,也许这个人永远都不会知道,尽管如此,这个人始终都无法被谁所替代。
  有没有人跟我一样?有时候开玩笑说出的话,往往是潜意识里的真正想法。
  “嘿,你在干嘛呢?”好基友看到何宇只一个人默默的坐在位置上划划写写,活动课都不出去玩的时候,好奇地走了过来拍了拍他的肩膀问道。
  何宇,听到立马用手捂住了笔记本,神色慌张的把本子盖了起来,然后笑着说“没什么呀,你怎么不出去玩啊?”
  “哎呀,活动课没意思,我去就这么点花头,刚刚去操场上逛了一圈,发现没有任何什么好玩的事情。打篮球也没意思,什么事情都没意思。晚饭吃什么呀,吃食堂,还是想偷偷叫外卖呀,你有什么兴趣吗?”
  “我都可以啊,我又不挑,吃什么都差不多,最近食堂也就这样子,反正菜你又不是不知道,大不了就是去楼上的风味食堂,再吃碗什么面,要不然也没有什么特别好吃的东西了。我们其实也不怎么挑得出来,你能想到是什么吗?我是真的想不出有什么外卖好吃的了。”
  “唉,就是说呀,我每天看着一样的外卖单都觉得索然无味,甚至这两天突然间觉得食堂挺好吃的。我觉得人呐,就是犯贱,你得不到的时候就觉得这样东西特别的好,当你一旦得到了以后,你就不觉得了。”
  “哈哈哈哈哈哈哈,这怎么了?吃个饭还吃出人生哲理来了,你要是能把这种想象力用在学习上,我觉得何愁考不上好大学呢。”。
  “你真没意思,走开走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