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随身空间之农门药香 > 第三百五十五章

  “太医,怎么样?”
  太医收回了手,叹息一声:“这霍小姐也有许久了吧?,这个每月到这个时候都会发作吧?,到后面会越来越严重,还会痛的跟抽了骨一样,王爷,老臣无能为力,这寒毒老臣也实在没有见过,只不过……”
  宋煜皱眉看了霍晴一眼,她此时也是痛晕了过去,这个也因自己而起,当初喝那酒的本该是自己,可是却因为帮自己挡这一刀,所以才会如此之毒。
  “只不过什么?,你倒是说”他冷了下来,要是能够治好她,做什么都愿意,算是还她一个人情,他不想欠谁的。
  太医最后看了宋煜一眼,这个谁都知道二王妃妙手回春,更是有一手医术,她说不定会有办法,宋煜看他的视线,忍不住的皱眉,她这个医术他也是看在眼里的,的确是不错,只不过她要是没有医好怎么……,不禁的纠结起来。
  许久后,太医走了,霍晴睁开眼睛,第一眼看到了宋煜的时候,脸上起了几丝笑容,他其实还是在乎自己的,不然也不会在这里等了这么久,这身体也是越来越不行了,恐怕也没多久的日子了。
  “王爷,臣女恐怕没多久可以活着了,只不过想着能够看着王爷就知足了,王爷不必担心,臣女并不怨恨王爷”
  她这一番说辞,宋煜更是愧疚,要不是胡玥闹腾了,她也不会毒发,如今还躺在这里,他叹息一声:“我替她跟你道歉,她的性格一向都是如此的火爆,你可不要与他计较就是”
  霍晴眼里闪过一丝恨意,没想到他还是在乎她,都让她这般的打自己,他还是心里念念她,抿唇小声道:“煜,你真的以为我是这般的小气之人吗?,王妃也不是有心的,她就是生气我说我想嫁与你罢了,我说的固然是真心的,王妃不同意就算了,我也没多少命可以活”
  宋煜心里也不是什么滋味,她这个心思他一直都知道,奈何自己对她也不过是感激之情罢了,哪里想的到会让她以为自己心中有她,以前倒是觉得,不排斥她那么就这样算了,可是碰到了萝儿以后,发现那之前不过都是勉强而已。
  “你早些休息吧”
  他说着就离开了,霍晴更是怒气的将那桌子上的药一下子就打翻了,他竟然没有同意,自己做了这么多,他还是不想娶自己,哪怕是个妾也好,能够在他的身边做什么都愿意啊,他却都不同意,这让自己情何以堪。
  “小姐,王爷这是……”
  丫鬟走了进来,看到了里面的东西也是乱糟糟的,小姐又闹脾气了。
  “滚!”
  她大吼,就连摆在自己身边的凳子也一下子掀开了,本就还在虚弱的人,一下子头晕眼花的倒了。
  丫鬟一下子急了,连忙的将她扶回了床上,恐怕王爷现在没有随了她的意所以才会这么大发雷霆吧?,心里叹息一声,小姐本就还可以找个对自己好的,可是一厢情愿终究还是一厢情愿罢了。
  胡玥默默的吃着菜,就听到管家报备。
  “王妃,王爷来了”
  胡玥假装没有看到一样,宋煜往这里走就已经看到了,她淡定不已的坐在那:“他来不来管我何事,管家,你下去吧,人家潇洒着呢”
  好像自己都很少去狗蛋那里走走了,那天去了后,就觉得浑身气爽,说不定还不会那么多的事。
  管家一下子哑口无言,这王妃还闹着气呢,只不过王爷是什么人,他一向高冷孤傲,何时低声下气过,王妃都是如此的性子,恐怕也……。
  宋煜走了过来的时候,胡玥一边喝着茶,手上还拿着这个朝代的史书,不过也很是精彩,都是感人肺腑的故事,瞧瞧,人家多护住啊,现在的人都是一个个的软弱之辈。
  “王爷”月儿弯腰行礼,宋煜摆手,就退了下去。
  一下子整个房间都安静了下来,似乎一下子就窒息了不少,胡玥依旧不看他,可是心思早就已经歪了。
  宋煜不知道她会不会去医霍晴的病,可是说不定也就只有她才行啊。
  “萝儿,你可是会医寒毒?”
  看吧,看吧,胡玥就等着他开口,没想到他还真的说了出来,呵呵,这就是一边给了自己巴掌还想自己给她看病呢?。
  她放下了杯子,看了他一眼:“哦?,王爷这是为了她来求我了?,可是她有什么资格让我去帮她看呢?”
  眼里都是淡定,可是心里却骂骂咧咧的,开什么玩笑,她这个人是谁的病都要看吗?,那把她当成什么了?,想说什么就说,打就是打,干啥就是啥么,这么使唤自己,想打一巴掌就是给你一个枣,再去医别人?。
  “萝儿,你别胡闹了,这可是人命关天的事”
  胡闹,他竟然说自己是胡闹,这简直就是来搞笑的吧?,还是胡闹啊?,她皱眉的看他:“你觉得我这是在胡闹么,我可是有原则的,她如此的打自己然后栽赃嫁祸给我,你不为我,反而为她说话,这怎么算?,我生平最讨厌的不过就是算计,你说要我去医她,不可能”
  宋煜知道她如此是生气了,即使她不是有心打的,可是也是她先动的手,不禁的皱眉。
  “你作为一个医者,不应该做的如此的不对,萝儿,她也不过是一个女子,熬着这样的痛苦”
  “……那你想说什么?,我必须得去么?,”
  他竟然为她来求自己一样,前些日子还这么嚣张,现在为了她反而低声下气的找自己,她能说什么?。
  胡玥冷着脸望着他,他现在来找自己就是必须得帮么?,还是说他不过是来做个说客。
  宋煜叹息一声:“萝儿,这不过是个想让她好起来,因为你打了她,引起了病发,你放心好了,我不过是想让她病好起来”
  胡玥不知道他怎么想的,让自己去救一个人,还是她讨厌的人,也不知道他的脑子里在想什么,她深呼吸的看他:“你怎么就认为我就能医好?,那要是我医不好怎么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