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随身空间之农门药香 > 第三百九十七章

  “你去那边看看,王爷在干什么,可还在府里?”她倒是要看看他在不在,丫鬟点头就走了出去。
  
  她看着那火炉发着呆,眼里似乎看到了自己当上了皇后,从此便是六宫之主,而煜对自己更是爱护有加,这若是有这个身体,那这还缺什么呢?,不吧,什么都不会缺,而且更不会得罪了谁,只有自己想干什么就是干什么。
  
  胡玥一直都抱着那不放,好不容易才软和了一点,加上这房间都是很热,也不是很冷的透风一样,不过此时也是十分的无聊了,就叫那几个人都坐进来聊聊天,很快这里也是聊的特别的高兴,胡玥也是乐呵呵的笑着说着,要说这厨房哪里有这暖和,不过也还是不冷,宋煜这对这些人也是十分的不错,冬日来了都会给这些下人添一些棉被,虽然不是很好,可是也是能够过冬的,这些人才会这么心甘情愿的在这王府里做事。
  
  听着他们说府里多好的样子,她不禁的觉得这个福利还真的是不错啊,管吃管住,还管这么多,也不知道怎么了,这么好的事自己怎么没有遇到呢?,想想也是可惜了啊。
  
  “我都羡慕死你们了,不过啊,你们这还能又是吃啊,住啊,都在王府,这福利都快赶得上那些厉害的人了,研究生了吧?,她想想就觉得真羡慕,又能拿银子还能有这么好。
  
  “王妃,你才好呢,你啊,吃了这么多年的苦,你看看现在你都是王妃了,要是其他人啊,哪里会跟你这么幸运啊,一出来就做王妃”她们说着,这可是大家都求之不来的东西,她一下子就做出来了,现在就是享福了啊,看看,现在有什么就有什么,没有那个苦生活了啊。
  
  胡玥听着也是无语了:“这个有什么啊,其实要是我自己出去的话,我照样想要什么就能买,我可以自己养家糊口呢!”她那立志的样子,惹来了一些人的哈哈大笑:“王妃,你可别忘了,你现在只不过是一个女子,女子啊就应该在家相夫教子,而且服侍丈夫这是应该的,只要丈夫舒服了哪里会纳妾啊”
  
  他们也是这么随口一说,可是也知道霍晴是怎么进府的,胡玥嘴角微抽:“你们都想什么呢,搞得我怪不好意思了,你们说错来了啦,我才不是呢,而且这女人也是有尊严的,不然要女人来干什么?,女人还是有作用的”
  
  几个人被她这么说的很是脸红,月儿都听不下去了,就连几个丫鬟都红了脸,胡玥抿唇,这她不过是这么说而已,可是其它人都觉得自己似乎在开车一样,忍不住的嘴角微抽,她好像说的更委婉一点,她们比自己更直接好不,怎么一个个的以为自己好像更扭曲一样。
  
  “额,你们其实吧,不听也罢,我只这么说说而已,你们可以不听”她摸了摸脑地啊,自己的脑袋上一碰就是冰冷的首饰,不禁的收回了手,这不知道怎么了,就感觉自己好像比较冷漠了很多。
  
  “王妃,我们都知道的,只不过我们是个女子,怎么可以说那些污秽之事,这个不妥啊”她说这话,都十分的害羞的低着头,最后默默的摸了自己滚烫的脸,胡玥撇嘴他也是不想的啊,只不过是这么随口一说而已,没想到他们还真的误会了,可是刚刚带头的……,发现原来还是自己先说的,不禁的无语了。
  
  “我行,我错了,我不说好了你们就知道说我的,我可是挺厉害的,你看我都没有怎么打扮,我这也是天生丽质”
  
  她摸了一下自己的脸,要说她的脸的确是很多人都特别的羡慕,女子看了眼红,男子看了都觉得挪不开眼,丫鬟都十分的羡慕点头:“王妃,你是我见过最好看的女子,你看你的头发多黑啊,根本不像是普通人的头发,一看就是护理的不错的,王妃,说你是一个村里的普通的穷苦人家,我还真的不信呢,你看看你,哪里像啊,一看真的以为是哪个大户人家的小姐呢”这些人说的也是事实,而且她那满头的头发还真的很是好看,而且黑溜溜的跟抹了亮油似得,特别的柔顺。
  
  “我也不知道啊,一直都是这样,可能是吃了我爹娘做的饭菜后,做的好吃所以就会这样了吧?”她有点不好意思了,这些人就开始夸自己多好,胡玥就在一旁听着,也不说自己有多好,只是笑了笑不做声,最后聊着就聊着别人八卦的事情,胡玥听的也是津津有味,原来古代人也是这么多事情的啊,也有哪个的婆娘跟哪个男人跑了,还有什么的,最后那婆娘最后还是自己乖乖回来了,胡玥都笑出来了,不过是那个人家比丈夫家还要穷苦,叫她去做苦力而已,现在哪个有银子娶妻子?,只能答应了,加上也不过是人傻了一点,给戴了绿帽子他还笑嘻嘻的说自己妻子回来了。
  
  更不知道其实早就每天暗中私会别人,这些人也不敢胡言乱语,只能看着他每天都是蒙在鼓里,也还真是可怜了,说着说着没一会儿就是晚上了,也是成了习惯,时不时的会过来聊聊天,不禁的时间也是过的很快。
  
  “王爷,王妃这几日就是如此”
  
  管家站在他面前说着,宋煜听了嘴角微微的一动,她倒是这个行,跟一群人还是聊的这么来,就几句话都能把人给聊的熟透,什么都跟她说去了,管家不禁的夸起了她:“王妃,现在很是亲近人,倒也不摆上架子,看着也是十分的舒服”
  
  要说这哪个人能跟下人玩到一起去,也不嘚瑟,不说什么,几乎都能把什么话都能说出来,他在外面都能听的清楚,这老脸都不好意思了,而且都是一些八卦的事情,那里面的笑声魔性的不行。
  
  “知道了”
  
  宋煜点头,便继续看起了奏折,发现自己竟然也是没有了心继续看了,只是默默的放下了后,不知道怎么了,一下子就似乎变了,一听到她的消息自己都坐不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