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随身空间之农门药香 > 第四百十八章

  月儿都一听就点头,默默的吃了起来,坐在她的身边就开始吃了起来,不过也是还是可以的啊,难怪王妃吃的这么欢乐。
  “王妃,这个还可以啊,你真的还是挺会吃东西啊,要我还不敢吃呢,没想到你还这么厉害啊”她都羡慕的不行了。
  “没事,你吃就是了,反正都是王爷的,我吃穷他”她那得意的不行,那头摇晃的不行,月儿一听都差点没喷出来,这要是想想把王爷吃穷怎么可能啊,王爷都这么富有,哪里是一天吃个几盘花生米哪里吃的穷啊。
  “王妃,你是想多了,王爷现在可是富可敌国了,你就算了吧你是吃不穷的,”月儿对他倒是知道,因为三王爷说过啊,她一直都知道啊,胡玥一愣,也是明白了,邪邪一笑的看她:“怎么了,你不会是有什么瞒着我吧,还是说你喜欢谁了,不然你怎么记得这么清楚啊”她也知道宋昭祥说过啊,她的记性可是有的,不过没想到月儿都知道了啊,还知道这么清楚,那是不是她知道什么啊。
  “王妃,你怎么了,还想什么呢,我就是不喜欢王爷啊”
  胡玥翻个白眼,她说什么呢,还以为自己说的是宋煜么?,无奈的道:“我说的可是宋昭祥,又不是宋煜”月儿都听了很是无奈的。
  “王妃,我才不是呢,我不喜欢三王爷,我反正就不是他,我不是想他的”她连忙的摇头,她才不愿意,三王爷这个性格太跳远了,自己很是不喜欢。
  胡玥也是明白,她这个一定是很不喜欢宋昭祥的,她其实还是可以的,也不知道她以后会喜欢谁呢?,不禁的好奇起来,这那柳青羽很厉害啊,而且要是能够把让他真心的付出,那么必定是真的。
  “月儿,你知道我想什么吗,有时候并不是说嫁给自己喜欢的人好,你看看我便知道了,你可是要想清楚了啊,以后说不定看不到你成亲的样子,我很喜欢我那个哥哥,而且她也是特别的好啊,而且人都特别的好,你可以看看吧”她还真的很喜欢他的,而且也是人的最佳人选。
  她哼了一声,月儿也是不听了:“王妃,我才不喜欢呢,你怎么能这样啊,我就是不喜欢他,你要是在给我说他的话,我……我就是不理你了,我才不要呢”
  她才不会喜欢那个人呢,王妃就是喜欢把她推给别人,那个人有什么好的,自己都从来不看一眼的,也不知道王妃怎么就是喜欢这样的人呢,那个人第一次就这么说自己,她才不会喜欢他,再说自己也有喜欢的人了。
  胡玥吃着,却不知道怎么了眼皮一直跳着,她走着,走着就不知道怎么了,就是眼皮一直跳,突然晕了过去。
  此时,宋昭祥一边喝着酒一边灌醉这自己,为何,不过是因为自己下个月就要迎娶那公主罢了,他的心根本就是难以抚平,为什么,为什么自己的心这么痛啊,他可是说了,要永远的陪着她,现在好了,一切都已经来不及了,他就要娶别人了,她不想娶啊,可是有了一个公主以后不是还有别人吗?,父皇说不定还会塞给他,怎么会放过呢。
  “喝,继续喝,小二拿酒”他打着酒嗝,一边说着,一边继续喝着自己的酒。
  可是后面突然被这么的一击,这还没醉就被激晕了过去。
  一个黑衣人将他扶了起来后就离开了,银子也是被这么的丢在了桌子上。
  宋昭祥就被人直接丢在了床上后,那人将他的衣袍弄乱了后,才盖好了被子,那被子下还放着一个人。
  宋煜看到书信的时候都十分的震惊,那是什么,这上面竟然是二弟写给胡玥的书信,里面的字迹暧昧至极!,他怒气的拿着那封信给走了过去,推开门,里面空无一人,他顿时百感交集的走了进去,发现宋昭祥竟然在她的床上,他的手微微的颤抖,那被子到底该掀开还是不掀开?,她不禁的皱眉,可是他不知道怎么了,却发现他根本不敢看着这个,他掀开一看,可是两人却衣冠不整的躺在了一起,宋昭祥皱眉的捂着自己头,更是疼的不行,不知道怎么了,身上一身的酒气,可是眼前的一幕给吓到了,这是哪里,他怎么会在这里,这不是二哥跟二嫂的房间,这……,他看到了身边的人后,更是吓了一跳,直接就跌倒了在地上:“怎么……”
  可是他抬眼看到了二哥此时黑着脸看着他。
  “二哥,不是你想的那样,我跟二嫂什么都没,不是的,我明明在酒楼喝酒,喝着就醉了,不可能来到这里的”他连忙的整理了自己的衣服,他根本什么都没做啊,可是没想到自己突然在了她的身边。
  胡玥睁开眼的时候,很是皱眉:“我这是怎么了”
  她的头很是头疼,也不知道她是怎么了:“妈的,谁偷袭我!,知不知道我可是跆拳道黑段啊!,真的是故意的吧,小心我下次就毒死你!”她握拳在那握着,那小拳头不知道有多愤怒了。
  “看,看什么看,没见过美女啊!”她怒吼,可是愣住了,这宋煜怎么来了,还有宋昭祥怎么跪在地上?,她身子微微的一动,好像自己衣服都……,她一怔。
  “你这需不需要解释一下,这是为什么?”宋煜咬牙切齿的看她,那模样似乎要把她吞进肚子里一样,胡玥一下子发现了不对劲了,这不就是电视剧里的一个套路吗?,可是她身上除了没穿,可是什么都没感觉,肯定是不可能的!,她什么都没做,而且这个一看就是有阴谋的,她根本就是没有做什么!。
  她很是淡定的拿着自己被子这么盖在了自己的身上:“我怎么说呢,我自己在府里走着,却是被人给打晕过去了,然后就在这了”
  她哪里知道会碰到这样的事情,否则她绝对不会闲着到处乱走了,很是皱眉的看他们。。
  “是啊,二哥,真的,我们什么都没有发生,肯定是有人故意的,我真的是喝醉了以后不知道怎么来了”他不悦的后悔不已的跪着,宋煜更是生气的看着他们。